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第二天去紫禁城跟前門觀光,照例又擠個水洩不通,比起雍和宮裡滿出來的祈福人潮,故宮已經算是可以自在呼吸的了,這次ZackJaimie有事沒有伴遊,但他們還是繞了過來,給Liam一個禮物,一台舊的iphone4S,是Zack之前的手機。

 

「辛苦了,叫青少年一週以上無法上網打卡,太殘忍了。」Zack憐惜地對著Liam說,「要好好愛她噢,在I5出現以前,她可是我的女神!」

 

Liam感激的幾乎下跪,拿過手機,換了自己的電話卡之後,就開始迅速設定,拍了五個人在紫禁城前的照片,然後迅速加了TomJaimieZack為好友。

 

 

 

假日的觀光景點依舊熱門,真人及語音兩種導覽被瘋狂的遊客搶光,連在一旁打游擊的無照通講都沒得撿,Tom的中文在三個人之中最好,只好擔起了翻譯的工作──當然也是翻的一知半解。

 

但今天Chris的心情明顯得開朗許多,主要是因為Tom的開導,讓他興起了要跟Liam好好相處的念頭;Tom本來就是個很好聊的人,Liam不但活潑,研究的遠東文化也和歷史遺跡脫不了關係,沒多久他們就嘰嘰喳喳地混在一起,毫無Chris插嘴的餘地。

 

他不斷地在心中催眠似地要自己大度、別幼稚犯小心眼,更別陷入無謂的糾結之中,來日方長,自己跟Tom以後多的是到故宮增廣見聞的機會,弟弟難得來一次北京,順著他就是了,況且,LiamTom要是熟稔了,也絕對不會是壞事。

 

一逛就是整個早上加下午,LiamTom儼然已是無話不談的好哥兒們,Chris沿路催眠自己的理論奏效,讓他沒有卡在兩人之間彷彿爭寵的老狗。仔細想想,戀人跟兄弟相處融洽,好事一件啊,如果他真的帶Tom回家見父母了,跟Liam的好交情至少可以為這段關係加分。

 

簡單來說,先讓他們熟起來,大概就是小叔會幫即將過門的嫂子在父母面前美言幾句的意思。

 

五點,他們從故宮離開後就繞到Liam將要工作的店,初二有些計程車司機開始做生意了,旅遊勝地附近不愁攔不到車子。

 

「千禧」果然和Chris上次來簽約時有很大的不同,原本用大紅帷幕遮起來的地方原來是新完工的大型魚缸,一個月不見,早被擺滿珊瑚礁及水草,還有一些可愛的熱帶魚。

 

Liam一看到華麗的大魚缸就馬上被吸過去了,他從小在海邊長大,酷愛衝浪及浮潛,水性了得,應該可以輕鬆勝任這個工作。

 

「工作時間晚上九點到凌晨四點,公司會派人開車送你回去,不必擔心交通的問題,你必須穿著緊身泳褲、或我們指定的衣服,每個整點表演猛男秀串場,十二點那次要進缸裡表演海神秀,工作中不能喝酒,就算客人請也一樣,不過勸客人點酒可以提成的,每杯可賺一成。」魯總管宣讀了注意事項之後,便叫工作人員先把人帶下去熟悉環境了。

 

夜店還沒開始營業,只有一些清潔人員在掃桌面,鋪張的裝潢、大舞池、連DJ的舞台都會升降,可以想見這裡開大型派對的盛況;但比起動輒擠進上百人的俱樂部,Chris反而喜歡后海夜店那種小而美的感覺,然後一想起后海,又要想起身邊的這個人了,他看著Tom與魯總管寒暄、客套,仔細閱讀的工作合約的模樣,不由得有些欣慰,這傢伙用心的模樣簡直就是把Liam當作自己的兄弟……不,說是孩子也不為過。

 

領班帶Liam入水實測了一下,大約只花了半小時的時間,直誇他肢體動作好反應又快,明天提早三個小時彩排即可,臨走前還捏了青春的屁股一把,魯總管要酒吧調三杯酒送上去,除感謝ASGRAD團隊的宣傳效應不賴之外,順便再謝謝Tom替「海神秀」找到這麼好的一個表演人員,不只是諳水性,金髮碧眼體態又勻稱的Liam,簡直就是海灘遊俠和男版維納斯的綜合體。

 

送上來的酒是長島冰茶,Chris深知這種調酒的後勁,當初Tom在后海的夜店就是被這杯弄倒,然後胡裡胡塗地亂親人,弄得Chris整夜沒睡好還去繞小區跑步,今天酒精之力再度發威,他倆攙扶著本來就不太會喝酒的Liam上計程車時,那傢伙已經開始哭了。

 

他先是哀哀切切地說到自己的錢包是怎麼被偷、然後再說到流落長沙因為怕花錢,只好找間24小時的速食店趴著睡覺,到了上海,僅剩的錢又被春運黃牛訛詐了一頓,只好厚著臉皮到北京投靠哥哥,本以為Chris會賞自己一頓老拳,沒想到遇到伸手相助的Tom,才體會到人間處處有溫情。

 

「嗚,如果你是我哥就太好了!」Liam一把埋進Tom的胸,前座的Chris看了牙癢癢,又礙於無法對醉鬼發作。

 

「你是天使!你一定也對Chris很好吧!我跟你說,他對我啊,是個只會用暴力解決事情的笨蛋,如果不是你的潛移默化,他大概會直接把我扔出窗外讓車壓得扁扁的!」Liam的聲音帶點哭腔,也不知真哭假哭,Tom一邊安撫他,一邊帶著尷尬的笑,Chris翻了翻白眼,酒後吐真言,原來自己在老弟心中是這種形象。

 

「我跟你說喔……他其實很彆扭……又很固執,你真的……一定是天使啦……不然怎麼受的了他?」Liam繼續在Tom面前告狀,Chris索性裝做沒聽見,開始拿出手機打CANDY CRUSH

 

不過Liam說的的確是事實,骨子裡的Chris的確彆扭又固執,而同時,他也發現了自己竟然那麼沒有安全感。

 

唉呀!下雪啦!」司機看著紛紛落在擋風鏡前的白點,打開了雨刷,塑膠板規律地刮著玻璃,和糖果被消除時的音效成了車內唯一的聲響,Liam昏了,不再叨叨絮絮地說他二哥閒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