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10

「……找到了雷瓦汀的所在地後,你有什麼打算?」

「想辦法搶下它,然後回到約頓海姆吧。」Loki回答的輕描淡寫,卻這無疑是異常艱鉅的任務,妄想操控遠古的聖物是一回事,冰霜巨人與火焰之劍南轅北轍的屬性也是一回事,眼前擺著的最大問題是,倘若雷瓦汀真的在神盾局建造的「基地」裡,該怎麼突破警備進入就得耗上一番功夫。

「放心,我不會拖累你的,看來你在地球也有了當時積極追求的自由生活,我又怎麼有臉再度成為你的絆腳石?」Loki的語氣有些揶揄,雖然已經過了對前一段感情的煎熬期,終究還是很難完全放下。

Thor靜默了,聞言有些難堪。

他從來沒想過在這種狀況下會撞上昔日愛人,更沒想過對方的身上會背負著沉重的國仇家恨;重返故土之路迢迢,奪回政權的機率又渺茫的幾近絕望,千辛萬苦脫困後,Loki大可一走了之,在地球躲段時間,等到Fryre放棄搜尋時,編造新的身分展開生活,和當初的Thor一樣。

Thor也了解兩人的遭遇完全無法相提並論,撇去毀婚這點不說,自己的離開對當時的阿斯加德無傷大雅,不過,Tilda女王的唯一血脈之於現今的約頓王室,可以說是關乎存亡了。

Fryre肯定對Loki的逃亡憤怒吧?或許已經派出追兵,在九界各處追捕了,這可是天大的麻煩,沾染上的話,別說平靜的生活被打亂了,就連自己的安危也成了大問題。

Thor舒了一大口氣,庶出子女的身世以及種種經歷,讓他素來對捲入與自己無關的糾紛敬而遠之,不過這一次,他決心為Loki破戒,並非出自於愧疚、同情或補償心態,原因很單純,他就是想要幫他。

「我有個提議。」很好,聲音聽起來比較有精神了,Thor的身體很健壯,恢復的速度也很快,原本凍的發白的嘴唇,浮現了一絲血色。

「找到了之後,就讓我送你到基地吧,憑你自己是無法突破重圍的,我為神盾局工作已經超過二十年,他們辦事的方法我很熟悉。」

「喔?」Loki吊起一邊的嘴角,「我應該感謝你的好心嗎?要是不小心害你丟了工作,我可承受不起啊。」

「但你不可否認的是,識時務者方為俊傑,對吧?要是沒有神盾局的資料,你也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找到可能的線索。」Thor避免強調自己的功勞,刻意斟酌過詞語,他一向知道該怎麼說服Loki,就連分手的時候他也讓約頓有名的「銀舌頭」默默看著自己離開。

Thor.Odinson,我真恨你。」綠色的眼珠子狠狠白了他一眼,「最艱難的時刻居然還要和你糾纏。」

「所有的安排都有它的道理在,不是嗎?你都來到了我的跟前……」

「我再過兩天就會滾出你的視線,這兩天打擾你自由的生活,就當作先前約頓待你不薄的回饋。」Loki依舊沒有停止口頭上的嘲諷,Thor皺眉苦笑,好吧,他了解這是驕傲王儲好強的表現方式,說這種話的同時,也是為了將最脆弱的一面壓到情緒的最底層,才不會讓自己提前崩潰。

 

晚餐,Thor強拖著疲倦的身體出外買了份量足夠的麵包與肉類,小腿還在抽筋,彷彿繞著整個港口跑上三圈,回程還特地買了一些甜食好塞住Loki的嘴,除了補充更多的熱量之外,還能讓他暫時別想著要怎麼離開。

