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14

「最近半年間,西南面的五個基地都進行了防火牆工程,當然官方答案一律是因為發現了天然氣或油井,不過你查查看吧,應該會有收穫。」Thor咬了一口牛肉漢堡,回程途中他還是買了些高熱量的食物,在外頭折騰一趟,回家也沒精力弄吃的了,最多開幾個罐頭,加點水煮成濃湯,剩下的分量還是指望方便的外食吧。

「可以的話早點收拾行李,如果編號A開頭的基地的話,早上10點就有車,那幾個地方都算大點,要是在別的地方的話也可以跟總部借車前往……對了,如果真的找到雷瓦汀,你能仿製它的能源嗎?總不能在你沒離開前就露餡。」Thor今天比昨天更多話,關起門來就說個沒停,表面上他仍是鎮定的,可Loki就是覺得哪裡很怪,或許要瞞著組織「偷東西」讓Thor覺得很緊張吧?又或者他根本沒把握能蒙混過去。

計劃聽來魯莽,而且卡在時間有限,Loki又人生地不熟,榨乾腦汁也想不出更好的替代方案,是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看著辦了。

他們的打算是這樣,Loki佯裝和「哥哥」去看上班的地點,到達基地後,Thor假意替弟弟打通關節,帶著酒食「慰勞」同事;基地裡的守衛是很無聊的,沒狀況的話都是一些例行的巡邏工作,現在的設備大多自動化了,有些規模沒那麼大的基地甚至還不需人工巡邏,警衛只要在保安室裡調調監視器鏡頭即可。

Thor是資深的神盾局人員,要成功降低他們的戒心不是難事,他會帶上令人難以招架的好酒,趁酒酣耳熱之際將監視器系統做手腳,好讓Loki潛入核心,將仿品與聖劍調包,在這個階段,要做出能騙過機器的幻象,格外重要。

Loki篤定地點點頭,雷瓦汀本來就不是地球的東西,人類不可能比約頓的天才魔法師更了解這些來自異界的遠古聖物,他只需要一點火焰的殘影就能製造出幾可亂真的贗品,效能能夠撐上三到四天,等到東西到手、順利離開基地後,再來才是擔心如何回到約頓海姆的問題。

他不知道Thor會不會一起走,也不想開口問,關於這點,Loki還是有點彆扭,雙方現今除了朋友之外沒有任何關係了,Thor的確沒義務為了自己放棄經營已久的平靜生活〈跟王室的爭權奪利比起來,殺殺異界生物已經算很平靜的生活了〉,麻煩他到找到雷瓦汀這一步,的確已經是仁盡義至了。

「嗯……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儘快……」Thor又開始說話,他才將漢堡咬了兩口,沒咀嚼完全就硬生生吞下肚子,食物卡在喉嚨裡,他連忙猛灌一杯水嚥下,彷彿有人在催促著。

果然,杯緣才一離口,Thor的表情就變了,細微地變的有些凝重。

「……有件事,雖然只是小道消息,但我覺得有些不安,必須跟你說一下。」

Loki停下湯匙,抬起頭來,眼前的濃湯正冒著熱氣,食物的香氣不斷竄入鼻腔。

「你越界的出口……城堡附近那個,昨天有動靜,雖然可能是你穿越時造成的磁場干擾……這種東西很不穩定,誤差是常有的事,但是……」他頓了頓,有些遲疑地擦擦嘴唇四周,將方才喝太急而溢出的水珠抹掉,「我不是很懂,但是只穿越了一個人,有可能這麼快被偵測到嗎?」

「很難說,有兩種可能。」Loki眉頭簇了起來,Thor的話讓他想到一件重要的事。

「一是越界當時,我身上乘載的能量太大,殘留下來的磁場也強,二是……」

「噢,不。」Thor不自覺地嘖了一聲打斷Loki的話,他也想到那個更糟糕的後果了。

華納海姆的追兵來了,Fryre不是省油的燈,花點時間,要找到Loki穿越到哪個世界並非難事。

「往好處想,他不知道我召喚的是雷瓦汀,也不知道雷瓦汀在地球。」Loki放下湯匙,直接捧起濃湯喝了一口。

「……我知道,這兒是挺隱密的,可是我不清楚高段魔法師的追蹤術可以精準到什麼程度,只是擔心……」Thor的右手握成拳頭,下意識往桌面一砸,力道不重,卻還是發出了「扣」的一聲。

