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好地方?」Thor皺起了眉頭,他可不認為。

那片終日瀰漫霧氣的海域他只經過過兩次,卻令人不願再回憶當時的細節,船長強迫全員用蜜蠟封住耳朵直到駛遠,整整一天,離開後,嚴重的耳鳴竟讓這位老練的水手丟臉的暈了船。

可這些不是重點,Thor親眼見證了賽倫之島的可怕傳說。

數百年來,難以計數的船隻在該地遇難,也有不少水手在經過那塊海域時發瘋或離奇死亡,船員繪聲繪影地說著惑人心神的海妖之聲,說著濃霧裡的邪魅身影,Thor是相信這些的,因為上次經過這裡時,船上的廚子就不顧眾人的阻攔跳下了海,他的臉上帶著極度滿足的神情,彷彿霧中有嚮往不已的事物,毫不考慮地縱身躍入波濤,被洶湧的大海奪去了性命。

船長說他死於癲癇發作,但大家或許更清楚廚子命喪汪洋的真正理由,好奇心能殺死的不只是貓,這位不信邪的中年人只往一隻耳朵塞蜜蠟,在墜海之前,他說自己聽見了故鄉的愛人正在呼喚他。

 

「大少爺,你真懂得海洋的兇險嗎?恐怕你對賽倫的知識是從某幅油畫或雕塑上來的吧?」Thor鄙夷地望著Loki,養尊處優的貴族只是把航海當作嗜好,跟與天搏命的水手在心境上是完全不同的。

「我當然知道呀,賽倫之島我去過好幾次呢。」Loki揚起了下巴,換了一個姿勢,鐵鍊又被他弄地匡啷匡啷響。

「要是你不相信,我能替你畫航海圖呀,你應該很棘手吧?那兒暗礁多,路可不好走……噢,如果你害怕我逃走或做出任何讓你為難的事,可以不必解開我的鎖鏈。」碧玉般的眸子又浮起從容而慵懶的色彩,「不過給我衣服穿吧?」

Loki咧開嘴,露出整齊的白牙,笑容有些戲謔,「除非你喜歡看我不穿衣服。」

 

這句話對Thor來說很奏效,他妥協了,翻出那套已經晾乾的軍服要替Loki套上,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麼聽話,總覺得撈了Loki之後,腦袋就有些昏昏沉沉。

「那再做件好事吧,幫我擦完身體再穿,葡萄酒還有果糖成分,我可能會長螞蟻。」

「你可能沒葡萄酒那麼甜。」

Thor瞪了他一眼,儘管反唇相譏,他還是照作了,得來不易的清水連用來清洗傷口都捨不得,居然用在這個可惡的要求上。

Loki半跪了起來,這樣的姿勢方便讓他擦拭。

不得不說這副景象讓Thor有些不知所措,明明是同性的身體,卻讓他有些頭昏腦脹,他不知道這算不算性衝動,水手的生活是很苦悶的,禁慾過頭了,一點刺激就能星火燎原,帶著女人走遠洋行程是禁忌,只能在靠岸時到港邊尋花問柳。

Thor不喜歡付錢幹那檔事,他覺得彆扭,廉價而刺鼻的香味與硬是擠出來的笑臉掩飾不住女人眼中的哀戚或是貪婪,他只試過一次就敬謝不敏了,反正生理問題勉強還是可以靠自己解決的,沒有必要跟大多數的船員一樣流連於虛假的溫柔鄉。

那麼,會不會有快要把持不住的時候呢?

骯髒的酒館裡,女侍的衣裝一個比一個曝露,雪白柔軟的胸脯呼之欲出,靠著他的手臂輕聲細語時,Thor總是慶幸著自己不帶食費以外的開銷下船。

 

窮鬼。

你該不會是性無能吧,窮鬼。

啊啊,我知道了,你喜歡的是男人,老娘可以介紹幾個在賣的男孩給你,可惜你付不起唷?

 

濃妝豔抹的女人在知道他沒有交易的打算後總是各種粗鄙的言語羞辱他,對Thor而言,只是不希望這種關係用金錢來衡量罷了,這樣會令他覺得自己和那些慣於擺出高姿態剝削平民的貴族一樣,而現在……

微妙的,他是不是正在被一個趾高氣昂的貴族剝削?

