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你為什麼要騙他?」Sif雙手插腰,倚在門邊。

「我沒有騙他,Greger的出現我據實以告。」Thor聳聳肩,在黑暗的房內只看的見他的輪廓。

「我不是指這件事,我是指你的身體,你只剩下一隻眼睛的視力了吧?Thor?」Sif闖了進來,磨擦了床前的晶石,昏黃的光線籠罩著Thor,他的模樣看起來並不好,原本如太陽光芒般的髮絲失去了光澤,皮膚也變的蒼白無比,他儘量將鬍渣刮得乾淨了,可是光潔的下顎線條卻更顯出他的憔悴。

「你騙不了我的,今天早朝的時候我就看的出來了,你作勢舉起左手遮眼……但只以一眼視物……你左眼看不見了,是不是?」Sif擔心地坐在Thor床緣。

「我喝了Idun調製的藥水,感覺好很多,我想再兩三天,身體所受的傷就會好起來……」藍色的眼睛裡還散發著生命的火焰,卻明顯蒙上了一層灰。

Thor……你的情況不妙……」她摸了摸他的手,冰冷徹骨,對身體一向健壯的雷神來講,這反常的嚇人。

Idun說過,這種詛咒就像病毒,它們從靈魂侵入,也就是大腦裡主管意念最強烈的部位,慢慢地對它下暗示,並且癱瘓它正常的功能;一般來說,神之所以為神,就是這部分的構造與人類有著決定性的不同,除此之外,再生能力、肉體的強韌,甚至能控制神器的天賦,都受這裡主宰。

命運三女神提取的是「經驗」,一些過去曾有過、或意識中覺得「痛」的經驗或知識,比如曾讓刀子直直插入腹部,或是知道鹽酸灌進嘴裡喉嚨會被燒毀,不管是不是經歷過,這兩者給人的印象都是「痛不欲生」;詛咒將這類認知在腦中具現化,身體負擔了劇烈且直接的催眠,即使沒有實際的破壞,細胞仍然會接受這些擬真的幻覺,這是最惡毒的手段,簡直就是身體與意志在自相殘殺。

Loki離開後,Thor開始發作,剛開始,一天有好幾次,他忍受著吞嚥千根針般的痛覺,儘管他不斷告訴自己,這些不過是拿取他人的經驗,在自己腦中放上好幾次的映像,但食道卻因此而破裂,流出鮮血。

接下來更嚴重,一根箭插入眼球然後拔出、直直扯斷視神經的幻覺,再來是肩骨被鹿角怪咬碎的疼痛,這些記憶分別屬於OdinLoki,卻因為Thor曾經見過傷口而成了他腦內的「經驗」,他用盡一切力量與詛咒抗衡,但潛意識裡自認傷害已經造成的身體細胞,修復的速度卻有限。

「放心吧,Idun會想辦法。」他拍了拍Sif的肩膀,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這樣的身體,你還是決定親征嗎?」Sif的眼寫滿了憂心,她跟Thor幾乎是一起長大,知道那傢伙個性有多硬,也知道國王一定堅持親上戰場;然而,她所擔心的不只是失去一個王,而是生死至交的朋友,她面對Thor會徹底消失的恐懼,突然覺得以前遇過的種種危難都沒有此次來的可怕,他們要挑戰的不只有具體的敵人,還有難以違抗的「時間」。

「我不親自去真的沒有辦法,金宮就交給你了,有些事只有我才能去確認。」

Thor……」

「拜託妳,妳是我最信任的人,趁金宮的時空裂口還沒辦法讓那麼多Svartálfar進來前,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Thor吐出一口氣。

兩天前,正是Loki他們失聯的時間,FandralGreger所偷襲,這個傳說說死去多時的妖王從幽深的地底爬回來了,他的軍隊像邪惡的黑色颶風一樣,造成了可怕的傷亡。

Svartálfar毀了結界,大舉進犯,以往無法跨越霧之海侵略神域的他們,終於能夠進入眾神之王Odin捍衛的土地;Fandral被削掉了一只耳朵,但他殺掉了兩個Greger最得力的心腹,Fandral雖然十分善戰,卻不是這些鼠輩的對手,他通曉劍術及戰略,但光明正大在能躲進陰影裡的Svartálfar之前毫無用武之地,他們藏身在建築物的背光或馬肚下的黑暗處,趁所有的人沒有防備時,再蜂湧而出,防不勝防。

然而,阿斯加德最厲害的魔法師,一個遠去華納海姆、另一個被倒吊在世界樹上,皇軍簡直是被打著玩,幾場邊境零星的偷襲已經將他們的氣勢毀了一半,那些獲勝的Svartálfar也不再躲了,他們佔了維格利德邊緣的紫杉谷,直接豎起Greger的大旗。

那是一個極具挑釁意味的紅色「警鐘」,Greger的名字本身就是警惕,這意味著黑暗精靈們所到之處,都將響起死亡的預告鈴。

阿斯加德士兵開始害怕黑夜,他們恐懼任何能藏匿黑暗的事物,但是就算在白晝、在最亮的光源映照之下,也一定會有影子出現。

他們的數量多的驚人,根據目擊報告,大軍有十萬以上,Svartálfar一直是個生殖率低下的民族,之前無法打贏華納神族或是光精靈就拜在稀少的人口;但是如果他們的合夥人是命運三女神,那麼從時空裂縫補充源源不絕的士兵,人數就不是一件難事,其實Thor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難怪他們需要雷神的力量打開時空裂縫,而此舉造成的後果無非是時光之流的逆轉與坍塌,屆時不只是自己會消失,也許九界也會蕩然無存。

陰險的老太婆,白癡Svartálfar也沒想到,自己可能被當成了棋子,Thor心想,但是,既然THOR打的開裂縫,那麼自己是不是也有能力將它關起來?如果這樣推敲起來,讓THORThor遭受詛咒磨難,可能是轉移焦點的方法,命運三女神要雷神無心思考除了國家興亡以及自己性命以外的事,然後她們就可以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造成毀滅性的災難,計劃的背後,絕對不只讓雷神人間蒸發那麼簡單。

他沒有把這個想法告訴任何人,包括Sif,這是一場極危險的賭注,Sif知道一定會有所阻攔,然而他更不能告訴LokiLoki大概會搶著跟他一起去送死。

現在,那傢伙,他最愛的弟弟,正和另一個自己在海洋另一頭拼命。

他記起埃達華爾平原之戰前的種種,那一次更扯,他和Loki只有兩個人,幾乎是赤手空拳地打回阿斯加德,現在他有軍隊和地位,也許不是最糟的結果,比起第一次被流放地球、比起復仇者聯盟對上奇塔瑞人、再比起Baldur竄位的時候,他從來不會去想失敗的結果,只有專注於戰鬥到最後一刻,這是屬於他的樂觀,總是笨人笑蠢笑呆的雷神並不笨,他只是習慣破釜沉舟。

 

……就算是消失了,他也嘗過真實的幸福了吧,是吧?

也許Loki會忘了他,Figga也不會記得自己有過這麼一個兒子,但是存在過的必然無法被抹滅,如同Dr.Selivg說過的質能守恆定律,並非悖論,他會用另外一種形式,化為雨水、雷光或是彩虹,環抱著阿斯加德。

 

「你會答應我吧?Sif?」

「你這樂觀的笨蛋。」Sif掉過頭去,可能為了掩飾眼裡的水光。

「你一定要好好給我滾回來,我受不了Loki當國王,如果是這樣我一定會辭職。」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Sif靜默了數秒,低啞地說,「我們還有20天,Tho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