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19】

晚餐是極為簡單的菜色,地窖裡仍有一些罐頭,配著路上買來的馬鈴薯及蘑菇做成湯。

Loki的手藝不俗,竟然連下廚與家務都十分俐落,他支使著Thor擦掉家具上覆蓋的灰塵,再把棉被從壁櫥裡拿出來,從Frigga過世至今,這裡已經閒置半年多,還能維持成這樣的程度,也多仰賴了山坡底下的老夫妻,Loki埋葬了Frigga,臨走前告訴他們鑰匙放在哪裡,並付了一些錢請他們定期打掃,理由是「他會跟當水手的哥哥一起過來緬懷母親」。

Thor聽著他說一些Frigga住在這裡的趣事,包括她教Loki做菜及打掃,她總是自稱有兩個兒子,Loki是老二,老大是水手,在遠洋工作,一、兩年才會回來一次。

「那麼,我倒是平白無故地多個弟弟了?」Thor望著眼前正在將麵包撕成小片放入嘴裡的Loki,感嘆地說:「如果我是你哥哥,一切就會不同了吧?」

Loki沒有回答,只是撕著麵包的手停了一下。

「……我可以誠實地回答你,在我遇上Frigga之前,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家人。」他若無其事地拿著湯匙舀湯,但Thor看著那樣的神情,突然覺得痛極了。

Loki口中願意付出性命去守護的人想必就是Frigga,那是他唯一的「家人」,而另一位人選也產生了,Thor還活著就是鐵證……姑且不論是愛屋及烏,或是後來才產生的情感。

然而在實際有血源的兄弟關係上,無論是HelrKari,都想將Loki推下檯面,但對於么弟失蹤一事處理方式倒是一致,他們或是言詞懇切、或是深表痛心地對著記者發表言論,看在知道實情的人眼裡,只是更加的諷刺。

「說到你那兩個哥哥……你還有什麼打算?」

「我手上還有一張底牌,只是使用的時機必須再想辦法製造。」Loki放下手裡的食物,開始聊起這些正經的事讓他失去胃口。

「唯有見到Tony.Stark才是使用底牌的正確時機?」

「要見這個傢伙不是普通的難,軍購案尚未底定之前,他不會接見任何本國人的,就算是Banner這種身分,也只能託人送信去,至於要不要見他,還得看Stark心情好不好。」

「……那Stark的心情………」

「當然是一直不好,聽說他不滿意IRON MAN的設計,不斷地進行修改,而實際上,Banner那邊的消息是,Stark到伊戈拉席來還有一項比軍購案更重要的秘密任務。」

「喔?」Thor皺起眉頭,怎麼這些人都閒到一個人能有二到三重身分,然後有執行不完的秘密任務。

「追捕暗殺美國總統的真兇。」Loki用手肘托著頭,眼睛瞇了起來,舟車勞頓再加上清掃及煮食等家務,他是真的累了。

「凶手不是直接就逮到了嗎?」Thor記得很清楚,那件新聞轟動世界,當時總統正在戲院看戲,遭到演員朝頭部射擊,在醫院撐了一天之後就撒手人寰,而行刺者也在逃亡程中遭到官兵現場格斃。

「不,那是替死鬼,真正的主謀者正在伊戈拉席,由我的哥哥Helr提供政治庇護。」那雙媲美綠寶石的眼睛掃視著周圍,儘管慵懶,卻還是感覺得到裡面蘊含的危險。

這可能就是Loki所謂的底牌了?Thor心裡暗暗吃驚,從接近Bergelmir買到自己到將美國總統暗殺案的真凶當作籌碼,這頭年輕的豹子到底籌畫了這件事多久?救下Frigga的那天開始?不不,應該更早,端看他和Banner那麼久的交情就知道。

「所以……你要拿兇手……來交換Tony.Stark的什麼?」

「真正的自由。」Loki大大地嘆了一口氣,「別問我那是什麼,就是字面的意思。當我見了Stark,你自然會知道的……但是我們暫時無法再打擂台賽了,可能錯過了唯一的機會。」

「不,還有機會。」Thor果斷地說,「還有復仇者再臨一途。」

「你在說笑嗎?」Loki居然笑了出來,「你得一個打兩個,或是以上,你知道嗎?況且你現在的傷太重,單眼視力的平衡及距離拿捏都需要時間練習,若是要參加復仇者再臨,就必須通過體檢報告。」

