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於是,這位半路認的「老爸」,就這樣被憑空冒出來的兒子們迎回住處,他看起來開心極了,甚至沒注意「小兒子」的身上其實穿著女裝。

無人知曉老瘋子在來到約頓海姆前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也許他曾有一個美好的家庭,才會三言兩語就被即興演出的謊言所騙,也許他就只是一個頭腦混亂的老傢伙。

無論如何,結果教Fandarl瞠目結舌,前兩次他花了一番功夫,連哄帶騙才說服老瘋子替他開船,沒想到人家叫聲爸就全盤搞定,這下連推拖沒人開船、無法出海的理由也沒了……倒是眼前這兩個人喊「Odin」爸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Fandarl離開阿斯加德很久了,可是有些八卦過於強大,還是橫越了海峽,傳進他的耳朵裡。

阿薩神族的皇子沒有如人民所期望,和約頓海姆的繼承人成婚,最後他選擇捨下曾經的情人,離開北方國度,就此消失在雙方的歷史記錄上。

不敢面對責任的懦夫,亦或追求自由的勇者?然而,這個評價兩極的人物,對當時南方的局勢而言,無疑貢獻良多。

Fandarl早忘了開溜的駙馬爺叫甚麼名字了,卻記得他走後,臨海的緊繃局勢獲得紓解,Balder收回了軍隊,靠海維生的南約頓,生計才能維持下去,那陣子甚至有人笑稱阿斯加德的負心漢卻是山巨人的救星呢……話又轉回來,能叫「Odin」為父親的,應該也和這位王子脫不了關係才是?

他朝身後的車廂瞥了一眼,現在,他正護送「合夥人父子」回到暫居處。

老瘋子不是值得探究的目標,那對「兄弟」背後的謎團有多龐大,不言可喻,Fandarrl並不急著知道,來日方長,一但答應要出海,那就是完全陷入這淌渾水裡了。滿刺激的,不是嗎?要是現在那幫老弟兄都在身邊就好囉,說不定能好好鬧上一場呢!

他一邊吹著口哨,不成調的小曲子是阿斯加德的民謠,卻沒有注意後方篷車內的金髮男人,一雙藍色的眼睛正叮著他看。

 

「談談Fandarl這個人?」Thor叉了一塊肉,送到老瘋子面前,可憐的老人興許餓壞了,就算現在身上穿著乾淨而華貴的衣服,還是顧不得用餐禮儀,放肆地狼吞虎嚥;很顯然,Thor並不是對著「老爸」說話,坐在對角線的Loki聞言將食物送進嘴裡,沉思了一會兒。

「首先,他是個聰明人,非常靈活。」Loki放下叉子,鏘的一聲。

「廣義來說叫珍惜生命,實際上就是貪生怕死……不,應該說,他有他的美學,要是你跟他契合了,連威脅也不用,他會自動為你賣命。」

「我們的確是需要他……沒有他的船,我們到不了那裏……」Thor喃喃,一副正在為軍情苦惱的將領架勢,他或許沒有發現,幾天前的自己不會這麼斷然地就把前任情人的重責大任攬在身上,Loki看著他的樣子,嘴角微微抽動了,方才那席話說的可不只是Fandarl,在Thor身上似乎也可映證,只不過Thor根據的不是美學……而是複雜的情感聚合。

「但若要攻回王城,扳倒Fryer,光憑有幾個錢的海賊是遠遠不夠的。」他晃動梳的整齊的滿頭金髮──為了符合LokiThor編造的假身分──來自阿斯加德的落難船東,噢,今天還接了大難不死,卻不幸被礁石撞到精神錯亂的老爹回來呢。

「那是當然,但是除了走一步算一步之外,我們又有什麼選擇呢?」Loki輕嘆一口氣,繼續享用這頓豐盛的大餐,雖然落腳在狹窄老舊的雜貨店二樓,還是得替「父親」好好接風的。

Alaila的手藝還可以,老瘋子也不可能挑食,他吃得滿意極了,一點都沒有要聽「兒子」們說話的意思;三人沒有繼續交談了,好像專心吃飯是一種默契,沉悶的空氣裡迴盪著杯盤的撞擊聲、菜香,還有濃烈的酒氣,沒多久碗盤全空,老瘋子還將每個盤子上的湯汁舔得一乾二淨。

最後他打著飽嗝腆著肚子,開始在桌前打盹,Thor率先站了起來,輕手輕腳地撐住他的腋下,將人攙到離餐桌不遠的床──不久前才請Alaila從另一個房間搬過來的。

酒足飯飽也有了暖和乾淨的臥舖,老人很快進入夢鄉,他發出巨大的鼾聲,整個人蜷進棉被裡,就像某些動物為了保暖或防禦的入睡方式。

Loki將餐具一個個疊起,直接放到門外讓Alaila收走,這是他從小養成的習慣,就算在宮中,除了每日例行的打掃之外,能進王儲房裡的人可是少數,Thor當然是其中之一。

「感覺好怪。」Thor蹲在老人的床邊張望,他聲音壓得很低,彷彿不想打擾人家的美夢。

「為什麼怪?」關起門,Loki轉了過來,Thor和「Odin」在同一個畫面裡,真是熟悉的記憶,時隔百年了吧?位高權重的全能之父終究敵不過逐漸老去的身體,最後幾次見到Odin也是他病重的模樣,根本不可能有如此中氣十足的鼾聲。

「老爸太有精神嗎?」他揶揄地說著,乾笑兩聲,Thor站了起來,歪著頭思考了一下,答道:「可能是……這幾天就只有你跟我吧?房裡多個人,還長著我爸的臉……感覺就是怪怪的……」

他越說聲音越小,往事在此刻全湧上他的眼前,噢,父親在病榻上是怎麼告訴他的?

「我的兒子,你是天生的王者,阿斯加德無法留住你,你就去拿下約頓海姆吧?女人哪,是多心軟的動物,你只要哄她開心,北方大陸就是你的囊中物了,這比繼承我的王國更輕鬆哪!」

 

──是這樣的嗎?

Thor不自覺得皺起眉頭。

或許當初就是這句話,讓他興起反抗父母期望的念頭,就是這句話讓他自以為Loki也渴望所謂「真正的自由」?

 

「有件事我認為現在必須問你。」他咬了咬下嘴唇,將垂到肩上的金髮全撥到後方,「……其實我問過你一次了,只是那個時候你不當一回事,甚至沒有正面回答我……」

「噢。」Loki將嘴型停滯在「o」的形狀,誇張地深吸一口氣,「讓我想想……我還是可以不必回答你……」

「嘿!」Thor貼近他,房間並不大,很快就將Loki再逼回門邊。

「如果我掛在海裡了,你會不會後悔當初沒回答我?你相信鬼嗎?如果沒聽到你的回答,我會變成厲鬼,然後──」

「然後?」綠色的眼睛挑釁地瞇了起來。

「……呃……」Thor艱難地用力閉上眼睛,臉整個都皺在一起了,「拜託,我可能只剩下兩天可以活。」

「我可以不必用說的。」Loki湊近他,鼻息噴在他耳邊,「但你可別以為,前幾天上過我,我就一定會讓你繼續跟著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