說到底,舊情仍在,Thor不想要Loki受到任何傷害,而對於LokiTilda女王以及整個約頓海姆,一直存在卻被故意忽視上百年的虧欠感,正隨著時間而擴大。

他並不討厭Loki,一點也不,只是在當時,對「愛」仍顯懵懂的年紀,雙方就因為兩國之間的期望被湊成了一對,想起來既宿命,又有些可悲。

Thor的生母就是這樣度過短暫的一生,被娘家以宣告忠誠為由送進金宮,嫁給自己根本不愛的男人,印象裡的她總是多病且抑鬱,儘管Thor與她相處的時間不多〈Thor六歲之後,就因為母親的病情加重而交由Odin的正室Frigga撫養〉,小小的他仍能在偶然的會面中,感受到母親身上傳出來的腐朽氣味。

那是當一顆心如同死水、生命逐漸黯淡的氣味。

其後,他被扔到約頓海姆當作人質,闊別多年,回到故土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母親的遺物,然後,在那間鎖了母親十幾年的華麗房間裡,在那些長滿灰塵的書頁夾層之中,他發現了母親寫下的手記。

她嫁給Odin時只是個十七歲的女孩,Odin待她並不壞,給她華麗的衣裳、精緻的飲食,甚至保障女方眷族的富足與平安;母親曾經以為這就是「愛」,如果不是在等待著肚子裡的孩子出世時發生了那麼一件事,也許她這一生,就不會那麼快結束。

就像許多稗官野史中會提到的三流情節,國王的側室愛上了朝夕相處的侍衛。

她知道這件事影響有多嚴重,因此連對方的名字也不敢寫下,她不敢向對方表白,只能默默地生下Odin的孩子,默默地看著侍衛和平民女子結褵,幸福快樂的模樣。

於是她病了,開始嫉妒起身邊所有能得到愛的人,變的陰鬱而瘋狂,被麻木感壓制的病灶日漸蠶食著她,最後終於撒手人寰。

Frigga似乎隱隱約約知道這件事,所以她召了Thor回國,要他帶走生母留下的東西,就是為了保全女人的名節以及侍衛一家人的性命。

「在你面對婚姻之前,請仔細想想。」Frigga沒有翻開那些手記,直接了當地召了一把火,在Thor面前,將其母十餘年的痛苦與掙扎,燒的一乾二淨。

「但願你不要、或令別人也踏上相同的命運,這種苦,可以延續一輩子……這時,你會開始痛恨神族漫長的壽命的。」她淺淺一笑,帶著苦澀,像在說給養子,也像在說給自己、以及際遇相似的亡者聽。

阿斯加德之后端莊嫻淑、雍容大度,這是Thor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窺見,原來溫柔的Frigga心中也藏著些許黑暗。

 

「試試?」Thor擺了一塊閃耀蜂蜜光

、烘烤成金黃色的可頌麵包,他跑了三條街,才在連鎖的美式食品店裡買到,思緒又繞了回來,他不討厭Loki,一點也不,否則他也不會記得Loki喜歡吃的食物種類,記了上百年,只是,Thor未能定意,能不能將這份關心稱之為愛情,縱使在交往期間並不乏發生肉體關係。

Loki看也沒看他,逕直抓起了麵包撕咬,他吃的有點急,眼睛下方浮現了不明顯的陰影,施行法術原本就是極耗體力的事,尤其在長途穿越空間之後,可是時間寶貴,他沒有辦法等到自己完全復原,母親還在尼芙爾海姆的冰牢之中,生死全掌握在Fryre手裡。

Thor識相不再找他搭話,順手抽過平板電腦,審視他定位的幾個基地,這些神盾局列管的基地性質各有不同,有的出產稀有金屬的礦坑、有的是隕石砸過的大坑,還有些就直接在博物館裡面〈恐怕是收藏的某個文物被神盾局認定可能造成影響〉,包羅萬象。

Natasha給了他二十來個座標,這是摩洛哥及突尼西亞目前的基地數量,刪去不可能的那幾個,若是以Loki和他的體能逐一進行搜索,也需要二至三天。

他一次買齊食物的量,囤在家裡,如此一來就可以省下外出的時間,除了時間緊迫之外,他其實還有一點不安,說不上為什麼,總之大腦就是告訴他:一定得盯著Loki看。

怕他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那不可能,Loki儘管恨他的背棄,可是輕重權衡也是懂的,那麼,不安又是從何而來?

