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雙頭狼的速度很快,但是遠比海龍更顛簸,遇到一些大一點的石頭,直接就蹦了上去,然後從山壁俯衝下來,似乎知道這裡的捷徑要怎麼走,這景象並不突兀,霜巨人是使狼的民族,在約頓海姆,狼是荒野之王,也是普遍的工作獸,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下,牠們能身兼戰鬥及狩獵之職,比天馬或飛龍更好用。

然而狼靈敏的的嗅覺也是一大優勢,當他們走到一處隘口,雙頭狼突然停下,嗚嗚了兩聲。

「有城鎮入口?」Loki低聲問,母狼Ferki壓低耳朵哼了一聲。

「知道了,直接進去吧。」Loki發號施令,雙頭狼不再奔跑,而是繞進一塊大岩石裡不顯眼的洞穴,往更深處走。

他們聽到了踏上這片土地以來,除了自己之外的人聲,不很遠,但因為身處於洞穴之中,回音很大;越往下走,空間越大,連雙頭狼這樣的龐然大物行走在其中都像是一隻螞蟻;天頂上方吊了整整一排鋸齒狀的冰錐,岩洞的壁上也冰封著許多上古的怪獸,冰層自然發出藍色的冷光,成了不刺眼的照明器材,這就是約頓海姆,九界傳說最邪惡的地方之一,該死的霜巨人巢穴。

「……還真壯觀……」Loki壓低了聲音,和THOR一樣好奇地東張西望,這是他陌生的故鄉,完全不同於阿斯加德的景色。

這裡的一切只有黑、白以及透明三種顏色,交疊成詭異的反光線現象,很快地,他們見到了一個簡陋的瞭望台, 一些士兵正在看守,見到兩人也沒阻擋,還有人對著THOR吹口哨。

「兄弟,你的狼不賴。」一個士兵說。

「你的馬子也不賴。」另一個士兵接著說。

Loki只是笑了笑揮手致意,反而是THOR,眼裡像要噴出火來,想殺了那些士兵滅口,卻被誤解成媚眼,又多奉送了幾個輕薄的口哨聲。

扮女裝這個情形不是沒有過,只是大多交給身形纖細許多的Loki,進了城,THOR非但不能開口,還必須維持優雅的女性姿態,這對他來說難度真的太大。

然而,他在意自己的外表只有一開始的時間,接下來的畫面根本讓THOR忘記去想臉上的妝是否融化的疑慮。

比起阿斯加德,約頓海姆真的落後的可憐,野獸的臊味瀰漫在冷清的空氣裡,沒有輝煌的大宅,都是一些簡單的二層樓房,以發亮的石材建造,看起來就像以冰塊砌成,雖然是個邊疆小村落,人口的密集度算起來挺高。

這讓THOR有點緊張,霜巨人的嗅覺很靈,說不準等等就被穿;Loki找了一家餐館,走了進去,他並不想用餐,菜式輕一色的生冷,實在無法習慣,只是這裡是取得情報最好的地方,解決這些食物的工作就交給了身旁這位「美麗的女士」。

「我臉上蒙著面罩,要怎麼吃?」THOR暗自抱怨了兩句,光是看,這位大胃王居然就罕見地倒盡胃口,送上來的肉連皮帶骨,斷骨處還「啵啵啵」地流出骨髓。

Loki正在和老闆樣子的人攀談著,約頓海姆不通行貨幣了,連年戰亂讓經濟崩潰,恢復最原始的以物易物,看弟弟不斷地將皮襖或乾糧掏出來,應該問到了不少有用的情報。

「好了,走吧。」結束對話後,Loki像在催促什麼似的,一把將THOR拎了起來,這很怪異,一般都是反過來的,怎麼這麼快就要離開?雖然桌上的食物令人興趣缺缺,沒打包帶走還是有些可惜,至少等一下可以在路上生個火烤來吃。

「……我們先出鎮去,這裡不方便說話。」Loki壓低聲音,還不忘向THOR比了一個「噓」的動作,這個城鎮的規模很小,與其說是城鎮,不如只是個村莊,沒有什麼好逗留的,霜巨人的鼻子精的很,對阿薩神族的味道特別過敏,THOR實在不宜久待。

