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英雄尤里西斯自特洛伊返鄉途中,經過海妖賽倫盤踞的島嶼,先知示警,美麗的怪物擅長以動聽的歌聲及醉人的體態魅惑水手走向死亡,牠們會將人從海裡拖到賽倫之島,在怪石嶙峋的礁岸上剖開他們的胸腔,取出心臟食用。

尤里西斯遂令手下們全都以蜜蠟封住耳朵,自己卻爬上了船桅,用繩索牢牢綑綁住身體。

賽倫的歌聲傳進了他的腦海裡,他近乎癲狂地聆聽美妙的誘惑,理智被扔到心裡最深處,囚禁起來。

尤里西斯理當感謝這些繩索的,要是沒有繩索綁住他,大英雄也會成為海中亡魂。可是在歌曲進行到最高潮的那一刻,他居然深深地痛恨起這層保命的桎梏。

 

──改寫自荷馬‧《奧德賽》

 

 

「真是令人費解,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犯下這種基本錯誤呢?比如在被海盜搶劫的船上,藏匿原來的船東之類的。」他的口音真的很好聽,字正腔圓,一聽就知道來自上流社會,可Thor可清楚,當這傢伙發起飆來時有多麼的口無遮攔。

「你就不能閉起你的嘴嗎?Mr.Laufeyson?」他解開手上的繃帶,隨手拿過桌上的葡萄酒,用嘴巴咬掉軟木塞,啵的一聲。

紅寶石般的液體咕嚕咕嚕地傾倒而下,果實發酵的香味四溢,Thor咬著牙,傷口還是很痛。

「多麼奢侈的消毒方式。」Loki搖搖頭,「還是用我的酒。」

Thor已經不想回答他了,但遠離陸地的船艦上,淡水本來就極其珍貴的,更何況,現在倆人的處境都十分艱鉅。

海盜們因為只有Thor知道那座島該怎麼去而饒他一命,暫且對這位年輕水手尚稱禮遇,但是Loki……一看到他Thor就頭疼,當初自己幹嘛再把他從海底撈起來?

「若不是遇見你,我也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不會游泳的英國海軍。」Thor停止對傷口的沖洗,那股濃烈的酒香仍瀰漫在空氣裡,Loki嘿嘿地笑了起來,其實他八成是想說「軍銜這玩意兒是花點錢就能買到的吧?跟這一整船的酒、以及這些要從遠東運回利物浦的香料並沒有兩樣。」

 

真是無可救藥了,這些什麼也不會,卻能作威作福的貴族。

 

「哪,我口渴了,跟你討點酒喝行不?」Loki慵懶地側了個身,綠瞳在搖搖晃晃的燈火下染上一層金黃色,屋頂上垂下的鐵鍊因為他移動角度喀拉喀拉地響。

Thor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拎著那罐仍未將軟木塞塞回瓶口的酒走近床邊,Loki的兩條腿岔在床板上,身上僅裹了一條薄毯子,那是軍隊抓到俘虜後的標準處置動作,剝光衣服,才好繼續各種嚴刑拷打。

Thor顯然對Loki很好,除了一些躲藏時磕出的瘀血外,他幾乎毫髮無傷。

「謝啦,麻煩你餵食這個該死的囚犯囉。」Loki晃了一下手上的鐵鍊,頗有埋怨的意味,Thor沒理會他,掐住他的下顎往上仰,然後將酒送進Loki的喉嚨。

其實他也可以粗暴地拉著他的頭髮將Loki的頭抬起來,但Thor不想,原因很複雜也很簡單,複雜的可能要從他們家世世代代被貴族壓迫的歷史說起,如果可以,Thor不想和他們一樣醜惡,用階級去區分人類,更何況Loki.Laufeyson其人,僅管嘴巴刻薄,可從來沒鞭打或施虐於他的家僕。

 

簡單的部分則是,他不想傷害Loki,僅此而已。

Thor移開了酒瓶,通常要重複這個動作幾次Loki才會喝飽,他習慣了優雅的進食方式,就連在這種時候嚥下喉嚨的動作都必須慢悠悠的。

他仰高的脖子、蒼白而線條好看的脖子就像是那些昂貴的白瓷作品,喉結上下震盪的幅度恰到好處,彷彿與Thor的心跳合拍,然而那不小心溢出嘴邊的葡萄酒,正沿著下顎鎖骨一路滑到胸前,像一條暗紅色的血線。

「說起來我以前還真沒見過你呢?你在尤里西斯號上很久了嗎?」Loki舔了舔舌頭,不浪費船上任何一滴可供飲用的水資源。

「……你怎麼會對一個低階船工有印象?」Thor對他的話嗤之以鼻,Laufey是利物浦港的航運大王,底下養的水手超過了千人,不乏從皇家海軍退役的知名船員,怎麼輪的到Thor來給這些貴族「印象」?

