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秋末跟春初的街景其實差不了多少,北京這幾年其實不常下雪,很乾燥,光害嚴重,天空沒幾點星,樹枝全都光禿禿的,跟Chris剛到時改變並不大。

他對這條路依稀有點印象,那時候人很多,Tom抓著他衝鋒陷陣,他才沒被沖散,走到了那處取款亭,連玻璃上貼的理財廣告都沒變,只有門上的卡通圖形從蛇換成了馬,顯示時間確實行進了。

Tom,陪在他身邊帶路的Tom,還是他的主管兼室友,大部分的關係是不變的,只是多了那麼一點不同,微妙的不同。

「我對這地方還是有點回憶的。」Chris看著取款口推出的紅色鈔票,有點感慨,「記得那時候教我怎麼買電嗎?還有那間涮羊肉店……oh……」他搖了搖頭,話一出口的瞬間就有些後悔了,居然還下意識避開Tom的視線。

就算現在兩人什麼都做過了,提到情愫萌起時還是害羞了,Chris有點後悔沒事幹嘛提起這個話題,裝什麼感性,害自己下不了台階。

「涮羊肉?你想吃嗎?那我們明晚再過來。」Tom泰然自若,顯然不知道他家愛人又陷入了習慣性糾結,這毛病不是一、兩個月就能改的,Chris念舊、喜歡穩定,在高大強壯的外表下居然有顆不知該如何處理情感的心,有時一個神經接錯了就會短路,好比現在這樣,陷入純情模式,而且還是有點被害妄想的純情模式。

總歸一句,這段感情他還是經營得小心翼翼,Chris老是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好像一有意見相左,Tom就會隨風飄走似的,理智上他不斷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但情感及本能反應上,恐怕有點難度。

「不是涮羊肉,是……那時候你吻……呃,有什麼感覺?」還是問口了,不過也可能是拙於接話,隨便拋出一個話題,結果抽到籤王……好吧,總比「你這負心漢,居然忘了我們初吻的地點」來的好。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Tom倒是回答得很直接,他聳聳肩,說,「我也跟Zack玩過啊,人一多,喝酒就會起鬨。」

Chris的眼睛陡然睜大,Tom才察覺到自己說了什麼會讓正宮發脾氣的話,連忙補了一句:「我也跟家裡的狗親過呀,還是沒有隔著衛生紙的……不過接吻第二次就把舌頭放進來的男人,你是第一個啦。」

他湊進Chris,用手背甩了甩他的肩頭,然後ehehe怪笑幾聲,Chris有種慘遭調戲的感覺。

「還習慣嗎?」那雙綠色的眼睛噙著笑,似乎享受著對方侷促的反應。

「習……習慣什麼?」Chris有些緊張,他嚥了一口水,眨了眨眼睛。

「抽掉衛生紙後的接吻啊?除了該死的衛生紙之外,我們之間還能有什麼隔閡?」Tom三言兩語就把Chris的線路接上,或許這也是他神奇的能力之一。

「呃……我只是有點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講。」應該說他本來的性格就是悶過頭的那種,即使看起來隨和又外放,可是除非喝醉、瘋了或是被逼急了,Chris絕對會謹守最後防線,對象是誰都一樣,以致於每每到了最後,他卻極難釐清自己內心的焦躁源自於何處、然後該如何去解決。

「讓我猜猜,你是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跟Liam解釋我們的關係?不知道怎麼與他共處?」BINGO!湯老師!Chris簡直要歡呼了!在拐彎抹角地問了一堆神經問題後,Tom居然還能迅速找到癥結點。

沒錯,他的怪反應跟那些毫無章法的念頭都是從Liam來了之後開始湧現的!打個比喻,就像早已習慣的上班路線某天突然改道、要你經過一隻養了幼獒的院落,縱使知道繩子拴著、狗也還是沒啥攻擊性的幼犬,可是那種打亂平衡的感覺就是存在,還是會下意識不斷回頭,確認狗有沒有撲上來。

Tom,我不是不想將你介紹給我的家人認識,也不是因為……而是……總之……」他搖搖頭,又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我可以理解呀,畢竟我們在一起得莫名其妙,你的不安情有可原……但是,我想這就是命中注定吧?」綠色的眸子盯著他看,Tom的表情很誠懇,「命中注定我們在一起的話必須調適這種局面。ChrisLiam會回國的,你以前適應的了有他的生活,現在又為什麼不能呢?如果你覺得我們之間卡了他而喪失相處的空間……別忘了我給他安排的是晚上九點到凌晨四點的晚班。」

Tom笑的有點曖昧,連Chris心底深深深處的想法都讀到了,當然是充斥黃色思想的那一塊。

酒足飯飽,一群人在九點多左右回到家中,ChrisLiam去洗澡時,風雷火急地收拾客廳裡所有可疑的物品,通通將它們扔到床頭旁的小抽屜,然後再裝作若無其事地回到沙發看電視,順道給弟弟帶了條毯子。

「本來沙發是我在睡的,這段時間就讓給你,我進房去擠床吧。」Chris說的大義凜然,但聽在知情的Tom耳朵裡,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感。

估計是這段期間Liam真的沒有好好睡上一覺,電視看著看著,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他睡的又死又沉,連重播N遍的「侏儸紀公園」裡恐龍的吼叫聲都沒能把他吵醒。

他和Tom對視一眼,極有默契地關燈進了房間,窗外看出去的大馬路沒什麼人煙了,遠處傳來零零星星的鞭炮聲,大城市幾乎都是這樣,過年時人都回鄉了,住宅區快成了空城,但今天一到外面走動,才發現人其實沒消失,只是集中在某幾個地方。

「這是你在北京過的第幾個中國新年?」Chris問,很習慣的走到平常就屬於他的那個位置。

「第……二或三個吧?噢,是第三個,包括我來受訓那一次。」Tom也爬上了老位置,「不過有人在家裡陪我過,還是第一次。」

「謝謝你收留Liam。」Chris揉了揉那頭栗子色的蓬鬆卷髮,會心一笑,Tom並沒有把這裡稱為「宿舍」或「租屋處」,而是「家」,一個功能跟情感都完全的窩。

「不必跟我道謝,你現在是我的家人,所以Liam也是我的家人。」

他的室友、主管兼情人,果然是Made in 劍橋,紳士、善解人意,又會撿流浪狗回家照顧的男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