他們繞著原路走出去,遇到瞭望台,Loki又向那些士兵打探了一下下一個城鎮有多遠。在約頓海姆,地底城鎮多半都相通,但這裡只是在荒野前緣的邊境小村,沒有什麼連外道路。

Loki蹬上狼背,指指伸後要THOR爬上來,他們只好回到地面上,讓狂嘯的風繼續吹蝕,雖然必須忍受惡劣的天候,但在可視範圍內直線移動,應該也比從地下通到快多了,Loki已經不打算再找任何有人居住的地方停留,他帶著一個阿薩神族,還是害約頓海姆差點亡國的那個,說什麼都必須避開人群。

「舊王城的情況怎麼樣?」THOR終於忍不住掀起了一截面罩。

「有點棘手,士兵雖然全撤了,但還是有守衛冰獸,我想大概就是我們上次碰到的那個。」

THOR喔了一聲,第一次自作主張地攻打約頓海姆時,守衛冰獸居然讓他吃了大鱉,甚至讓他被盛怒的Odin扔下中庭。

「那我們睡在哪裡?今晚總要休息吧?」他的臉只有在眼周塗上藍色的粉末,看上去實在非常滑稽,但外頭的氣溫太低了,恐怕連拿出水來洗臉,都會馬上凍成冰塊。

「找一個乾燥、乾淨、沒有野獸的洞穴,現在先趕路吧。」Loki摸了摸雙頭狼的背,越往北,天邊的最後一點霞光也將被吞噬,在這塊遭到「神」所詛咒的大陸上,彷彿所有的熱度都是多餘。

雙層狼毫發揮了極佳的作用,不僅防風防水,保暖的效果也很好,Loki恢復成阿斯加德人的樣貌,猛獸的氣味也讓冰原上的其他生物望之怯步,THOR將他裹在紫紅色的女性罩袍裡,距離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體溫及心跳,他突然想起,在Loki還沒有辦法自己上馬前,他總是偷偷抱著弟弟跨上比自己高的多的大馬,被Odin抓到又是一陣打,但是男孩總是對飛馳在原野上有所幻想,儘管父親明令禁止,打不怕的笨蛋還是經常瞞著大人和Loki悄悄騎馬出城。

再大一點,等到他能飛了,遊戲變得更沒有節制,他大Loki快三歲,足以跨越孩子與少年的界線,在THOR急速抽高的那一年,他會直接將還很瘦小的Loki扛在肩上,刻意繞過OdinFrigga的視線,飛到金宮的上方,一起注視著炫麗的彩虹橋及偉岸的金宮。

這樣的習慣一直持續到成年前,直到Loki身高幾乎與他相當,只能以相擁的姿勢竄上阿斯加德的天空為止。

他發現自己的肩膀是如此自然的罩住懷裡的人,嗅聞頸側熟悉的氣味,在強風的摧殘下,黑色的髮絲像細鞭子一樣拍打THOR的臉,被圈住的細瘦肩膀微微起伏著。

他推算大約過了四到五個小時之間,終於進入所謂的永夜區域,黑色的山脈已經比原先大上一點了,但仍有很長的一段距離要走,越來越冷,天空降下了紛亂的雪花,雙頭狼的速度慢了下來,連耐寒的猛獸終於也熬不住長途的跋涉。

「找個洞穴吧。」Loki湊近公狼Geri的耳朵,牠隨即「嗷」了短短的一聲,開始用快被雪花蓋起來的狼鼻子嗅聞。

開始積雪了,蒼茫的地表上什麼都看不見,連黑色山脈都成了模糊再模糊的殘影,Geri又叫了一聲,用腳掌按按前方的雪地,回頭看著Loki,要他們「下車」。

兩顆頭,一顆努力刨土,另一顆專注警戒,最後,整頭狼人立起來,往地上用力踩踏,一聲悶響帶動積雪坍方,露出一個小小的洞口,Loki示意THOR稍安勿躁,然後將雙頭狼收回自己體內,讓奔波一天的牠們能好好休息。

「進來吧,是廢棄的洞穴。」他回頭望了THOR一眼,然後鑽了下去。

 

