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Loki猜的果然沒有錯,一打開房門就見到Thor癱在地板上,拼命要爬起來的模樣。

「……嘿。」Thor尷尬地笑了笑,額角滿是青筋。

「你想拆了這裡嗎?」Loki蹙起眉頭,抬起Thor的胳膊。

熟悉的場景,立場卻對調了。

幾天前,Loki到地球的第二天,也是這樣讓Thor扔上床的,他湊近,左手托著Thor的頸動脈,跳動的幅度居然比出門前強上許多?令人費解,就算是強悍的阿薩神族,復原能力也不可能如此迅速。

「……讓我猜猜,昨晚那倒楣傢伙又被你修理一頓?」僅管聲音很小,Thor卻已能說出流暢的句子,力量正逐漸回到身軀之內。

「你剛剛一直在屋內?」Loki沒回答Thor的話,扯開衣領去看胸口的那些縫線,該是偏深色的血呈現血液正常循環的鮮紅……老實說,確實不可思議。

「否則我現在能走到哪裡去呢?」Thor聳聳肩,將頭顱的重量全壓在Loki的左手掌上,在Loki出門的這段時間裡,體力也好轉了太多。

「有點怪,你的狀況太好了,根本不像經歷昨晚那些混亂的人。」詳細檢查了一遍,Thor不僅沒有異狀,還能使點力了,Loki下意識望向牆邊的錘子;回想起來,Thor手上握著它的時候,氣力就像用不完似的,等到人都安頓好了,把那沉甸甸的玩意兒隨手一扔,然後才昏厥過去。

或許他多慮了,也有可能只是腎上腺素爆發的結果,可Loki就是直覺和那柄來路不明的武器有關。

「我只要有吃有睡就會好了。」Thor打了個哈欠,隨即接上帶點倦意的笑臉:「又或許老天知道我們的時間寶貴……但願我能快點恢復才好。」

「會的。」Loki稍稍垂下眼睫,用指腹輕蹭Thor的後頸,「那傢伙一定會帶我們到海主那裏。」

Thor呆了幾秒,然後「噢」的一聲。

長年生活在約頓海姆,Thor也了解各地的風俗或是傳說,他曉得Loki大概要做什麼,大部分的巨靈都能夠掌管生死──給予生命、或是剝奪,南約頓的獨角鯨可能也有類似的能力,再不濟,身為海洋主宰的祂們,至少能收回華納神族的惡咒。

但是他和Loki該拿什麼當籌碼?要對一頭野獸說之以理或動之以情,都是成功率極低的事。

「我突然有個想法。」Loki慢慢抽回手,離開床邊,走到放著錘子的地方,他伸手去拿,卻訝異地發現不管自己出再大的力量都不能撼動這鐵塊半分,而Thor卻能輕鬆揮舞著它,這代表了什麼?

「它不重啊?你拿不動?」ThorLoki「拔」了半天,一點動靜也沒有,索性挺起上身想看看詳細的情況,沒想到力量莫名地又回復了一些,居然能整個人坐起來……不,他甚至覺得慢慢走動不是問題。

「我舉不起它。」Loki放棄地很快,「看來它認定你是主人了。」

九界之中,某些器物只有持有人才能使用,比方說矮人或光精靈鍛造的刀劍,或是更久遠以前就存在、稱之為「神器」的。

持有者的定義並非買下或占有,它們擁有自己的意志,就像傑出的戰馬或是勇猛的獵犬,只會聽領導者的命令,持有者以外的人非但無法施展武器的功能,有些甚至連移動它都沒有辦法。

Thor疑惑地步下床,他能夠行走了,雖然走的還不快,卻更進一步加深Loki的推測。

錘子不知從何時開始罩上了一層淺淺的幽藍色光暈,隨著Thor的接近,亮度越來越強,Loki也察覺到了,他瞅瞅錘子,再看了看Thor,示意他把那塊鐵塊拿起來──令他有些發噱的場景,Thor想起多年前他在百老匯看過的舞台劇,只不過亞瑟王拔起來的是造型雅緻的石中劍,而自己面對的則是笨重的鈍器──這讓Thor看起來不像個武士,而是打石工。

但是管他的,打起人來痛快就好。

Thor握住握柄,沒有什麼戲劇化的觸電感或什麼,只是身體逐漸變的輕盈,兩肩與雙腿的痠痛也減少了,他居然可以把手環在末端的皮繩處,耍帥地把錘子甩的唬唬作響。

「怎麼樣?」Loki問。

「嘿!」Thor誇張地拉長尾音,聽起來中氣十足,「這傢伙是個超強的充電器!」

「所以你的體力……」

「起碼恢復了八成以上!」Thor回答得欣喜異常,他以為可能得休養個三五天才能繼續上路,甚至像那支永遠只有49%電力的衛星電話一樣積弱不振,豈料現在就像換顆新電池般的勇猛,這下子被怪物吞進肚子的不快回憶,全都值了!

「有了它,距離我們打敗那混蛋更近了一步。」他滿心想像著怎麼用新入手的好夥伴把Fryre的下顎跟滿口白牙砸爛,最好連那張虛偽的臉一起,Loki按下他的手,搖了搖頭。

「先別管Fryre了,我們現在的目標是海主。」碧澄澄的眼珠子看向Thor,「你能認得上頭的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