21

Loki被禮請進了Freyr的宮殿,這位海洋王國的皇子疑心病與他的父親一樣重,不時偷偷用眼角餘光瞥著Loki,身為王子的「保鑣」,THOR倒是還沒為自己的身分表態,只是目光凶狠地走在Loki身側,盯著FreyrFreya看。

剛剛他們令華納海姆王室在鬥獸場上丟了大臉,Gullinbursti的敗落讓Freyr元氣大傷,僕役們潦草疏散了人群,所有的觀眾被抽出記憶,沒事一樣離開了競技場大門;這是Freyr的領域,輸的那麼慘太難看了,這位英俊的神祇好面子,但更重要的理由是,此事傳到父親Njord的耳裡,恐怕會遭受嚴重的處罰,華納海姆的王位繼承者不只有他,只是他幸運的身為嫡長子罷了;年輕時他放浪不羈,曾讓Njord考慮廢了王儲之位,後來,他靠著靈驗的咒法和源源不絕的進貢人潮替華納海姆賺進大把銀子,這才保住了現今的地位。

Njord老當益壯,隨時可以把這道命令收回去。

 

Freyr闖禍了,他一向喜歡用蜈蚣的毒性來凌辱犯人,喜歡看他們在生理的狂喜和精神的絕望之中死亡,如果一次有兩個以上,便會將他們關在一起,讓他們選擇是要因為救命而沉溺於肉體的歡愉、或是堅守貞操讓一方痛苦致死,這是人性的考驗──這位掌管愛情的神總是這麼說的,有時候情感會從慾望間發酵,多麼令人感動啊,只可惜神祇對情愛的審美觀念偏向轟轟烈烈的燃燒,因此,總會在第二天將才找到真愛的存活者扔進鬥獸場,讓他的Gullinbursti享受這份新鮮的、甘美和痛苦結成的果實。

至今很少有人能在這兩重刑罰下活下來,而躲過第一道關卡的,必然是選擇了與對方發生肉體關係,那個大個保鑣活的好好的,在水牢誰替他解了毒?答案根本毋須思考。

作為和平交質的使者時他見過幼年的Loki,但印象並不深刻;後來關於邪神的流言蜚語十分的多,連華納海姆都聽說了一些,包括他跳進洪荒裡失蹤、在中庭搗亂,以罪犯的身分回國之後,居然戴罪立功,擊退了篡奪王位的Baldur

然而,對於Loki和他沒有血緣的國王哥哥之間有什麼,Freyr自然明白,他也和自己的妹妹搞在一起,對這件事並不覺得怎麼樣,讓他糟心的是,雷神的暴躁九界聞名,要是知道枕邊人因為Freyr在箭上餵的那些毒藥和一個僕役睡了,那麼盛怒的阿斯加德王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屆時,父親可能會直接將他送給Thor處置,那個無情的老人不會要這種丟臉的王儲,一想到這裡,Freyr額角不禁流下了一滴冷汗。

 

「我猜你對我有很多疑問,包括我為何而來。」Loki語氣從容而和緩,似乎猜中了Freyr的心事,但他並沒有使用讀心的能力,Freyr也是高強的魔法師,將心聲闔的密密實實是最基本的功夫,可是光看他頻頻回頭的模樣就能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邊請。」Freye僵硬地將他們請進了接待貴客的廳堂,斥退Freya,對嬌弱的妹妹來說,這些阿斯加德男人太狠戾,尤其是Loki,他老覺得這個外表漂亮的黑髮皇子非常可怕,這或許跟纏繞在他身上的傳說有關,殺了自己親生父親的、約頓海姆王的私生子,一眼看出了Freyr的痛處就是他妹妹,兩隻碧綠色的眼睛就像閃閃發光的蛇麟。

「……您大可發邀請函給我們,我也不會對您無禮了。」Freyr笑的尷尬。

「這樣你還會接見我嗎?你一定知道阿斯加德現在正在和Svartálfar打仗,以華納神族怕麻煩的個性,王子殿下恐怕會稱病不見客吧?」Loki把玩著珊瑚樹上懸掛下來寶石果實,漫不經心的回答,Freyr被他說中了心事,啞口無言。

「那你也一併聽說了,我哥的脾氣有多壞,是吧?」碧色眼波流轉,望了一下身後的保鑣,「昨天真是感謝你,我們度過了一個銷魂的夜晚。」

「……這……請您……」Freyr似有難言之隱,在年輕時,他亦是以善戰聞名,長期作為一個貿易中間國的王子,過慣和平安逸的日子已然使他膽怯。

「我該說你運氣好還是怎麼樣?」LokiTHOR雙肩一按,讓他坐上原本應屬於Freyr的寶座,然後露出十分燦爛的笑容。

「幸好昨天中毒的就是我哥哥,否則……如果有人睡了你妹妹,你會不會將他碎屍萬段呢?」

FreyrTHOR一時之間都沒反應過來,尤其是Freyr,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您、您是說……這……這……這是雷……」

「所以,王子殿下,你還犯了一項重罪,意圖謀殺他國君主,如果我沒記錯,令尊跟我們仍然有和平協定吧?」Loki好整以暇地在THOR身旁坐了下來。

「……不,您的指控對我來說太沉重了,第一,您並非依循正常外交途徑來,第二,我保衛我的城堡,攻擊身分不明的侵略者,這沒有罪……還有第三,您怎麼證明這位就是雷神?恕我無禮,您之前似乎也在異界的奇塔瑞星人前……用一些巧妙的招數……借過他們的大軍。」Freyr被這麼一嚇,魂反而回來了一大半,國家正在與Svartálfar交戰,身為一個之君,怎可能跟著弟弟跑到國外來,還假冒身分玩了這一齣?