「那送錢賄絡體檢醫生吧,再說,打完總決賽後,你應該會需要現金吧?無論你想要找那個美國人做什麼。」

Thor,可是我們沒有錢,就算是找Banner借,也沒有那麼大的一筆,體檢的醫生總共有六個,每個要花上……」

「錢?不就在那裡嗎?」Thor指了指Frigga留下來的鐵盒子,「那條綠寶石項鍊應該夠值錢了吧?」

「那是她留給你最貴重的東西,你應該留著。」Loki疾言厲色起來,他有點生氣,開什麼玩笑,替Frigga藏了那麼久,怎可能說賣掉就賣掉?更何況不只這條項鍊很棘手,他們現在別說要找買家了,就連要怎麼回到首都、重回擂台都是個問題。

Thor沉默了,他看著眼前的那碗蘑菇湯,連味道都和Frigga做的一模一樣。

「你知道嗎……我覺得母親已經給了我最貴重的東西。」他放下湯匙,拍了拍Loki的肩膀,柔聲地說:「因為她將你帶到垂死的我跟前。」

Loki也不講話了,他的表情似乎愣了一下,隨即又回到方才與Thor爭論時的模樣。

「那又怎麼樣?你上哪找敢買下它的買家,又或著,有一個更立即的問題,該找哪裡保護我們?全城都在搜,到處都是Helr以及Kari的眼線。」

「……我有個朋友……」Thor陷入苦思,一副不太確定的樣子,「只是我不確定現在是不是還能找得到人,可能……」

「阿斯加德的舊部不是都被清算了嗎?還是你奢望去向你那未婚妻搖尾乞憐?哼哼,省省吧,Foster沒那實力。」一提起某人,Loki的語氣越加尖酸刻薄。

「不不,他是阿斯加德人……但也不完全算是……」Thor站起身來,往那個裝滿Frigga遺物的鐵盒子走過去,「那到底算什麼?長著八條腿的馬嗎?」Loki開始口不擇言起來,雖然一聽到「他」這個字眼就知道對方不是Jane,可也許善妒就是他的天賦,反正他不高興了。

「他母親是阿斯加德貴族,但父親是法國人,是我在法國念書時的朋友……我找找……這裡應該有他的照片……」他開始翻找;不會吧?聽到這些特徵,Loki突然想到一個人,心中警鈴大作。

「找到了。如果沒有意外,他應該還是在法國大使館工作。」Thor樂呵呵地拿著一張照片,遞到Loki跟前,上頭是兩個半大的孩子,撇去Thor不談,另一個留著一頭柔軟的短金髮,五官很英挺,長大之後應該是個偉岸的男子。

Loki眼睛越睜越大、越睜越大。

「這張照片是我在學校跟好朋友拍的,寄給母親,她果然留著……天哪真懷念,都十年了……呃……」查覺到對方神色有異,Thor試探性地問了一聲:「你們不會剛好認識吧?」

「豈止認識?」Loki白了他一眼,「熟得很。」

 

第二天,Loki借了鄰家的馬到最近的城鎮寄了封信,買些食物,並給Thor做了一副眼罩,深褐色的軟牛皮讓他看起來像個水手或是盜賊,Loki朝他乾笑兩聲。

「不錯啊,你戴起來可比你老爸好看多啦!去給你媽咪看看?她告訴人家你是個水手呢。」他揶揄地說著,沒想到那個傻大個兒居然還真的跑到Frigga墓前,對著小十字架叨唸了一個小時,然後自動自發地開始跑去練習他的格鬥技巧。

又過了三天,一輛四匹馬拉著的豪華馬車不搭軋地停在山坡下,屋外傳來急切的敲門聲,Loki面無表情地開了門。

「天哪!吾友!聽到你還活著的消息,我眼淚都快流下來了!」蓄著短髭、深金色短髮的男人見狀就要撲上來,Loki不客氣地推開他,雙手衩在胸前。

Fandral!」反而是Thor熱切地迎了上去,一邊喊著對方的名字。

被稱作Fandral的男人愣了兩秒,露出虛假又僵硬的笑容。

Oh!當然還有Thor……我的好兄弟……我太高興了,沒想到上天居然這麼眷顧我的好友們,看到你們都活得這麼好,我真是太感動了,我的眼淚……」

「得了Fandral。」Loki冷冷地打斷他的感動,「講重點,能幫我們脫手嗎?還有讓我們待在大使館到比賽結束,賣出的話,三成是你的。」

「……其實我想要的是某個人的芳心,你知道,在他的身上也有一對綠寶石……」Fandral露出有點難為情的笑容。

「那是非賣品。」Loki的表情幾乎是暴風雪等級的低溫了。

 

