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過年期間出門是件可怕的事,到哪去都塞滿了可怕的人潮,不過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初一,留在家吃飯打麻將的人多,上館子的人就少,商城地鐵人山人海,路上就寂寥冷清,少了那些上班族跟外地人,連計程車都看不見半台。

可是Tom也有因應之道,他有召喚獸。

半個小時後,Zack的車屁顛屁顛地開到小區樓下,他一下車跟保全打招呼時,那位專注滑了快一整天手機的中年人,滿臉狐疑地揉了揉眼睛。

哈哈,老劉,這是我弟弟!Chris一邊拍著Liam的後背,向一頭霧水的保全介紹,拍的力道有點重,Liam覺得自己幾乎要吐了,敢情是哥哥幼稚的報復。

哈哈,老劉,我才是柴克呀,你又認錯人啦?Zack不知道在起什麼鬨,他的中文非常好,連捲舌都很到位,「這樣不好喔,哪天你放布萊德‧比特衝進去襲擊湯姆,澳洲猛男會哭的!

我日,你們全長一個樣,帽子一戴我哪看得出來!」老劉一邊罵咧咧,一邊縮進管理室裡窩了,今天雖然有些陽光,氣溫還是挺低的,Tom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將他的圍巾拉高。

「戴頂帽子吧,你額頭的受風面積那麼大,著涼就不好了。」車裡的Jaimie探出半張臉,不改她的毒舌,一邊將眼光轉向新鮮貨Liam

「唷,你一定是Liam吧?常聽你你哥提起你,真是可愛!」她露出甜甜的笑容,拉開後座的鎖讓三人進來。

「我是Jaimie,你老哥跟Tom的同事,常聽Chris提起你唷。」美女伸出手作勢要握,Liam有些不好意思地回應。

「我有個問題……你真的是處男嗎?你哥哥說你只要一碰上女孩子就會手足無措,真純情啊呵呵……」Jaimie的表情帶著一絲同情,她的話讓Liam的笑容卡住,臉隨即紅了起來。

「妳這魔女!」Chris尖叫起來,抽回Liam的手,Jaimie晃著腦袋,朝他吐了個舌頭。

「別保護過度嘛,人家都成年了。」Tom湊過來摸摸Liam的頭,頗有安慰的意味,Chris忽然覺得這個場景有種既視感,以前他被Ann阿姨捏臉時總是嚎啕大哭,媽咪一邊數落自己太粗暴的妹妹,一邊要Chris不准哭,老爸就是負責安撫小孩的那個角色。

他們家是很典型的澳洲家庭,男主外女主內,所以管教之責幾乎都落到母親身上,三個屁孩從小被媽媽統治,母后只要吼一聲,麥片粥都會凍結;相較之下,父親就顯得柔軟了,他從來不會管孩子的功課及有沒有幫忙做家事,只負責陪兒子打球衝浪玩玩具,可是這樣的爸爸很講義氣,總會在千鈞一髮時挺身安撫快被屁孩氣炸的媽媽大人,讓他們免除被打成渣的命運。

老實說Tom溫溫軟軟的個性還真像老爸,能嫁給他應該很幸福吧?

這種性格同時也在床上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會用笑彎的眼角蹭你的臉,用修長的指頭輕撫你的髮,老實說目前為止,雖然Tom仍是承受的一方,但Chris每次與他做愛,卻總是有倍受疼愛的感覺。

當然,Chris也不只一次問過他,到底會不會很痛〈畢竟便秘時就可以知道括約肌的感受,更遑論是被那麼大的異物捅進去〉,他總是笑著說還好啦,反正另一半也很用心的替他潤滑了,但Chris總是有種……連在床上都是Tom在包容他的感覺。

這種事是很難對人吐露的,更何況他也不知向誰啟齒,熟的朋友幾乎都是直男,就算是同志朋友,Chris也覺得自己的情況和他們不完全相同,簡單來說,他還是個異性戀,但就是剛好喜歡上Tom而已,跟他是男是女都沒有差別。

而且還喜歡的要命。

有時候他甚至會開始亂想,如果他們分手了怎麼辦?Chris大概會喪志好一陣子,可能因此離開北京,可能爆吃炸雞跟甜甜圈、可能猛灌啤酒、可能看到電視上那個飾演Loki的英國演員會觸景生情的崩潰大哭〈大家都說他長的跟Tom很像,的確很像〉……總之,大概是個累了不會再愛的結果。