「人數不多的話,我可以應付……但是……真可惡,現在偏偏沒辦法申請神盾局戒護……」他看起來有些懊惱,Loki想,入門後不尋常的多話反應,或許就是這件事加諸於Thor的不安。

「人類的熱兵器傷不了他們,來多少人只是死多少人,Fryre奪了冬棺之後,可是比你老爸還難纏。」Loki聳聳肩,Thor的懊惱情有可原,這傢伙只是身手好力氣大,來到地球的他什麼也沒帶,失去特別鍛造的武器,對上Fryre的魔法,根本就是在賭自己在對戰幾分鐘後被生擒而已。

「所以我們現在只有搶快了,但願他們不要一次來一隊人好。」Thor又開始進食,他的焦慮越來越顯而易見了,Fryre的能耐加上冬棺的力量,現在的他們根本無法匹敵。

 

「來吧!」Thor熟練地往床上一橫,胃血衝腦的昏沉加上失溫,令他馬上陷入了接踵而來的回憶之中。

人類老是說在身體最接近死亡時眼前會快速出現過往的景象,或許就是現在這種情形。

他聽到火堆燃燒,樹枝發出的啪嚓聲,一個有著壁爐的房子,家具都是木造的,造型非常簡單,一點也不像宮裡的用品,牆上,一座鹿角怪的頭像張牙舞爪,栩栩如生的眼睛以約頓海姆盛產的黑岩磨成,映著火光與窗外未曾停過的雪。

Loki躺在床上,只裹了一張巨爪熊的皮,微卷的黑色長髮垂在光裸的肩上,她像只貓似的伸了個懶腰,發出撒嬌似的氣音。

「我們來賭今天雪會不會停。」她翻過身看著Thor,手肘正巧擋住了微微隆起的乳房,比雪還要白的腿整條晾在熊皮外面,就算看到的只是窗子上的倒影,也夠讓假意觀察天氣的Thor面紅耳赤了。

那是他們發生關係的第一次,一次都是這麼自然而然,雙方都很明白這一天一定會來臨,可是衝動過後,腦袋冷靜下來的那股侷促感還是叫Thor不敢轉過身去正視。

「……我猜……會吧?」少年有點結巴,從人類的成長標準來看,他應該只是個十七、八歲的半大孩子,少女更年幼,或許只有十六歲。

然而偷嘗禁果是雙方父母允許的,他們甚至樂見其成,因為ThorLoki的結合對阿斯加德和約頓可是好事,若是很快懷上孩子的話,那就更喜氣了,有了子嗣意味著Loki擁有正式繼位的資格,冰雪王國的最高領導人,將落入這位年輕母親的手中。

「要是雪不停的話,我們能做些什麼事?」她的嗓音並不高亢,但是柔和中帶點清冷的特質,卻讓這朵高嶺之花更為誘人。

「……呃……」Thor忍不住回想夜裡的細節,內心交戰一陣,他決定將火堆弄的小一點,然後滾回床上「取暖」去了。

在很年輕的時候,他們的確算的上激情,在肉體的歡愉上,耗盡心思取悅著彼此。

他聽過一個說法,關於夫妻間的相處之道,在那個保守年代,只要是貴族,婚姻必然是父母之命,所以他們儘可能熟悉對方,最好能愛上對方,性愛無疑是最好的方法,他和Loki個性南轅北轍,但是在床上卻契合的要命。

不能不說那是一段美好的時光,當他們「努力」去愛彼此,現實的巨輪,確滾動的比想像中更快。

──成婚吧,為了你的國家。

病危的父親這樣對他說。

Loki是個好對象,娶了她,就算你是庶出,在約頓海姆仍然擁有崇高無比的地位。

冷靜聰明的養母也這樣說著,或許她認為愛在責任之下可以被培養,因為FriggaOdin的感情,就是這樣來的。

然後,你的其中一個女兒將會繼承約頓海姆,她將擁有一半的阿薩神族血統,等同於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地拿下北方大陸的二分之一。

他的弟弟,嫡長子Balder的算盤打的響,他望著約頓地圖上標示稀土礦藏的分布,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

 

於是Thor越來越迷茫,他常發呆地望著窗外飄落的雪花一整夜,就是避免去想那些令他害怕的問題。

好比,抽去利益的結合之外,Loki是不是還會投入自己的懷抱?

