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提到母親的名字,Loki的神情果然出現微幅變化,Thor趁勝追擊,這些年來從事「獵人」這份工作習的的技巧,可不光是打鬥搏擊這麼簡單。

「讓我猜猜你前天發生的事吧,那是一個下著綿綿冬雨的夜晚,你在卡斯巴城堡附近被推出通道,那兒恰巧有一個出口,幾乎耗盡精神力的你非但無法言語,還沒辦法走遠。這時,有個混混誤以為你是肥羊觀光客,將你拖進巷子裡企圖搶劫,你順理成章地吸乾了他,讓自己能夠行走……然後你來到酒吧裡,為掩人耳目,裝做一般的人類,地球的文字你並不懂,幸好語言是相通的,所以當酒保問你要來點什麼的時候,你隨手指了菜單中央區塊最大的每日特調,殊不知那是冰酒,不是你需要的熱食……目前為止的經歷,我猜對了嗎?」

Thor自信滿滿地看著Loki,他沒有肯定也沒有反駁,只是將視線定在Thor身上。

「然後,我們來做個假設吧?假使你從我這裡離開的話。」Thor繼續侃侃而談,語調從容,這是他遇上強大且保有理性的對手時會用上的談判,能不打起來最好,只要雙方應允條件,和平才是最漂亮的解決之道。

「首先,你將獲得神盾局……也就是這裡的主管機關的追捕,噢,有點像是出入境管理局那樣的機構,只是手段激烈點就是了,要是落到他們手上,也許你會被關一輩子,也許人類會將冰霜巨人的身體結構拿來當作科技產品的新參考……總之不是什麼愉快的事。」Thor聳了聳肩,「最慘的是你將不會再回老家,不會再見到你的王國或是母親……這樣,你仍然想要走嗎?」

他停頓了一下,Loki依舊沉默,那是陷入思考的眼神,比先前減了一份犀利,多了一些遲疑。

「反之,跟著我,你會受到保護,不僅有資源可以應用還不必擔心被抓走,我想,過不了五分鐘,你就會重新選擇所做的決定。」Thor看了看時鐘,時間果然差不多,那些人正到達他家的巷口,踩著石階上來。

這算是經驗與觀察力結合的完美偵測,阿斯加德人的耳朵能聽到幾百公尺以外的腳步聲──尤其是神盾局特工專屬配置的,埋了稀有元素鈑金片板的皮鞋,叩在硬地上的聲響落在他的聽小骨上時,比馬蹄還響亮。

 

一串機械式的啾啾鳥鳴,門鈴響了,Thor看了Loki一眼,起身。

「如果你是聰明人,就乖乖別出聲。」遣詞裡略帶恫嚇,他若無其事地打開了門,門框外鑲著坦吉爾的灰石階梯及兩個中等身材的男人,西裝革履、笑容可掬。

「日安,雷神,希望我沒打擾到您的早晨。」站在較前方的男人笑地尤其和善,臥蠶把眼睛擠成彎彎的形狀,看起來就像隨處可見、殷實且任勞任怨的上班族。

Coulson探員大駕光臨,我歡迎都來不及了。」Thor也立馬堆起笑容,熱情地招呼著。

「我們正在吃早餐呢,還有些麵包,我去烤一烤?」他不著痕跡地將身體向內側,故意讓Loki出現在西裝男人們的視線裡,Loki顯得有些侷促,但他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孩子,知道這個時候該做什麼。

他望向兩個陌生人,輕輕頷首點頭,當作是say hi;帶頭的那個,被稱為Coulson探員的男人饒富趣味的看著他,嘴角勾起一抹幅度不大的淺笑,另外一個人則是面無表情,右手叉在口袋裡,好似裡頭裝著武器。

