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雷聲終於停了,向晚時分的淺水洞染上一層淺紅,好天氣為巨大的迷宮市集帶來更多商機。

人潮擁擠,小販一個挨一個,只用簡單的布或簍子就化身迷你店鋪,叫賣聲此起彼落,十分吵雜,幾個販賣物相似的商家正在為可貴的位置爭執,幾乎就要打起來,圍觀者助陣似地鼓譟、起鬨,還有人開賭盤那一方會獲勝,唯獨一個角落,一個大約擺的下三個攤子的角落乏人問津,以老瘋子為中心,劃出一個扇形。

「……嘿!」他咧開滿口爛牙,沾滿髒汙的手指指向Thor,眼睛瞇成一條縫,好似在和熟人打招呼,Thor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通過,對方的臉隨著他進洞的方向轉動,然後定住,又是傻笑。

「你認識他?」Loki問,頭紗讓他的聲音有些含糊。

「怎麼可能。」Thor搖頭,這是他第一次到那珥瓦,更何況,無論在約頓海姆或是阿斯加德,阿斯加德皇子結識的人非富即貴,怎麼會和流浪漢扯上關係呢?

「八成想討點錢吧。」他聳聳肩,這種事在地球碰多了,哪裡的地下鐵都會出現跟你套乎交情其實只是想要點錢的傢伙,Thor沒有心思放在老瘋子身上,他和Loki討論整晚,直到天亮才入睡,當然要將注意力擺在更重要的地方。

說來奇怪,熬了一夜,早上僅補眠四個小時,Thor卻覺得一點也不累,反而是體力消耗較少的Loki顯得精神不濟。

他下意識將手放在右大腿側,那裏雖被斗篷遮住,卻有些突出的方正輪廓,如果Loki的實驗沒有誤差,那麼這就是自己迅速恢復的關鍵。

從怪物口中取得的錘子被皮繩簡單地固定在腰間,沉甸甸的,讓Thor沒來由的感覺踏實,好像只要有它在手,就能攻無不克。

這種感覺從昨夜就開始了,他作了一個夢,夢裡他們回到冰雪覆蓋的宮殿,Tilda女王好端端地捧著冬棺朝他笑,Loki──現在的這一個,正坐在窗戶旁邊等他過來下一盤棋,沒有Fryer、沒有帶著海腥味兒的華納海姆軍隊,空氣凜冽卻純淨,美好的一如以往。

後續怎麼樣他記不清了,誰贏了那盤棋也不重要了,冰冷的指尖輕拍臉頰要Thor起來,劣質海獸油脂燒盡的氣味,讓他回到了現實。

Loki說,他會奪回Thor的生命,儘管將因此和最難纏的神靈作對,儘管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仍是冷冷的。

若說聽到這一席話就該了無遺憾未免矯情,Thor乾脆地承認自己的貪生怕死,因為他的確想要再活下去,活到親手了結Fryer、活到幫Loki奪回王國,甚至活到帶著他回到地球,到處找好喝的咖啡。

噢,今天早上那傢伙還沖了一杯摩卡呢……真慶幸穿越時空裂縫時背包就掛在自己身上,連同一些重要的器具,以及某人鍾愛的即溶包。

 

他們並肩走下第一層,天井灑下的斜陽只覆蓋到壁面最上緣,往下,昏黃的燈火為黝黑的地底延伸一整條通明的道路;Fandarl的效率比想像中還快,今天中午已經派人到Aliala的店裡傳話。

出海的船隻已經安排好,細節必須當面談,由於越獄事件的影響,洞口附近加派軍隊巡邏之外,市集內也被頒布了隨時舉報可疑人士的命令;洞內人口複雜,還有幾撥幫派因為劃分地盤的爭執連連內鬥,他們或許不希罕獎金,但是利用公權力攆走競爭者事半功倍,胡亂告密之事必定層出不窮,人緣不太好的Fandarl可不想在此刻變成砲灰。

於是他們約在位於第一層鬧區的茶館,那兒縱然人潮熙攘,只要行為夠低調,卻能躲過被軍隊嚴加查檢的命運。

替神盾局工作了那麼久,Thor也曉得這種定律,人多的地方往往是最難追蹤的,尤其身邊還跟了掩人耳目的「女性」的時候,看來這位當鋪老闆還有點腦子,不只是花花公子那麼簡單。

Fandarl很準時,等Thor兩人抵達時,他已經坐在紗帳隔起的包廂裡了,茶館的人不多,但氣氛熱絡,中間空出的舞池裡,穿著火辣的舞孃正在賣弄著她的萬種風情。

「坐坐,我先到,點了些東西,大家嚐嚐?」Fandarl神色自若地替眼前的兩個空杯斟茶,沒有半點被威脅的樣子,就像在和老朋友聚聚、聊聊天似的。

Thor有些疑慮地咒起眉頭,倒是Loki爽快地掀起頭紗的下半部,將濃茶一飲而盡。

「放心,他不會耍花樣的,昨晚他已經答應要當我們的好朋友了。」他眨了眨綠眼睛,加重「好朋友」三字的語氣,配上Fandarl僵住的笑臉,場面實在有些滑稽。

「噢,好朋友!那表示我不必客氣,對吧?」Thor聞言露出笑容,抓起桌上的烤肉就放進嘴裡嘶咬。

「儘量吃,儘量吃。」Fandarl依舊在打哈哈,他偷偷瞄了Loki一眼,感覺眉心熱辣辣的,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咒術的作用,只希望這件事辦的滿意、讓他們開心,僅早送走這兩個瘟神。

「呃……這家的菜還不錯吧?我說……」他清清喉嚨,ThorLoki都看向他,一副「有屁快放」的表情。

「……我說,船好了,停在我們坐著的地方還要再往下走七層的岩洞……補給品都備齊了,最快明天晚上就能出發……」Fandarl沒有刻意壓低聲音,還有些高亢地補上一句:「畢竟現在還有翡翠蛇貝的地方就只有那裡啦,我先聲明喔,那裡可是禁區邊緣,千萬千萬不能越界,否則整艘船就完了!」

Thor的餘光看見有幾個中年男子往他們這桌看了幾眼,從容地又將一塊肉送入嘴裡,含糊不清地問:「喔?這次漁獲要幾個人分呢?」

「只有我、大哥你,還有……嫂子吧?」Fandarl乾笑兩聲,還不忘補句:「真是女中豪傑!」

「只有三個?這樣人手哪夠?你說過行程需要兩個人輪流掌舵吧?」Loki沒理會對方開的小小玩笑,他和Thor都不會開船,難道要Fandarl疲勞駕駛全程?海主的地盤可是暗礁密布,必須集中精神哪!

「噢,當然不是,還有一個人……他可是重要的領路人,沒他不行的。」Fandarl故作姿態地搖了搖手指,「雖然不需把酬勞分給他,可是一般人很難請的動他的唷。」

「到底是誰?排頭這麼大?那珥瓦的鎮長?還是鎮長他老婆?」Thor沒好氣地回答,這小子油腔滑調、舌燦蓮花,除非親眼所見,否則他說過的話都該自動打個折扣的。

「噯,你們見過的呀,就是洞口的老瘋子囉!」Fandarl也不賣關子,直接揭曉答案,「人家當年可是唯一能在禁區出入的漁夫!可惜後來發瘋,現在只能在洞口要飯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