洞口很窄,THOR通過的時候,他幾乎要將自己的身體縮到極限,可洞內的空間還算寬敞,至少比海龍的骨板裡大多了,Loki已經點起了火,目測高約大概三公尺,二十平方米大小。

「這是冰蛛廢棄的洞穴。」Loki指了指岩壁上閃著銀光的絲線,火光映在正前方的一張大蜘蛛網上,蛛網背後赫然是冰蛛的巨型口器及令人心寒的複眼,但龐然大物身上已經結起一層冰粒,透出死亡的灰色,看來已經死透、被凍成冰棍了。

「雙頭狼的嗅覺不會有錯,這裡沒有活物……起碼沒有大型活物,瞧,洞口是封死的,這麼大一隻死冰蛛檔在這裡,誰也沒辦法過來。」Loki將手上的火光往蛛網一照,大傢伙的頭嚴實堵住,唯一的通道只剩下剛剛被狼蹬出來入口,現在只要將它封上,就能妥妥睡一晚了。

這對Loki來說不難,只要一點障眼法就能讓洞口雪地難以分別,他封好了洞口,蹲下來拿出移動倉庫裡的東西,THOR仍被搶眼至極的冰蛛吸引,這畢竟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傳說中的怪物級冰獸。

那些複眼一隻就跟一顆人頭一樣大,這傢伙要是活著,有多難對付啊,他又看看這張巨大的蜘蛛網,傳說堅韌異常,連用刀子砍都無法斬斷;結實的半透明絲線不像它死去的主人,新鮮的連上頭的水分都看得出來,他好奇地想伸手碰碰看,卻讓身後的Loki給叫住。

THOR!」

「好,我不摸,我不摸。」THOR乖順地舉起雙手,轉向Loki

「……不……牠在動……蜘蛛……在看著我們……」Loki的語氣有點顫抖,他微微往後退,THOR本能性地回頭看,數對複眼在黝黑的洞裡閃動血般紅光,然後下一秒,一聲巨響,岩石大片大片地崩塌下來。

THOR閃避著飛散的石塊,企圖衝到Loki身邊保護他,沒想到一隻毛茸茸的蜘蛛斷腿往他飛來,將他整個人壓在地面,等到他奮力一開身上的障礙,只見一排頭大如斗的異形,穿著骨甲似的戰袍,舉著閃動紅光的武器──原來那並非蜘蛛的眼睛,而是武器發動前的警示。

「晚上好啊,阿斯加德的小王子。」一個手持魔杖、戴著面罩的「人」從炸開的洞口走出,他的手枯瘦如鳥爪,武器上不斷旋轉的漂浮圓球像極了寒冰之匣裡游動的絲線。

「……Thanos!」Loki的口中擠出了陌生卻不祥的名字,他的語氣顫抖,整個人已經被兩個異形架到半空中,還有一個從背後持著武器瞄準心臟。

「我們的帳該清清了,你害的我,奇塔瑞霸主,潰不成軍!」被稱作Thanos的人舉高魔杖,瞄準Loki,又瞄準THOR

Loki,他們是誰?」THOR大叫,他混亂了,雖然他知道自己並不用功,但這些具有智能的生物,壓根就不存在九界。

「這倒是稀奇了,你們復仇者聯盟將我們殺的損失慘重,結果雷神居然不記得了?」Thanos冷笑兩聲,譏諷地說,「再告訴你一次也無妨,你親愛的弟弟、阿斯加德的叛徒邪神Loki,兩年前借了我們奇塔瑞的大軍,幾乎滅了地球──也就是你們口中的米德加爾特,結果讓你、跟你那群地球朋友,毀了我們的計劃!」

THOR感覺有一盆冷水自頭頂澆下,原來這就是他去中庭帶回Loki的原委?

「……真是個壞弟弟,是吧?」Thanos走到Loki跟前,抬起他的下巴,「你就是利用我們、讓我們去死,只是為了讓你哥千里迢迢帶你回家嗎?」

「……不是的,Thanos,我的朋友……」Loki額角滑下冷汗,表情痛苦的看著Thanos

「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再相信你一回,我其實很好說話。」Thanos回頭看著被壓在地上的THOR,道,「但是我氣還沒消,帳我該找你算……還是該找阿斯加德實際的負責人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