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內有耽美(BOY'S LOVE)創作元素
我的噗浪→http://www.plurk.com/topgunsaga
同人社團→http://kylintemple.pixnet.net/blog
商業出版問題請洽出版社詢問 來訪請注重基本禮儀^^

33

要說幸運之神眷顧著他們,或許真是如此。

一來他們獲得華納海姆實施海禁的消息,二來,那顆貌不驚人的囚靈塔,似乎讓Loki感覺自己勝券在握。

可是,撇去海主不說,海裡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去程的時候或許平順,但華納人將豢養的怪物傾巢放出,回程就一定會碰的上。

那麼,如果繞過峽灣,直接回到阿斯加德呢?Loki撫摸著囚靈塔上的紋路,陷入思索。

「黎明出發!」Thor氣喘吁吁地衝進房內,發現自己吼得太大聲了,輕手輕腳地帶上門。

從神廟回來後他和Loki兵分二路,一個先把「寶物」護送回住處,另一個則到淺水洞找Fandarl提前出海的時間。

「如果我們改道阿斯加德,國王老弟會認你這個哥哥嗎?」Loki轉過頭來看著Thor,他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吐出同父異母的兄弟名字。

Balder?」

「不然阿斯加德的王還有哪一個?」Loki白了他一眼,放下囚靈塔,身後的老瘋子還在熟睡,但鼾聲已經小了,看來魔法師用了一層什麼罩子把噪音源框住,避免干擾自己思考大事。

「……好問題。」Thor聳聳肩,笑的無奈,「我不知道。」

消失了那麼久,「大皇子」是阿斯加德戶籍上已經死亡的人口,如今他帶著國家被竊占的未婚妻〈還是該稱未婚夫好?〉回去投靠王弟,人家毫無芥蒂地接納他的話,那還真有鬼。

「你開始為自己浪蕩的過去懺悔了?後悔沒有好好培養兄弟感情?」Loki語帶嘲諷地說,Thor嘆了一大口氣,坐到他身旁:「我該懺悔的事太多。」

Loki沉默了,他懂在海神廟的那齣戲刺激Thor的某些心理傷痕,即使Thor沒有表現出來。

「聽我說。」微涼的指尖覆上Thor的手掌,Loki咬了咬下唇,「我開始相信很多事上天都有祂的安排,乍看之下是壞事的,或許會慢慢好轉起來,雖然可能要經歷一些痛苦,比如Fryre埋在你身體裡的詛咒……」

「好吧,你會活下去的,因為我打算用這玩意兒,威脅那頭癡肥的鯨魚。」Loki的另一隻手推了推囚靈塔,籠罩它的光暈已經消失了,黑沉沉的,就像路邊一顆普通的石頭。

Thor還是沒說話,他看著Loki,大概呆呆地看了十秒,不知為何,眼淚就這樣掉下來。

Thor,你會活下去,可能很痛,還是得活下去。」他沿著下顎往上,Thor的淚水滑過他的手背,「後悔無濟於事,要向前看──這也是你說的。」

「……無論……我們……我們背負的過去……有多沉重……」Thor哽咽著,他真的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而哭泣,好像有人捏著他的心臟,一下收緊,一下又放鬆。

「……而我卻選擇不去看,就這樣以為……放著……它自己會好……」他大哭起來,就像知道Loki失去孩子的那個夜,原來懊悔就像執著的幽靈,你豁達的以為它離開了,沒想到卑鄙的傢伙只是藏在心中某處不出聲,一有機會,便會冒頭將人戳的鮮血淋漓。

「喂。」Loki輕輕推了推他的肩膀,半開玩笑地說,「別吵醒你老爸。」

「……我……」Thor掩住嘴、企圖將哭聲壓抑到最低,結果急促的換氣擠出滑稽的表情,他脹紅了臉,像個哭得一蹋糊塗的孩子。

Loki看著他,並不陌生的場景,前幾天,Fryre追殺到地球的那個晚上,Thor也崩潰過,在更早之前,他們都還小的時候,稚齡的王子想念家鄉的一切、想念阿斯加德溫暖的春天時,他也是這樣在Loki的面前哭泣,驕傲的王女總是挺起胸膛,要Thor把眼淚擦乾。

還有我陪你,哭什麼呀?」總是那樣說著,用一種抱怨、像在跟家人嘀咕的語氣。

 

「別讓人看見了,Odin的後裔哭成這樣,很難看的!」

「她」扠著腰,老成地對小男孩說,小男孩用手掩住嘴,過度換氣讓他看起來哭得更慘,抽抽噎噎得,一點男子氣概也沒有。

唉,算了。」黑髮的小女孩嘆了一口氣,用很小的音量呢喃:「要是母親把我自己一個人送到別的國家去,我也會哭吧?好了,以後就只准許你在我面前哭,只有在我面前能哭!不然……

 

