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一道道閃電將夜空照的雪亮,雷聲滾滾,彷彿巨大的鐵錘重擊天地。

位於約頓海姆邊界的那珥瓦峽極少碰上這種天候,縱使只有剎那,金色的閃電砸在靛青色天幕上的色澤艷麗無比,還是讓許多人停下手邊的事,本能地往海面張望。

然而卻無人敢持續注視異相,他們竊竊私語,還有些人將刻著主神Ymir的護符掛了滿身,氣氛異常的詭異。

是的,金色閃電,屬於霜巨人的末日預言,每一個人都耳熟能詳的詩歌,在世界樹枯萎的時候,操縱雷電的人將以雷火焚遍冰封的大地,毀滅這塊不再永恆的凍土。

昨夜幾乎所有的人都見到了,因此引起了不小的恐慌,有些人妄圖搭船逃到鄰近的阿斯加德去,卻讓華納海姆士兵以長矛刺穿喉嚨。

 

呵,Fryre奪權之後,末日不就一步步靠近了嗎?還怕什麼金色閃電的預言啊?老婦Alaila一面想著,一面將防水布鋪在攤位的上方。

上方有個簡陋的架子,掛著歪斜的招牌,用嶄新的紅漆寫了「房間出租」幾個字,濕氣讓木頭冒出小水珠來,她把外頭的竹簍往篷布底下移,擔心今天會再像昨晚一樣,有場驚天動地的暴風雨。

對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終生以販賣漁獲維生的女人來說,在苛政及重稅之下,貨物因水損無法販售的嚴重性遠比族群的存亡重要,要是她再湊不出這個月的稅金,瘸了腿的獨子就必須被徵召進Fryre的軍隊服勞役了,那才叫地獄,或許是。

她聽說Fryre養了好些海獸,需要餵食活人,噢,不只是聽說,她見過的,那珥瓦峽灣裡就有幾頭,她遠遠見過華納人把老人綁上石塊往下推,海面波濤洶湧,吞噬了那可憐蟲,一隻長滿尖刺的觸手從白花花的浪裡了捲住了他得身體──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瘸腿的壓根兒沒辦法打仗吧?當飼料還可以。

她氣喘吁吁地揉著腰,用一根長棍吃力地撐起斗拱型的布,天際的閃電還沒停過,悶雷滾滾,風大的有點異常,雨卻始終沒有再落下來,金色的閃電撕裂夜空,像刀子割開空間,有那麼幾次她還真希望雷電能打中她的家,把自己跟跛腳兒子一起劈死,總好過活在充滿海腥味的陰影之下。

不過這個月也許能稍稍喘一口氣了。

她吐出一口氣,將最後一藍乾果移進來,後方的木樓梯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她們一家的幸運女神正緩緩走下階梯。

幸運女神是恰如其分的稱呼,如果不是收留了那兩位付錢爽快的客人,Alaila還在為稅金傷透腦筋。

「午安,夫人。」老婦咧開嘴,缺牙的齒齦萎縮得像是擺在門前賣的棗乾,來人點了一下頭,墨綠色的衣物裹住全身,只露出一雙綠色的眼睛。

「您的丈夫還好嗎?」Alaila努力擠出最友善的笑容,對方點了點頭,並沒有回話。

「那……這是早餐,旁邊這碗是薑黃湯,染風寒的人喝最好了……」她端上老早準備好的餐點,雖然稱不上豐盛,但起碼有碗魚肉煮成的麥粥,對現在的那珥瓦居民而言,已經是奢侈的一餐。

「我還需要這些東西。」綠眼睛的客人遞上一張清單,字跡非常工整──幸好上頭寫的都是Alaila懂的日常用品跟一些藥物,她恭恭敬敬地接過,喊了一聲兒子的名字,瘸著腿的Peter一拐一拐的走過來,還不時偷偷瞄了客人好幾眼。

「就這樣了。」隔著面紗的聲音有些模糊,這位等同救了Alaila母子倆的恩人接過托盤,再度跺上樓。

「媽,她真漂亮,我也想娶一個這樣的媳婦……」Peter低聲說著,Aliala白了兒子一眼,沒好氣地說:「省省吧你。」

暫住在她家二樓的是一對年輕夫妻,自稱是某個大城的船東,昨夜因為金色閃電引起的騷亂,船被搶了,人給扔下了海,還好他們落海的地方離岸不遠,也還好身上還穿戴著一些珠寶,才能換成現金,支付借宿的費用,當然,這些都是「妻子」的說法。

然而,Aliala好歹也活了一些年頭,光是憑直覺判斷,就知道事實並不像他們所形容的。

初來乍到時,兩人的模樣確實嚇了Aliala一跳,爛到幾乎是破布條的罩袍之下,是老婦從未見過的衣著形式;不僅形式,材質也很怪異,雨滴沒有打濕褲子,而是在表面凝成水珠然後滾下,早年她曾當過裁縫,除了某些動物的皮毛之外,沒有一種布料有這樣優異的防水效果……呃,或許別的國家有吧?畢竟她只是一個漁村老婦,孤陋寡聞很正常的。

可是,更怪異的事還不只這件,「妻子」居然扮成男人的樣子,攙著那位看起來病得不輕的丈夫。

在約頓海姆新年前的冬季結束以前,已婚女性都必須穿戴整付頭紗,僅能露出雙眼,否則便會被視為詛咒夫家,拋頭露面者的唯一例外,便是Ailala那不幸的身分──死了伴侶的寡婦;這項傳統根深蒂固,就連貴為女王的Tilda,在喪偶前也都恪守著。

說起來,這位年輕的妻子和Tilda女王的畫像倒是有幾分神似;Aliala及兒子Peter,在看見那張略帶憔悴卻教人難以移開視線的臉孔時這麼想著。

而同行的男人,她的丈夫應該不是本地人,南約頓人鮮少擁有淺色的髮,耀眼的像鍍了層黃金的,更為稀有。

在對方表明來意後,Aliala情不自禁地替他們編造了一些故事,諸如私奔的富家千金,甚至是闖了禍的嫌疑犯;姑且不論所言是真是假,掏出來的銀子貨真價實的誘人,過了一個晚上,兩人也沒出什麼亂子,安靜的可以。

所以是前者吧?富家千金與不被允許的戀人私奔的劇情?Ailala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沉甸甸的銀子,只是替他們打點幾套衣服與一些簡單的吃食就能賺到這些?這種客人還真是多多益善啊!

老婦感激著及時雨的降臨,讓母子倆暫時免除於華納人的威逼之下,Ymir主神在上,她一定會好好招待這兩位貴客的。

 

--------------

下卷部份開始連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