Thor假想過一個情況,要是他一覺醒來發現Loki不告而別,那恐怕就是當前最害怕的事,他明白Loki想做的事有多危險,可Thor也不知道,自己能夠陪著他走到哪一步。

還有……那些回憶,過去相處的種種,時不時就會浮上來纏著Thor的腦袋,讓他困擾非常,自責與愧疚感與冠冕堂皇的理由兩相爭戰,除了在這段時間儘可能對Loki好之外,Thor也想不出解決之道了。

因此他和Loki都在勉強自己,無論是彼此的相處模式、或是體力上的負荷,他們同樣疲累,並且惴惴惶惶。

餐後,連食物都來不及消化,搜索又開始了。

當天晚上他們重覆著失溫、脫力、進食的過程,直到再也擠不出一絲力量、再也沒有精神去在意,兩人之間的距離有多接近。

Loki就靠在Thor的肩膀上,他睡了,睡的很沉很沉,均勻的鼻息噴在Thor的頸子上,兩片薄唇緊抿著,不再吐出任何尖酸、嘲諷的字句。

Thor突然之間醒了,他想爬起來喝杯水,才要起身就感覺到肩上的重量。

坦白說,這傢伙沒有什麼改變,就算是性別不同了也是,終於舒展的眉毛垮了下來,讓那張臉看起來更稚氣,嘴角拉直的弧度總是讓Thor想到他們許久以前看過的,夜晚的海平線,靜謐而清冷,翻湧的海浪與噬人的波濤在這一刻彷彿不曾存在過。

這樣睡隔天醒來會肩頸痠痛的。

心裡想著,Thor輕手輕腳地將靠墊挪過來,抽起自己的肩膀,這個動作再熟練不過,Loki以往時常靠著他睡,醒來的隔天往往叫嚷著脖子拉傷,最後他索性趁Loki熟睡時將符合人體工學的枕頭放在原本是肩膀的位置。

好輕,怎麼變成了男人,還是那麼輕?

Thor皺起眉頭,原因他也清楚,命運毫不客氣的將磨難加諸於Loki的身上,本應閃爍著綢緞光澤的黑髮,在燈光的照射下,竟然呈現出營養不足的枯黃黯淡。

他咬了咬下唇,想要伸手觸摸微微凹陷的臉頰,懷念卻又哀傷的情緒湧了上來,屈起手指停留在空中良久,遲遲沒有落下。

最後Thor輕嘆了一口氣,無聲地離開床鋪,給自己倒了杯水,順便關上頭頂的燈,床上的Loki含糊地「唔」了一聲,頭往靠墊裡蹭了兩下,好像那是某人的肩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漾
  • "Loki以往時常靠著他睡,醒來的隔天往往叫嚷著脖子拉傷,最後他索性趁Loki熟睡時將符合人體工學的枕頭放在原本是肩膀的位置。"
    "床上的Loki含糊地「唔」了一聲,頭往靠墊裡蹭了兩下,好像那是某人的肩膀。"
    這兩隻好有愛(≧∇≦),Loki喜歡躺(?)人家還嫌脖子酸XDD(不過葛格感覺真的蠻好躺的),兩人現在雖然沒有在一起,不過身體、心靈依舊是記得對方的,畢竟相處了幾千(?)年了...好想直接把兩人推入洞房啦!!((在幹嘛??!!

    喜歡甜食的男生好可愛(//∇//),湯抖森演的Jane我也可以!!(喂喂),這樣就不用神聖的接吻平台了(葛格太高了嘛)。其實推薦影片給鵰大我也很開心,因為身邊都沒有可以聊湯湯、錘基的朋友,很高興能藉由留言來分享 o(*゚▽゚*)o
    值晚班辛苦了,加油( ´ ▽ ` )ノ
    話說如果晚上有人叫你千萬別回頭哦...((又在幹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