四匹馬的效率果然更好,他們在Fandarl的安排下來到最近的火車站,搭蒸汽火車回首都,可以縮短將近一半的時間。

他們坐的是用外交部職員證換來的高級包廂,下車後直接走特殊通道再換乘馬車回大使館,只要有那兩張證件〈Fandarl向同事借來的〉一切都很順暢,那傢伙似乎跟警察很熟,看他們說說笑笑、稱兄道弟一陣,根本連證件都不查。

「你現在倒是在首都吃得很開啊,兄弟。」比起先前他們過個橋都要被撞下水的遭遇,這些警察對外國人的標準還真是寬鬆得嚇人。

「出差常需要坐火車,和管關口的都很熟了,為了打通這些關節,我可是花了不少菸酒。」Fandarl嘻笑著,將隨手的小酒罐扔給Thor,然後打開馬車的窗戶,用法語大聲地說,「歡迎來到法國!

窗外掠過一層又一層的崗哨以及衛兵,藍白紅的三色旗在風中飄揚,他們已經抵達法國大使館內,對於遭受兄長追殺的Loki來說,境內的外國領土大概是最安全的地方。

「早知道就該先找你幫忙。」Thor鬆懈下來,喝了一口酒,指了指自己的眼罩,「否則我大概也不會變成獨眼龍。」

「是呀,怎麼這麼晚才想到我?我可是很萬能的呀!」Fandarl望向Loki,笑得燦爛,「就讓那傻大個兒儘量喝,等他茫了,我們就可以好好地徹夜聊天,回憶以往美的時光,你說怎麼樣?」

「你找好買家了?」Loki沒搭理他的油腔滑調,只是問著自己想知道的事。

「當然囉,我這麼有效率,你是不是要親我一下?」Fandarl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我可以親你一下,把你的臉擦乾淨。」Thor輕笑兩聲,這位公子哥兒出了名的喜歡冰山美人,以前在法國念書時他對Fandarl的風流沒有意見,但現在越線要搶自己的人,這可就不行了。

「呃,是你的話就不用了。」花花公子見狀縮回了馬車的角落,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

 

即使如此,Fandarl仍是個重情重義的人,給他們安排了一間舒適無比的套房。

「好啦,我曠職了好幾天,有事要先去忙。」他將房間鑰匙遞給了Thor,卻別過頭去跟Loki講話,「要是你寂寞,可以到我房間來喔,我的房間在四樓樓梯左轉第二……」

「不需要,謝謝。」Loki一把搶過Thor手上的鑰匙,開了門,頭也不回。

「看來他真的對追著你跑這件事很……鍥而不捨。」隨後進入的Thor關起門,搖了搖頭。

「你不也是嗎?」Loki脫下西裝外套,開始解起襯衫釦子,看他的陣勢就是準備要洗澡了,「我想放你走,你偏偏要待在我身邊,你跟他不也有點像?」

他抬起下顎,勾了Thor一眼,上半身已經是赤裸的了,他形狀優美的肩胛骨總是會讓Thor想起他們歡愛的場景……等等,Loki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和Fandarl相像?

「……你們不會睡過了吧?」Thor拉過他的手臂,聲線瞬間沉了下來,Loki則揚起一個挑釁無比的笑容,「就算是又怎麼樣?你嫉妒?」

Thor想不出該怎麼反駁他,那的確是他無法干涉的部分。

「我跟Fandral沒發生過關係,你就當他是莫名其妙對我狂熱的怪人。」Loki倒是很乾脆就揭曉了答案,或許他只是想看看Thor對此事的反應,「撇去我對他過敏的地方不說,他是個值得信賴的人,這點我可以保證。」

「那麼,什麼是讓你不過敏的條件呢?」

「我哪知道。」Loki挑起Thor的下巴,將嘴唇湊了上去。

「那我讓你過敏了嗎?」Thor的手開始剝起垮在他髂骨兩側的褲子。

「可能唷。」細白的手指沿著Thor眼罩的邊緣畫瞄著輪廓,「你讓我覺得自己好像病了。」

然後他們瘋狂且激烈地交合著。

Loki坐在Thor的大腿上,不斷扭動著蛇一般的身體,他感受著被填滿的喜悅,親吻、愛撫、相擁、最後射精。

 

他勾著Thor的頸,彷彿想起當時在豎井裡的畫面,等到生命之中終於出現一個能為自己犧牲一切的笨蛋時,Loki竟然察覺到自己正一點一滴地改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耶!早上就可以看到大大的新一章,真開心!
  • 謝謝!

    周鳥 於 2014/02/05 15: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