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果然,第二天Liam醒了,他頭痛欲裂地向哥哥要止痛藥,殊不知哥哥曾經想給他下安眠藥。

「我昨天好糗……」他齜牙咧嘴地喊著頭痛, Chris內心附和著「你老兄我昨天也好糗」,目送著弟弟衝進廁所狂吐的背影。

「還好嗎?需不需要去看醫生?」Tom扶著浴室門框,語氣很擔心。

Liam吐完了又是一條好漢,臉色鐵青的好漢,虛弱地倒在沙發上,喝著Tom遞過來的電解質。

「我昨天真是喝多了,看見了幻覺。」他眼神飄忽,聲音軟綿綿,可那句話還是像針一樣直直刺進Chris心裡,所謂的做賊心虛。

「我好像看到你對著我勃起……這怎麼可能,天哪,我該不會被下了什麼藥吧?我回來的時候衣著有沒有完整?」小青年Liam沒有注意哥哥冷汗涔涔,開始擔心自己的貞操問題。

「只有幾顆鈕扣被打開,還有一些口紅印。」這個時候換Tom鎮定演出了,畢竟他逃過一劫,差點被Liam抓包自己全裸地裹在被單裡。

「不過內褲很完整……呃,你哥確認過了。」Tom的眼睛瞄了瞄Chris,要他回神繼續接話。

「是……是啊……」他拼命擠出一個笑臉,挪了挪桌上剛烤好的麵包及蜂蜜,那是Tom特地去查的,宿醉的人吃什麼比較好。

「今天就好好休息吧,體力恢復的話吃點東西,吃完再補眠。」

「天哪!謝了!」Liam不知道在感嘆什麼,竟然唉了起來,「在家靠父母,出外靠兄弟!有你們真好!」他嘟噥著那句被改的有點詭異的中國諺語,一點一點地把東西吃進空虛的胃裡。

 

當天晚上,TomChris終於完成昨日的未竟之事了,順利的上壘、射精、並且在Liam回來前清醒,還沖了個澡,將髒床單換掉──當然又回到Chris出賣勞力的模式,當個衝鋒陷陣的「top」太累了,Tom還是躺或趴著好。

然後,星期一就來臨了,Liam再上四天班就光榮退役,他們「三兄弟」要去長城玩。

 

這個禮拜來了幾個冷氣團,幾乎天天下雪,週五,他們直接搭了和諧號前往長城,這天碰巧是西洋情人節,到哪裡都快被閃瞎,火車上、城牆邊,就連好漢坡都快變成情侶曬恩愛的場地。

 

還好過大的雪勢讓八達嶺的遊客比預期的少了許多,ChrisLiam瘋了,在墨爾本長大的他們還是第一次碰上華北的塞外飛雪,興奮地像兩個屁孩一樣,瘋狂的從地上撈起雪就往對方身上砸。

 

「天哪,真是太爽了!我真是Lucky guy!」Liam的身上穿著厚厚的羽絨衣,防風的口罩蓋住了半張臉,導致說話含糊不清,可是眼角都笑彎了,可見有多開心。

 

Chris似乎也很high,即使一個多月前才來過八達嶺,但是一片雪白的情景與上次又是截然不同的風味,更何況這次他沒有跟Tom賭氣,而是共度他們的第一個情人節……呃,雖然中間還夾了一顆超亮電燈泡。

 

傍晚,他們落腳在附近的農家樂民宿,比上次那間好了點、貴了點,除了餐廳頗具規模之外,甚至還有健身房跟桑拿,一進旅館,果然很不錯,沒有超出預期太多,Tom特地挑了家有口碑的老店,還是重新裝潢不久的。

 

房間是事先訂的,也不知道是命運的捉弄、亦或是冥冥之中有無形力量的安排,系統出了問題,居然將他們的訂單錯置成一間雙人房加一間單人房。

 

先生,我在訂房需求裡說過,我們要的是雙人房再加一張床,不是兩間房間。Tom好聲好氣地跟櫃台溝通。

 

這兒沒給加床的呀!你上哪個網站?那個英國的阿什麼達的嗎?那上面的房務資訊是錯的,要反映?找它們客服去,總之這兒是不能加床的。」服務人員十分強勢,不給加就是不給加,最後豪氣的雙手一攤,直接說:房間是不能調的啦,但我就招待你們晚餐唄?晚上兩間房、分開睡沒問題吧?都是大老爺,別跟我說怕黑呀!

 

Chris精準的腦內計算機又開始運作,兩邊定價折衷下來,多訂一間單人房的差價換三人晚餐是划算的,這裡的農家菜很有名,也算民宿業者給足誠意了。

 

可是接下來也產生了一個問題,誰要自己睡?

 

最不可能的組合就是LiamTom,除非真的不得以,兩個男人擠一張床真的需要習慣以及心理建設。

 

那自然就是親生兄弟的他和Liam睡一間了,雖然Chris每天都跟Tom擠同一張床,不差今天,可沮喪還是有的,好歹長城也是他們第一次開誠布公的地方,就跟那間涮羊肉店一樣,是有記憶的。

 

「……我自己睡一間吧?」老哥內心還沒傷春悲秋完,沒想到Liam居然自己出了聲。

 

「是呀,我自己睡一間,住在你家客廳半個月,也禁槍禁了半個月,該還給我一點個人隱私了吧?今天情人節耶,雖然我的女朋友是右手啦,哈哈哈。」Liam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為自己的獨宿請求找足了理由,Chris雖然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老弟會不會太善解人意了點,可還是非常欣然爹受這個提議。

 

 

 

晚餐很棒,新鮮的農家菜及酸菜鍋,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藥膳以及甜滋滋的湯圓,服務人員解釋今天正巧是兩個節日,桌菜以「滋陰補陽」為主,對氣血循環很好的,甚至每人還有一小杯加了鱉血的藥酒可以喝。

 

Liam醉怕了,他把酒給了自己哥哥,菜吃的很過癮,因為剛好是情人節,正好又有嘴對嘴kiss並拍照上傳微博就送名菜的活動。

 

這次可不像ChrisTom第一次被Jaimie設計的那個樣子了,儘管Liam死皮賴臉的拗,他老哥都寧可付錢叫菜而不是用這種方法獲得招待,Tom也是不動如山,卻偷偷地發了一條APPChris,只有一個符號」。

 

Chris嚥了一口口水,瞄了Tom一眼,對方伸出長腿在桌子底下跟他勾來勾去……媽的,這不就是最古典的性暗示嗎?還是爸媽在餐桌上躲避孩子的暗語那種級別。

 

晚餐後他們參加了民宿舉辦的夜間遊覽,今天也是元宵節,天上掛了銀盤似的大月亮,雪停了,野長城在皎白的光線下說有多美就有多美,但Chris的心思顯然已經飛到了別的地方,他想著等一下該怎樣把Liam弄回去睡覺,然後好好享受這個夜晚。

 

不過顯然不必擔心太多,Liam上了快半個月的夜班,今天難得起了大早至今未闔眼,在來程的車上已經睡到需要人力鬧鐘晃醒了,倒是他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精神越來越好,直想下車從這裡奔回旅館發洩體力。

 

可是…計劃要從現在開始布局才逼真,他還是嚷著爬山好累,然後靠著椅背一路假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