太瘋狂了,Chris也不想這樣,原本他以為這不過是熱戀期的反應,但前所未有的體驗漸漸讓他確認自己可能有一點被迫害妄想症──「如果Tom離開他的被迫害妄想症」。

坦白說,Chris是想過要求婚的,去某些同志伴侶合法的地方定居,法律上的關係可能會讓他安心許多,只是他仍不敢問Tom的心裡是怎麼想的。

即使在一起了,他還是覺得天生不羈的風向星座是個難解之謎,水瓶男Tom下一刻想飄到哪裡去,固守非洲大草原一角的獅子Chris是無法預測的。

 

他們首先去了王府井的小吃一條街,不出所料,附近的商城全擠得水洩不通,過年嘛,沾人氣就是沾喜氣,Chris也是第一次看到北京這麼多人,畢竟聖誕跟跨年他都是窩在家裡當宅男,昨天除夕也是買完了東西就沒出門。

Liam樂死了,雖然在慫恿下還是不敢嘗試烤蠍子等野味,卻買了爆肚及糖葫蘆大嗑一頓,拍了一堆照片──用他那台好險沒被偷走的單眼相機,充分的體驗中國新年的韻味。

稍晚,驅車前往城內另一邊的簋街,這條宵夜大道在春節人潮反而比周末少了點,少了許多直接擺在人行道上的小吃攤車,只剩下規模比較大的店家在營業。

這次不是吃平價的涮肉鍋了,有點價位的連鎖名店,四合院改建還附現場片鴨及功夫茶表演,Chris來過幾次,可每次都是跟著客戶來,總不好意思扯開胃袋大吃大喝。

中文最好的Zack點了一桌菜,又叫了小罈陳釀,每道菜送上來時服務人員都會耐心的解釋這些名堂,而且是用英文介紹,讓人有種來到米其林餐廳的感覺;Liam吃開了,估計這頓是窮學生到中國以來吃的最好的一頓,其它人也很High,企業外派其實是個孤獨的工作,眼下人人都在團聚,家人卻遠在海洋的另一邊,他們幾個好同事湊一桌吃飯,也算聊表思鄉之情。

趁著酒酣耳熱,Chris假借尿遁之名,欲行偷偷結帳之實,對於弟弟的到來,一開始或許有些錯愕,但是看到Liam活蹦亂跳,他也覺得有些欣慰,算一算自己有多久沒有回家了?待在北京快五個月,再加上在台灣學中文的兩個月,居然離開澳洲半年了?而跟弟弟分別的時間更長,這傢伙念的不是家鄉當地的大學,上次見他居然是2012年的事。

Chris!Tom追了出來,彷彿知道室友在做什麼盤算。

「這頓讓我出錢吧,你弟弟大老遠從澳洲來,我一定得請一頓的。」他抽出錢包,搶在Chris之前要付錢。

「不不,你為那臭小子作的夠多了,他是自作自受,憑什麼落難了還要佔你的便宜?」Chris豪氣萬千地推開Tom的皮夾跟手,另一隻手掏著自己口袋,才打開錢包人就呆了,原來他把大鈔都放進給Liam的紅包裡,而信用卡則是放在運動腰包裡,跟著他去超市購物後,妥妥地掛在家裡的衣帽架上〈精打細算如他,點數回饋現金的活動不會放過的〉。

「反正吃完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我去ATM領錢吧,你要陪我走過去嗎?」他有些尷尬地看著TomTom也沒再堅持要搶付餐費,反正來日方長,Liam還有好幾天才會跑掉,不差這一頓。

「我當然得陪你走,否則你知道取款機在哪裡嗎?」

「呃……大概記得,下一個街口左轉,然後看到賣活魚的右轉,在一間內蒙食品店旁……」Chris開始回想起四個多月前的事,就算他的方向感不差,可只來過一次又是人多到爆炸的深夜,找到方向的確是有點難度,也無怪室友無情地打斷他。

「少來。」Tom咧開嘴笑,兩隻手都插進外套口袋裡,左搖右晃,「上次我帶你從街頭走,這次我們可是從岔路繞進來的呀。」

「好吧,我確實不知道。」Chris也笑了,「所以請你帶路,我的GPS、人生導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