LokiLaufey的獨子,含著金湯匙出生,偶爾做做樣子到港邊陪父親巡視一下,就能坐擁水手們努力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榮華富貴,上天是不公平的,你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

所以Thor無可避免的有些仇富心態,他是個孤兒,十二歲就在港邊搬運貨物賺些吃飯錢,十五歲毫無選擇地當上了水手,雖然極具航海天分,卻因為沒有後台,始終只能屈居於人之下。

他不擅言詞,但身強體壯與反應敏捷卻成了「能者多勞」的藉口,船長老是將吃力的工作扔給Thor,幾年前Laufey買下了他所在的船隊,更是苦難的開始。

這位有錢大爺專門做遠東的香料生意,大型貨船「尤里西斯」首當其衝,一年靠岸的時間不超過兩個月,船工累的像條狗,載運弄丟一桶就可能被拖去殺頭的香料之外,還得配合Laufey家族喜歡在船上開奢華派對的習慣。

尤里西斯就是他們炫富的實體成績之一,回到利物浦的那兩個月,滿艙的美酒美食,打扮光鮮亮麗的貴客絡繹不絕,水手們必須放棄休假,帶這些貴族到近海去放煙火或什麼,忍受他們在船上的各種放浪形駭,卻只能領取微薄的津貼。

Thor印象最深的有兩次,一是某個伯爵喝酒昏頭直接栽到海裡去,在冬夜冒著生命危險跳進海水裡將人撈上來的Thor獲得了一枚銀幣的打賞〈只不過他半個月的酬勞〉,再來就是這一次了,他救了Loki

「現在我保證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呀,你可是救命恩人哪!」Loki笑了起來,眼角的笑紋讓Thor聯想起鯊魚的腮,當他又開始叨叨絮絮地遊說Thor釋放他、在船靠岸時Laufey會獎賞Thor多少報酬時,這位年輕的的水手絕對沒忘記「別跟兇猛的海洋生物共游」這條準則。

「先煩惱我們該如何脫身吧,大少爺。」Thor壓低音量,站起身來,謹慎地掀開門板上的亞麻布,有個小小的視物孔能夠往外窺伺;他的房間在走廊盡頭,外面一有狀況馬上能一覽無遺,那些海盜搶了船之後淨是挑華麗的艙房佔,沒事是不會搜到這裡的。

但那也不代表他們對Thor百分之百信任,如果行為啟人疑竇,就算知道寶藏所在也不是絕對的保命符。

因此Thor在海賊頭子第一次找他「促膝長談」時就刻意吃了兩人分的食物,營造大胃王的錯覺,目的就是幫自己藏匿的人帶上一份。

 

話題又繞回來了,為什麼他會失心瘋的撈起Loki

那一天巨大的滿月映在海上,盜賊們搶了船。

Thor當時正掛在外側的船身上修補破洞,眼見被割喉的船長從前頭落水,他就知道出事了。

於是他將自己藏匿起來,長年都負責補船這種苦差事發揮了意外的好處,他深諳哪裡有對外窗可出入,通往哪個艙房也熟的很。

就在這時,一隻過分白皙的右手從眼前飄過,Thor以為是具死屍,沒料到海浪一翻,居然讓溺水者的半個身子露了出來。

載沉載浮的人穿著華貴的軍服,非常年輕,他不斷掙扎著,和Thor對上了眼也不求救,拼命想抓住船身垂吊下來的繩索。

無奈浪實在太大,他努力了幾次,卻被越沖越遠,上頭越來越多人被海盜們殺害後丟下來,血腥味瀰漫在空氣裡,這會引來鯊魚的。

Thor心一橫,沒多加考慮就跳下去了,等他發現自己幹嘛跳下去時,人已經被他救了上來,正裹在毯子裡瑟瑟發抖。

黑髮,碧眼,精雕細琢的俊美五官,這個人是Laufey的獨子,Loki

Thor認得他,船上每個人都認得他,此次行程是這位青年船東首次遠航,從加爾各答到利物浦,他有個海軍軍銜,罵起人來火力全開,連一向驕傲的船長都只能憋在原地任由Loki訓話,一聲都不敢吭。

「為了不讓盜賊們發現你的存在,我必須先限制你的行動。」Thor說,他拆開船板用來吊置物架的鐵鍊,稍加改裝,便將人綑起來了,雖然Loki並未反抗,但把人綁起來只是防範未然,一種出自下意識的動作,他看過那雙寧可冒著被淹死的危險拼搏也不願求助於人的眼神,如果放他亂跑,讓這張刀子嘴激怒海賊頭子,不知道會是什麼下場,更況且,Laufey的兒子不是普通值錢,Thor有預感如果Loki落到對方手裡會發生什麼糟糕的事。

走廊的另一頭傳來隱約的腳步聲,Thor示意他安靜,然後迅速拿了張毯子將Loki蓋了起來,上面還堆了一些書本、舊衣之類的雜物。

門板叩叩響了兩聲,Thor若無其事的應門。

「水手。」來人說,「天候不佳,我們無法從原訂路線走,必須借道賽倫之島。」

「賽倫之島?」Thor皺起眉頭,「不不不……那不是個好主意,即使只在惡魔之海的邊緣,船隻還是相當危險……」

「這是老大的決定,你無法質疑!」沒等Thor把話說完,對方毫無耐性的大罵,「你不願意也得行,給你兩天的時間,畫出航海圖來!」

語畢,砰的一聲摔上木門。

「賽倫之島?」待走廊的腳步聲越走越遠後,Loki輕聲開口,「那可是一個好地方。」

 

本篇收錄於合本《王子的新衣》中,公式站請點我

517的歐美only首販,由於趕不上印刷廠死線,這次只會做足量輸出,有興趣的朋友請填印量調查

不會全部貼完,在網路上只會發表一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kumo
  • Thor你窩藏貴族就窩藏貴族,把人家搞得赤身裸體雙腿大開四肢捆綁做甚麼,昏昏沉沉的午後,看見這段描寫整個人都瞬間清醒眼冒金光了呀! 鵰哥加油,捧著碗等後續XD
  • 我會努力的><拼命關窗中!

    周鳥 於 2014/05/12 0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