「……讓你父親知道,他會很生氣的。」Loki撫摸著Thor的臉頰,女孩的輪廓與眼前漂亮的男子重疊,相同的綠色眼瞳裡裝載的,從天真的傲氣換成了無法言喻的滄桑。

「……你說的對……」Thor握住Loki的手腕,緊貼著感受對方微涼的體溫,「我還有你陪著,我還有你……」

Loki沒有回話,他湊近Thor,抵上對方的額頭,鼻尖輕觸,他的眼睛望著Thor的嘴唇,用只有彼此能聽見的氣音說道:

 

「有些回答未必要說出口,你心裡本來就明白。」

 

出發的時間提早到隔日黎明,他們必須避開華納海姆人放出的惡獸。

Fandarl對這一帶的島嶼很熟,狡兔三窟是海賊的慣性,光在南那珥瓦峽灣,他們就悄悄地找了五座小島作為藏身之處,禁區邊緣也沒有少,那裡存放糧食及飲水,避上四、五天不成問題,希望華納海姆人的海禁不要持續太久,否則最壞的打算便是朝著阿斯加德去。

「不是我要自誇,淺水洞這麼多碼頭,含我的這艘,大概只有五艘能夠到的了禁區邊緣……」Fandarl邊說邊往下走,迴音盪在漆黑的鐘乳石洞裡,離水面很近了,越來越清晰的浪花拍打石壁,規律的像首夜曲,沙沙沙沙地刮著聽覺神經──跟南方島嶼那種鬆散慵懶的潮聲截然不同,它冰冷、無機質,像把鈍刀,緩慢磨蝕大陸的邊緣。

嗡的一聲,Fandarl點燃手上的火把,出現在泊船區的是一艘快艇,樣貌很平凡,幾乎沒有特別之處,唯一具辨識度的特徵大概只有傷痕累累的船身……火藥迫擊留下的焦黑、銳器攻擊後的砍傷、更多的是的亂七八糟的擦痕。

「看來它很常跟別人撞在一起啊。」Thor不懂船,可是地球經常有車禍可以看,漆掉了一大片也不補,明顯是疏於保養,光聽Fandarl的吹噓實在很難相信它能開到險象環生的冰洋上。

「是啊,我們幹這一行的本來風險就大嘛,水軍要抓我們、同行最愛黑吃黑,大海獸還很喜歡把船認成營養豐富的鮪魚呢。」他不在意說話酸溜溜的Thor,拿出腰間的鑰匙將綁住入口的鎖及鐵鏈解開。

 「來來,歡迎,歡迎搭上我的女神號!」Fandarl高舉火把,讓上船的人看清楚眼前的設備,這是艘老船……不,嚴格說起來是艘老式的船,光看那沒有遮蔽、曝露在風吹雨淋中的船舵就知道,至少是五百年前的樣式。

Thor皺起眉頭,南約頓以海維生,造船技術非常發達,雖然不像地球那樣全面自動化,可這古老的船型除了發展觀光業之外,已經跟不上現今的需求了,光是速度就會落後人家一大截。

「船舵為什麼不是在內艙?如果我沒猜錯,照它的形式,不是艘老船,就是仿古新造的觀賞船吧?」他忍不住開砲,指著舵前開展的手繪航海圖抱怨──地球都用GPS定位了,為什麼「他的世界」還在用舊時代產物?先別說附加功能了,迫擊砲一看就知道要手工裝填、動力應該也是燃煤之類……船隻克難地教人心驚,Tony隨便一艘玩樂用的遊艇性能都比它好上數倍,

「喂!我可是為了老爹砸重金改裝的哪!看這美麗的線條!手工打造的船舵!復古流線的造型………最重要的是……」Fandarl輕輕嗤了一聲,「你該不會連進入禁區不能用吵鬧的新式船艦都不知道吧?」

Thor聞言語塞,表情僵的可以,說的對,他還真的不知道,原本想要嫌棄對方設備老舊,沒想到被捅了一計回馬槍。

「我聽過這樣的事。」Loki伸手摸了摸船板,「負責送祭品到禁區的船必須用特殊處理過的材料製造,船速不能太快,也不能太大,這樣才能讓海主認為你不會傷害祂。」

「沒錯,這條笨魚生性多疑,又笨又多疑,尤其在祂的卵孵化前後最兇,我們現在去踩他的地盤呀,根本就是去送死。」一直沒開口的老瘋子說話了,他把自己的寬沿帽扶正,儼然以船長自居,嘿嘿地笑了兩聲,原本覆蓋著白膜的雙眼,居然在黑暗裡閃出綠幽幽的光。

「不過在牠最兇的時候去招惹牠呀,我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 cky
  • 超喜歡大大寫的文的呀!本來以為這篇沒有要更新了讓我難過了一下OAQ,坐等後續。大大加油!!
  • 謝謝你>A<前陣子因為工作太忙所以帶剁了,現在希望可以恢復正常Y_Y至少一周1.5W字...(期許中

    周鳥 於 2015/01/04 2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