LokiFreyr拐彎抹角罵了自己,也不動怒,只是問了一句,「你需要什麼證明?」

「……Mjolnir,雷神不可能離身的Mjolnir,您拿的出來嗎?」

Mjolnir不在我們這裡,但我可以提醒你,我身上的雙頭狼和Gungnir都是Allfather給我的,我們受他的旨意而來。

Allfather?他不是陷入沉睡了嗎?」

「噢,這是最高機密,不過我得告訴你實情,Mjolnir除了雷神,還有一個人可以舉起,那就是製造它的Odin。」Loki繼續說,「現在在金宮指揮戰局的正是我們的父親,他早已甦醒,Svartálfar企圖干擾時間流,喚出過去的魔獸,讓世界樹崩壞,引發諸神的黃昏,屆時,你真的以為華納海姆可以倖免嗎?別忘了,那些暗精靈可是你們的世仇。

「我問了你在阿斯加德的學生,那傢伙說,華納海姆的皇家圖書館有著關閉時光裂縫並且將那些來自過去的怪物送回的禁咒……現在,只有你能拯救九界,Freyr,如果你還記得自己年輕時的英勇,就把書拿出來給我。」

Freyr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別開玩笑了,那些魔法書視華納海姆的命脈,豈能說拿就拿?

「當然,我要的話可以自己去搶,但這只會給自己樹敵,我並不冀望華納神族會與我們站在同一邊,戰爭,能避免就避免,我了解你的感受,你的父親,謹慎的Njord,絕不會容許這本書落入異族人手中,我們沒有辦法以真實身分造訪,才會出此下策。然後我們想到了你,理所當然進入圖書館而不會被阻攔的王儲,所以才會和我的哥哥演了這麼一齣戲。」他和身旁的THOR對視,又轉回頭來。

Njord王並不像我父親,只有我哥哥這麼一個子嗣,他有許多選擇,你可能是最會賺錢的一個,但會是最有政治手腕的一個嗎?」

Freyr開始陷入沉思。

「你想想,你會需要奧援的,阿斯加德王,雷神Thor,是不是就是個有力的夥伴?Freyr,你再想想,真珠和珊瑚編造的后冠,戴在Freya身上,很美,是不是?如果你其它的兄弟坐上了王位,你怎麼辦?你能保證,他們不會搶海洋王國的第一美女為后嗎?」Loki的聲音低沉而悅耳,「如果,你選擇順手幫助我們……如果你害怕我們對你或你的王國不利,我可以對著Gungnir起誓,違背誓言者,永生被倒吊在世界樹上,這個誓言夠不夠力呢?

「……所以,你們是要我去把書偷出來?」Freyr壓低聲音問。

 

 

Freyr的宮殿離開已經是四小時後的事,THORLokiFreyr心腹的護送回到了旅店,一進到房裡,Loki再也把持不住冷靜的態度,拿出移動倉庫就是一陣翻找,翻出來的東西隨意被他棄置在地板上,直到Loki拿到了手機,他焦急地按了幾個鍵,等了一陣,似乎沒有回音,才死心地坐在地上。

THOR看著他喪氣的背影,心臟像被細小的針扎著。

他覺得自己了解這個弟弟,卻又有一部分是陌生無比的,儘管Loki滿口謊言,先是騙了無辜的Maget一條性命、再來對上Freyr,先是威脅利誘、最後再動之以情,連THOR都被他蒙在鼓裡,成了說謊與殺人的共犯。

為了種種目的,Loki無時無刻都在演戲,演沒有劇本、即興演出的戲,連THOR都快分不清楚,他什麼時候是真、什麼時候是假。

他知道邪神有多擅長蠱惑人心,用他漂亮的臉及好聽的聲音,可是在水牢裡,Loki顫抖的背影及壓抑的哭聲,絕對不是演給自己看的。

THOR覺得快要窒息了,那種從骨子裡湧現出來的痛,比幻覺裡的蜈蚣啃嚙自己時更難受,Loki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替自己手淫?他哭了吧?他是不是也對我……

思考至此,短促的手機鈴聲響起,Loki如獲至寶似的接起。

「……你還好嗎?……嗯,發生了一點事,不過Freyr答應要替我們把書拿出來了……國內的戰況怎麼樣?」

 

THOR知道話筒那頭就是Thor

一個自己最了解,卻永遠贏不了的人,也許Loki是為了不讓Thor消失,才會做出那些犧牲。

Loki如釋重負地掛上電話,吐了重重一口氣。

「阿斯加德怎麼樣?」THOR問。

Thor可能要親征。」

「去哪裡?」

「維德利格,Svartálfar的頭出現了。」Loki沒什麼表情的說。

你指的是妖王Greger?我以為他死了。」

Loki點了點頭,頹下了雙肩,Greger是短暫統一過Svartálfar的王,在華納海姆,士兵稱他為「敲響警鐘的妖王」,他曾經無聲無息地屠了一個城,殺了所有人,只留下城主,然後大鳴警鐘叫醒他,讓他恨不得自己永遠醒不過來。

「……那他的身體狀況……」THOR這幾天沒出現太嚴重的幻覺,料想THOR應該也還平安。

「他說他沒事,但我想,那是在騙我。」Loki垂下了長長的睫毛,就這樣坐在地上,沒有移動的打算。

THOR來到他的身邊,也坐了下來。

「如果你靠著我,會不會感覺好一點?雖然我不是他……」

「謝了。」Loki沒等THOR把話說完,半身的重量都已經放在他肩上。

「……我覺得你好堅強,他也好堅強……我真得很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如果只有我一個人,肯定沒辦法把事情做好……」THOR扁了扁嘴。

「……不,我覺得我沒有以前堅強了。」Loki的眼神看向很遠的地方,THOR伸出右手攏了攏他的黑髮。

Loki並沒有反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