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海主,海之主宰。

約頓海姆以中央的大沙漠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北方的霜巨人Hrimthurs與南方的山巨人Bergrisi雖然都是Ymir的後裔,卻因為生活環境的不同,文化上也有不小的差異。

南約頓有一半以上的土地臨海,敬拜的對象自然和海洋脫離不了關係,那是原始的神祇,是波濤凶狠力量的化現,早在赫瓦格密爾尚未從金倫加的深淵中湧出前,這群九界最初的生命就在極冷與極熱的海水中翻騰著,左右洋流的方向。

比起巨人之祖的YmirMimir,這些「巨靈」更接近野獸,源自哺育Ymir的母牛Audhumbla,沒有人型的束縛,性格更加反覆無常,祂們以造物主之後自詡,狂傲、暴躁、難以溝通,情緒一有起伏,往往就關係著一地的天災或巨變。

南約頓對巨靈的信仰根深蒂固,人們一方面尊敬祂無上的力量,卻又畏懼著稍有不慎就會引發的禍事,海主就是如此的一位神祇,掌控著海象的祂與居民的安維及生計息息相關,只要祂安穩的在水下安眠,大海風平浪靜,漁船得以安然出港,反之,一旦觸怒海主,滔天巨浪毀滅的可不僅是海面上的一切。

每年,定時或不定時的祭祀佔了峽灣居民重要的一部分,奉承這位遠古的神靈成了保障生命的指標;海主是一頭獨角的鯨魚,渾身雪白,身形堪比一座小山丘,平日棲息在峽灣最深處的海域,只有在祭祀的月夜裡,才會偶爾見到祂部分的身影,地名的「那珥瓦」,其實就是祂的名字。

即使是如此神出鬼沒的生物,南約頓人還是不敢輕忽怠慢,千百年來,獨角鯨的長牙貫穿船身、眷屬在深水裡吞噬落水倒楣鬼的故事時有所聞,明文記載巨浪摧毀村莊的事更是屢見不鮮,北約頓的霜巨人掌權時對祂就百般安撫,到了海洋神族出身的Fryre竄上大位,更費心討好陰晴不定的巨靈。

 

Fandarl感覺頭皮都麻了。

是,他是阿斯加德人,對於海主,不會像一般南約頓人一樣,聞其名號就下意識地雙膝一軟;可是可是,比起那些傳說,甚至是實際發生過的災害記錄更教人打退堂鼓的,就是Fryre豢養的海獸,那些大傢伙雖然不比海主,可都不是吃素的呀!要開船帶他們穿過一群凶神惡煞,不就等同自殺嗎?難不成昨天當鋪被搶不是巧合,是有心衝著自己來的?

Loki看著他,揚起幅度不大的笑臉,身為女王Tilda的繼承人,對境內的所有資訊本就必須瞭若指掌;那珥瓦隨處可見的獨角鯨圖騰給了他提示,華納神族的魔法既然源於海洋,那麼原本就是海之主宰的巨靈,力量必然更為強大,要解除Thor身上的詛咒,借助海主的威能絕對是最快的方法。

他知道這是一條險路,面對洪荒就存在的古老生命,誰也沒把握,可是,延長Thor的生命是當務之急,不能讓他在這裡就白白犧牲!

對於Loki而言,這個決定不僅只是因為復國的決心,他的確需要戰力,Thor能夠幫上一些忙,但更大的原因恐怕是私心,即使在當初Thor拋下自己時,Loki巴不得這負心漢從世界上消失,然而事到如今,他還是必須坦承對Thor抱持的情感。

「就這麼說定了,我給你兩天的時間安排船隻,明天晚上,你就到這裡等我。」Loki從容地將頭紗拉起,似乎準備離開了,一時之間,Fandarl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表情還維持在一頭霧水的茫然之中,直到Loki都已經起身了,才從口中迸出一連串的「等」字。

「──等等等等等!」他扯住Loki的袖子,順勢站了起來,貼近Loki,有些氣惱的說:「我何時答應的?為什麼非要我淌這渾水不可?」

FandarlLoki還要高,因為情緒激動而聳起的肩膀讓這個姿勢頗具威脅性。

Loki「噢」了一聲,綠色的眼珠子泛起笑意,「我都忘了。」他說,一面將方才用瑞士刀劃傷的那隻手指按上Fandarl的眉心,他只聞到一陣甜惺的血氣,然後暈眩感襲來,隨後就直挺挺地往前倒。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應該簽個合約。」Loki抹去指尖再度滲出的血珠子,「記得準時赴約還有該辦的事,否則你應該聽過霜巨人有名的咒術……兩三天就會將你身上的血全凍起來的。」

「………」Fandarl說不出話了,他滿想破口大罵的,可是力氣完全使不上來,只能目送墨綠色的衣襬在他面前離去,伴著地下通道裡傳來漸行漸遠的足音。

 

威脅人向來不是Loki的強項,但他得承認自己滿有這方面的天分。

Fandarl很倒楣,當鋪地理位置最好,首當其衝遭受攻擊,其實跟他原生的國籍沒有關係,反正Loki還有施咒這一招,就算碰上的是南約頓人,八成也能透過這些小手段達到出海的目的;巧合的是Fandari不僅是阿斯加德人,與Thor還算是遠親呢,要是Thor醒了之後跟他說這件事的話,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Loki想著,已經走回店鋪所在的那條街,Aliala的兒子Peter正在準備關店,把外頭擺放的雜物逐項往內收。

「夫、夫、夫人……」內向的青年有些口吃,他憨厚地遞上一個笑臉,表情卻有些憂心,指著街上的其他商家,對Loki說:「他們……士兵,嗯,華納士兵開始找人了……昨天聽說監獄裡逃了幾個犯人,沒……沒事的話,請待在屋內……好好休息,外面危……危險……」

「我會的,謝謝你。」他點點頭致意,往遠處看,果然有許多華納士兵在街上盤問路人,不曉得是不是真如Peter所說,昨晚有人趁著混亂越獄,還是Fryre已經發現他們從地球的撒哈拉沙漠移動到這裡來;無論士兵巡城的理由為何,對ThorLoki兩人而言都不是太好的情況,坦白說,他不知道該相信這對母子多少,要是起了疑心向軍隊通報,那就有麻煩了。

「……不過……逃獄的罪犯是什麼來頭呢?怎麼出動了這麼多人來找?真可怕。」Loki皺了一下眉頭,露出擔憂的表情望著Peter,瘸腿的青年害羞老實,眼神有些迴避,臉頰也微微發紅。

「聽說是劫獄……呃,是沙匪,沙漠那裡過來的,華納人發了畫像……」他匆忙從袋口掏出一張紙,上頭畫著兩個男人,一個留著紅色的絡腮鬍,另一個輪廓不像是約頓人,反而像是尼芙爾海姆的原住民。

「他們……被捕入獄時,很轟動……因為人民……呃,人民並不……」Peter結結巴巴地說,看來他很需要與「年輕女性」談話累積經驗,未料店內傳來的巨響打斷了他的話。

「砰」的一聲,二樓有不知名的重物倒下,老舊的天花板甚至落下一些灰塵。

──除了Thor還會有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