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13

「快閉氣!你聞到什麼味道沒有?」Thor連忙掩住口鼻,那是花香,極淡的花香,或許出自於精製後的罌粟。

摩洛哥是香料大國,類似的味道並不少見,或許只是哪個抹著香水的女士經過家門口的階梯,可是多年的經驗讓Thor心中警鈴大響,直覺那不會是好東西,有可能是致幻劑之類的藥物。

原因很簡單,嗅覺靈敏的他這麼居然這麼晚才察覺到?

真的太遲了,他打翻了摩卡,扶著桌沿滑了下來,Loki維持著躺在床上的姿勢,雙眼平視前方,眨也沒眨,好像已經睜著眼睡著;Thor的喉間發出換氣不順的混濁聲響,在力量頓失的同時,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聽見自己倒下時頭部嗑到地板的悶響。

喪失時間感讓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醒來時,五個眼熟的傢伙或坐或臥,佔據了他的房間,為首的那個正在研究Thor的平板電腦,他使勁搖晃著、或摸索著四周,可惜中央的螢幕始終是漆黑一片。

紅頭,同為擅長狩獵異種的紅頭,怎麼可能不會操作平板電腦呢?

「唷唷──」他放下平板,兩隻手衩在胸前,饒富興味地盯著Thor看,事有蹊翹,Thor認識的紅頭語氣及動作都不可能這麼娘砲。

「……Fryre……」一旁的Loki說出了答案,他和Thor都被捆著,雙手拉到了後背,繩索的材質很奇怪,應該是某種植物纖維揉成的,除了綁人之外還有另一個特殊功用,能讓被縛者呈現昏沉且無法使力的狀態。

「不錯嘛,居然認的出我來。」擁有「紅頭」外表的人說著,兩團笑肌僵硬地掛在臉上如同拳頭大小的腫瘤,仔細看會發現他的表情非常不自然,那算是一種附身現象,施術者將精神力灌住在另一個人體內,Thor知道這種法術,因為Loki偶爾會用。

「令人作嘔的嘴臉恐怕九界無人能出其右,你不是該為搶來的王國忙的焦頭爛額嗎?怎麼還有這等精力搜到地球上來?」Loki抬高了下顎,看起來有些吃力,冷汗從他的額頭沿著側臉往下低,才剛找到標的物的位置就遭受敵方的突襲,體力令人堪憂。

紅頭……不,或許應該稱他為Fryre,他緩慢誇張地拍了三次手,咧開了嘴笑:「我才在想你會去哪兒呢……原來是跑到地球來尋求舊愛的協助?怎麼樣,這兩天愉快嗎?我的老友,阿斯加德的王子殿下,你見到前女友突然變成了這樣,有什麼感想呢?」

Fryre走近,掐住了Loki的下巴,抓得不是太緊,Loki掙扎了一下,朝Fryre啐了一口口水,後方的其餘四人哄堂大笑。

「他還是一樣的美吧?就算上個男人需要多點心理建設。曖呀,兄弟,我真的很好奇呢。」Fryre沒有生氣,抹去臉上的那口唾沫,反正身體是別人的。

「穿過的舊鞋可憐兮兮的找你復合是什麼感覺?」

他瞪大眼睛,瞳孔閃爍著詭異的白光,施術者正透過「媒介」看著這一切,Thor心想,Fryre有很大的可能還留在約頓海姆,既然如此,那他在地球上的力量應該因為紅頭的凡人之軀而打了折扣才是。

「至少證明我值得倚靠?」Thor並不想和Fryre耍嘴皮子,這無濟於事,細微的線索逐一在他腦海裡成形,他做了大膽的假設,亟欲立功的紅頭不屬於神盾局,但同樣是登記有案的獵人,解決了案子也會有相對的報酬〈有些甚至還包含私人賞金,加總後收入可能比神盾局雇員更多〉,假定他昨夜因為偵測到數值誤差來到城堡附近的出口,巧遇了追蹤到LokiFryre,這一切就說得通了,高明的魔法師就算在出口另一端也可以操控媒介,更何況擁有冬棺作為後盾的魔法師。

「看來是不可靠啊,否則怎麼會連我們到了家門口都不知道呢?」Fryre搖了搖頭,又把焦點移回擱置已久的平板電腦上頭,嘆道:「好吧,我知道這勉強了一點,畢竟我們拿了地球人的殼來當掩護嘛,對了,剛剛你們似乎在研究什麼呢,介意讓我知道嗎?」

「其實我比較好奇的是你怎麼追過來的,我這兒不好找,作了些防護措施,就算你追蹤到了出口也未必能精準的找到這裡,我當時告訴過Loki,需要幫忙的話,我隨時都在。」Thor笑了兩聲,用餘光朝Loki打了個眼色,還好相處多年,默契還是存在一些的,Loki沒有替Thor的話澄清,反而安靜地不發表任何言論。

「當時?原來你們還有連絡?」Fryre吊起眉毛,後面的四人此起彼落地發出噓聲。

「我還以為她……不,他,我還以為他恨你恨到骨子裡去了呢?」

「……其實我們一直有聯絡,你不知道罷了,話說回來,你真是個爛人,不但殺了岳父,還囚禁了自己的妻子?奪取人家的國家很暢快吧?是不是每夜都要擔心被推翻、或是復仇呢?冬棺用的還順手嗎?不屬於你的東西會不會造成反噬?你該窩回華納海姆啊,跟那群臭哄哄的魚。」Thor語帶嘲諷,果然Fryre的臉色有些改變,後方四人也停止了嬉笑。

「……彼此彼此,配的上爛男人這個稱號的,咱們都是啊。」Fryre鼻翼抽動了兩下,頭策了一邊,看得出他將怒氣壓了下來,海洋王族最在意的就是那一身洗都洗不掉的海腥味,在異國當人質時因為異味招來的嘲笑沒少過,導致Fryre後來會噴上大量的香水來掩蓋。

Thor趁著他稍稍走神時,不動聲色地讓左手腕關節脫臼,這很痛,可是能夠忍耐,如此一來繩子會因此鬆脫些,加把勁就能掙脫。

「不不,我改邪歸正了,而且我身上沒什麼味道,不信你問Loki……嗯,你知道,有些氣味就算橫越時空也可能存在,比如華納貴族最引以為傲的體味。」Thor皺了一下鼻子,裝出嫌惡的表情。

Fryre噙著笑,微幅點了點頭,退到後方去,拍了拍四名隨從之一的肩膀。

「可以弄死,但遺體儘量保持完整,阿斯加德會花錢買回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因為Fryre沒有多調戲一下Loki而感到失落的我腦袋揪竟?
    最近實在太缺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