又好比,那些令人沉迷的性愛餘韻,不過是刻意營造的愛情假像?

當一方開始疑惑,那就注定了關係生變的開始。

Thor其實忘記了分手那天Loki到底有沒有流淚?噢,那不能說是忘記啊,而是他壓根兒連Loki有沒有哭都不敢去確認吧?

不過,無論如何,Loki一定會很傷心的吧?當初為什麼允許自己讓她這麼傷心呢?

真是窩囊斃了,你這個混蛋,Thor.Odinson.

他一邊自厭地想著,眼角滑下的淚水是「解凍」後的產物,不過真夠符合他現在的心情了。

回想起往事,不知道為什麼,Thor覺得很難受,就像有塊大石頭壓著他,然而隨著體溫升高,意識也逐漸被拉回現實,Loki在他的眼前再度成形,不同的是,已經不是當年纖弱的女子。

 

「……找到了……」Loki的聲音顫抖著,後頸沁出的汗水滑過鎖骨往下掉,砰的一聲,體力不支地癱在Thor身邊。

「在第二組座標……雷瓦汀就在第二組座標……」原本應該要是振奮的語氣被力量耗盡的虛脫感取代,但Thor還是從他臉上搜索出一絲笑容,雷瓦汀的出現無疑是大海中的一截浮木,有了它的下落,Loki的行動才能繼續下去。

「第二組嗎……」Thor咬了咬下唇,苦撐著身子爬了起來,連續兩天,不斷被吸取熱能的經驗居然他的身體較為適應這種不尋常的失溫,恢復期變短之外,他甚至還有氣力爬起來灌熱水。

「第二組?」他抓過平板端詳,上頭的座標四周幾乎沒有任何標示,代表此處是無人區。

「那就是B15基地了,在大漠邊緣,守衛人數很少,要去的車得先預約。」

「大漠邊緣?」Loki重覆的Thor的話。

「嗯,撒哈拉沙漠。」他出示平板讓Loki看,畫面已經切為實景照片──當然不太算是真正的實景,取的只是概括的地貌,一望無垠的黃沙以及高懸頭頂的太陽。

「是地球上最大的沙漠,也是氣候最糟糕的地方之一。」Thor搔了搔額角,為何雷瓦汀哪裡不選,偏偏選在這麼刁鑽的地方?一般要找涼缺的人,是不會想往地獄裡頭走的。

這時候,只能祈禱神盾局不會對他的動機起疑了。

Thor的四肢已經能自由運作,適應力真強,居然只花了一個小時就會副到這種程度,他的肚子非常饑餓,亟需補充熱能,桌上一堆速食雖然冷掉了,可熱量依舊驚人。

他先抓了三塊雞塊囫圇吞下,然後拿起摩卡粉要幫Loki衝泡,罐子才一打開,少許的可可粉飄了上來,居然混著一股詭異的味道。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漾
  • "那是他們發生關係的第一次,一「次」都是這麼自然而然,雙方都很明白這一天一定會來臨,可是衝動過後,腦袋冷靜下來的那股侷促感還是叫Thor不敢轉過身去正視。"
    「切」?
    "Thor的四肢已經能自由運作,適應力真強,居然只花了一個小時就「會副」到這種程度"「恢復or回復」?
    "他先抓了三塊雞塊囫圇吞下,然後拿起摩卡粉要幫Loki「衝」泡,罐子才一打開,少許的可可粉飄了上來,居然混著一股詭異的味道。"「沖」?
    詭異的味道...為什麼我腦中冒出的是loki的體味啊...(你走開)不過這我要解釋一下,不然大家會以為我很有事,感覺Loki會自己一直泡來喝嘛~因為甜甜的......好吧!我有病(淚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