「……這位是……?」Coulson走進屋內,後面的人順勢將門帶上,砰的一聲。

「他是我弟弟。」Thor綻出十足開朗的笑臉,不假思索地回答。

「喔?你們長的並不像?」Coulson還是瞇著眼睛,但Loki能看得出笑彎的眼睛裡透出警戒,Coulson不高大,也絕非逞凶鬥狠的類型,可那雙眼睛就是會讓人想到狐狸,或是黃鼠狼。

「養子,他是我老爸的養子。」Thor的反應也很快,自然流暢地不像在說謊。

「我沒有冒犯的意思,確定是您的家人,我就不會為難的;不過,有些行政程序還是該公事公辦,望您體諒。」Coulson從西裝內側的暗袋裡掏出一張紙,交給ThorThor接過,二話不說地拿起玄關架子上的筆,在上面寫字。

「既然您願意擔保,那我就沒理由不相信您了。」Coulson收回紙,折地妥妥貼貼,放回內袋,清了清喉嚨,睜大了他的眼睛。

「可是……有關於令弟出現的疑點,當局還是會希望能夠釐清一下,畢竟當晚出了人命,而你們在酒吧裡的互動似乎也有些奇怪……」

「那是因為我們一百多年沒見了,我離開時,他不是現在這個樣子。」Thor回答了真話,Coulson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話又說回來……老兄,他剛從別的世界過來,身體很虛弱,腦子也不太清醒,如果可以的話,晚點再問他話也不遲。麻煩你向上級通報吧,Fury會賣我這個面子的,看在我第一季仍然是排行版冠軍的分上。」Thor搔了搔頭,看上去有些歉意,他表現的很恰當,雖然是下逐客令,卻不會過於強勢。

「好吧。」Coulson也懂了,他拍了拍西裝上的雨珠子,外頭可能又下了一些雨,依舊用那副笑著的神情說:「那麼令弟身體比較恢復後,請務必帶他到局裡喝杯咖啡,阿斯加德來的,神盾局都會奉為貴客的。」

「那麼,是否能收回這小玩意兒?」Thor從門眶上摸出一個比扣子還小的金屬片,在Coulson面前晃了晃,「我們是同事,建立在信任上……Fruy不是常常這樣說嗎?別搞偷聽這一套了,我弟弟現在還不能講話。」

「好的。」Coulson瞪了後頭的那人一眼,將金屬片塞回自己口袋中,「那麼先告辭了。」

他走的倒是很乾脆,沒有回頭,也沒再留什麼能夠監視室內動靜的設備在Thor家,Thor還是謹慎,等著確認方圓五百公尺都撤哨之後,才大大喘了一口氣。

「我們被盯上了。」他說。

Loki低下頭去望著床單,似乎在整理一些情緒,Thor拍拍他的背,他嚇了很大一跳,用不解帶點憤恨的眼神望著Thor,儘管只有一瞬間就恢復正常的表情,Thor還是看見了。

「還需要我繼續分析利弊下去嗎?如果你不是掉到坦吉爾、不是遇上昨天是由我出勤的話,恐怕在你付不出酒錢的那一刻,就直接被其他的獵人架進神盾局了。」Thor壓低了聲音。

「聽著,也許我們當時很不愉快,但是你都來到我的跟前,我實在無法看著一個老朋友遭受到什麼意外。你可以恨我、討厭我,可是不能否認,如果你想在這裡活下去,必須仰賴我。」

他的一番話讓Loki無法立即做出反應,這些都是事實,全然陌生的環境、無法預知的危險,如果不是Thor,他昨天在酒吧裡就會被抓起來;暫時失去力量的魔法師就算是孱弱的地球人也不會視為威脅,Loki或許可以凍起一、兩個活人,可是若碰上十幾個人的圍捕,他現在就不會坐在柔軟的床鋪上,胃裡有暖和的湯,而是被綑綁在硬梆梆、拘禁或實驗用的鐵架上。

「是時候告訴我了。」Thor搬了一張椅子到他前方,雙手撐在倒放的椅背上。「你究竟碰上了什麼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