他想不是的,單從視覺的感知而言,其實算的上享受。

他做過高級艙房的清潔,擺在裡頭裝飾用的藝術品,裸身的雕像或畫,許多都和Loki的身體一樣美麗。

那是一種超越性別的美麗,Thor打賭無論是男女都會多看上幾眼。

Loki有著相當結實的線條,幾乎沒有一絲贅肉,像畫裡的希臘神祇一樣,他的皮膚很白,乍看之下猶如精美無比的搪瓷,比起冷冰冰的瓷器,流淌在身軀底下的血管及溫度彰顯出生命體特有的魅力,讓這份完美更上一層。

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胸口、因船艙裡的悶熱而流過鎖骨的汗水、灑落的葡萄酒造成的暗紅線條一路延伸至腹部,Thor嗅到他身上的味道,那是很淡、很淡的麝香味,其實那應該不是麝香味,Loki在被他從海裡撈起來後就被剝光了衣服避免失溫,沒有辦法再去抹些香膏或什麼,所以Thor也弄不清楚那股味道究竟從何而來。

不過他倒是從Loki身上抹出一些鹽粒,儘管Thor動作非常應付,只是草率地抹完上半身。

「好了。」Thor扔掉蘸水的布條。

「天哪,我能好好地拜託你嗎?」Loki有些不耐地翻了翻白眼,「能不能擦地再仔細一點?」

Thor不可置信地瞪著他,「這是你有求於人的態度?」

「不然你要我對你怎麼樣?下跪?我已經跪過了。」Loki將身體往後挪,從跪姿又回到原先坐在床板上的姿勢,「你以為我不想自己擦身子嗎?是你不信任我,不肯鬆綁!交出航海圖是我們唯一的機會,等到脫險時,你會感謝我的,現在快讓我穿上衣服吧?還有正事要辦。」

Thor沒有回應,沉默且認命地拿起布條,他真想搧自己兩巴掌,幹嘛那麼聽Loki的話?現在的主導者可是自己啊,這位搞不清楚狀況的大少爺!

可惜他沒將腹誹說出來,只是用眼神略略表達自己的不滿,Thor深吸了一口氣,先從手臂擦起,那股淡淡的麝香味變濃了。

「我道歉,不該對你頤指氣使,只是身上又黏又癢,又沒辦法自行清理,只好麻煩你。」Loki的語氣軟了下來,表情還是有些不悅,「……從掉進海裡後已經兩天,越來越不舒服……脫困後我一定會好好重賞你,或許給你一艘船。」

他別過頭,岔開兩條腿,Thor突然呆了一下。

「拜託了。」Loki的頭更側了,顯然也覺得很難為情。

Thor又倒了一些水,開始擦拭Loki的上半身,他知道怎麼把船身清理乾淨,應用在人體身上也一樣吧?不過,刷船板需要用力,貴族長年嬌生慣養的皮肉,禁不起那樣的折磨。

他的動作很輕,像對待名瓷那樣小心翼翼,不是基於Loki允諾的獎賞,總之他就是小心翼翼,連呼吸都不敢太重,深怕弄碎了什麼一樣。

布條滑過了Loki的腋下,那裡有一些柔軟的毛髮,四週的肌肉紋理相當漂亮,也許是錯覺,又或許是Loki心裡緊張,胸口起伏的節奏不是很規律,比膚色略深的乳首也稍稍挺了起來。

……該死。

Thor移開眼睛,這又什麼好害羞的?在船上哪個水手不打赤膊?

可是他還是帶離視線了,這居然比酒館女侍柔軟的奶子擠著他的臂膀更教人無所適從。

Loki沒再講話了,他仍別過頭,微微傾起上身,要Thor別忘了還有最容易藏汙納垢的地方要清。

Thor解開Loki腰間的那塊布,腹部兩邊,髂骨凹下的線條十分漂亮,令他想到傳說中的賽倫,那美的不分性別的妖物,眼前的這一隻下方不是長滿青鱗的魚尾,而是一雙人類的腿,雙腿間自然藏著他的男性性徵。

他瞄了一眼,臉就整個紅了起來,下意識地握起拳頭,那是Thor緊張的象徵,指甲陷進染血的繃帶,壓迫傷口,痛覺讓他清醒過來。

 

「……我放開你。」

過了大約半分鐘,Thor像解開猛獸口罩那樣替Loki鬆綁,轉過身去不看那具赤裸的男性身體。

「你最好暸解自己在這艘船的處境比我還危險,別輕舉妄動!」他的語氣有些微慍,老實說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太棒了,真是感激不盡,綁了兩天,手都麻了。」Loki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口氣,然後是布料在身上梭磨發出的聲音,沒多久後,他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我們現在的經緯度在哪裡?」Loki撥了撥頭髮,上面也有些鹽粒,但以一介俘虜的身分要求在船上洗頭,真的太超過了,所以他只是拿起那條蘸水的布使勁擦著自己的滿頭黑髮。

 

 

本篇收錄於合本《王子的新衣》中,公式站請點我

 

517的歐美only首販,由於趕不上印刷廠死線,這次只會做足量輸出,有興趣的朋友請填印量調查

 

不會全部貼完,在網路上只會發表一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