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繁衍是大自然最神奇的事之一,關係種族的延續與興衰。因此,大多數的雌性擁有凌駕同類雄性的體型與力量,如此一來,哺育後代的成功機率便能衝高,古老的物種尤其印證這一點。

巨靈神的生命歷程與上述相去不遠,祂們群居,只有最強壯的才有資格生育,如同蟻后或是女王蜂,有權支配整個群體,甚至干涉鄰近的生態系統。

那珥瓦峡的主人是頭通體雪白的母鯨,祂至少有三千歲了,每年夏天,海冰完全溶化,一年之中溫暖的時候,祂就來到海底火山附近產下卵,耐心地等待孩子出世。

海主的卵就只是卵,或著說只是一層看似脆弱的薄膜將胚胎裹著,不需要雄性授精,每個胚胎離開母體之後就必須吞食能量才能撞開那層膜真正的「出生」。

生存的過程很殘酷,母親把祂們放在氣候最極端的地帶成長,將沸騰的岩漿或冰點以下的苦寒、甚至比鄰的手足作為食物吃下,唯有獲得最多能量的胚胎有資格孵化,也因此,母鯨可能產下幾百個卵,最後只有一個能夠成型。

最初的巨靈神──母牛Audhumbla就是如此在極冷與極熱的交界處金加倫誕生,其後代大多沿續這個模式,由母體產下,卻由天地及殺戮所孕育。

「祂能放心的把孩子放在遠處,睡自己的大頭覺,就證明能活著的小鯨魚並不簡單。」Loki伸手擦了擦眼前的玻璃,上頭開始結起小小的冰粒了,他們沿著島嶼邊緣下沉,水上看起來幅員並不遼闊的黑色礁岩,居然延伸到下方不可視的深水層。

就地質學而言,這個被鷗鳥占領的崎嶇陸地是岩漿冷卻後的產物,代表著下方一定連接著海底火山的山脈,冷與熱在這裡並存,給了冰洋的生物相對溫暖的生存環境,四周都是魚群,牠們迎著海面上透下來的光擺動閃閃發光的魚鰭,從玻璃前穿了過去。

「不過,這裡的環境太熱鬧,怕是吵到小鯨魚啊!」Thor皺起眉頭打趣地說,魚群聚集就一定有掠食者,海主真能安心讓自己的孩子待在這裡孵化?

「笨蛋!」老瘋子從他倆身後探出頭來,水鐘加上設備總共塞進了三個人,剩下Fandarl在船上接應,「我怎麼會有你這麼笨的兒子?不是教過你了嗎?這裡是漁場,眷族們的自助餐吧哪!噢對了對了,你看那邊那條馬林,好肥呀,這那些該死的鯨魚還沒來之前快把牠宰了拖上船,庫南餐廳會花五百塊買下牠……停停停,快把爪子嵌進後邊石縫裡呀,幹活幹活!得快開工!」

老瘋子有些激動了,他拿出漁槍比劃,被Loki伸出的右手擋了下來。

「爸爸,我們不是來抓這些不值錢的死魚的。」他笑了笑,燦爛地將囚靈塔拿高:「是您說,綁架海主的孩子才有經濟效應的嘛!」

「噢!我都忘了!那繼續,你繼續啊!」他搔了搔頭,呵呵地賊笑起來,老實說那真的很像Odin……卻又完全不像,驕傲的眾神之父怎麼會出現這麼貪小便宜的表情?

「真的要逮住那些獨角鯨啊,就得等到晚上,牠們晚上會浮上來曬月亮,現在只有一些槍魚鮪魚之類的可以抓……」老瘋子開始叨叨絮絮,看來這就是他捕捉珍貴魚種的場所了,此處漁獲資源雖多,卻有許多大型食肉魚出沒,單槍匹馬潛水捕魚甚至得和大魚肉搏,老瘋子應該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海主呢,偶爾也會到這附近晃晃的,除了有熱泉之外還能順便作作月光浴……喏,你瞧……」他指了指更深處,岩壁突然呈九十度垂直切下,不時有成串的水泡從飄上來,隱約還傳來低沉的嗚鳴聲,整艘水鐘彷彿要被吞入怪獸口中。

「泉眼,那珥瓦的育嬰室。」Loki將特製的護目鏡交給Thor,阿薩神族的夜視力遜於霜巨人,更遑論海神眷顧的藍人,在幽暗無比的水中光以肉眼裸視,幾乎什麼都無法看見。

 

一戴上視野果然大不相同,看似幽深的海裡閃動著紅色藍色交錯的火光,如同緩慢流動的岩漿,又像是某些怪獸突起且發光的背脊,在下方的海原繞出複雜的圖型;或大或小的氣泡從孔隙裡竄出,悠長的低吟隨著擠壓出來,彷彿底下有隻蟄伏不出的大海獸,正在半夢半醒的假寐階段。

「看起來真像活著的,是嗎?可以尋找著陸點了,再往南邊一點。」老人壓低聲線,刻意營造出緊張的氣氛。

嚴格說起來緊張是必要的情緒,這件事的本身足夠令人不安,護崽心切的野獸無法溝通,平日跋扈驕傲、又身懷倒海之力的野獸更是不可理喻。

這裡是一片開闊的海原,中間被綿延不見盡頭的山脊貫穿,「泉眼」就在其中一處,在此地使用照明並不明智,即便只是未成型的幼體,巨靈神之力仍不能小覷。

祂們靠吸食周邊的養分維生,各式各樣的養分,岩漿與溫泉的熱度、路過的各種倒楣動物、甚至同胎的手足,都將為供養祂茁壯而做出貢獻,稍不閃神,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被吸乾的對象。

水鐘即將碰上地面,老人熟練按了壁上的開關,兩支金屬爪從側邊伸出來,牢牢卡進峭壁的細縫裡,離山脊還有一段距離,由此著陸不致驚動胎體之外,也是巨靈神到海原唯一的通道。

「好了,準備滾出去吧,別給老爹丟臉了,讓那隻自以為是的畜牲知道厲害!」老瘋子拍了拍Thor的肩膀,他年紀大了,體力無法負荷長時間下水,可是天賦異稟的眼睛卻能在幽深的水域發揮很大的作用,例如看見從遠處向泉眼游過來的憤怒母鯨,通知執行「綁架」的兩個「兒子」。

「走吧。」Loki稍稍直起身子,將囚靈塔綁在胸前的網袋,Thor則拎起了那柄在水裡可能無法使用,至少可以當作充電器的錘子。

水鐘右側是減壓艙,從駕駛座下方鑽出去,得連續開兩道閥門,Loki深吸一口氣,很快完成動作,來到減壓艙,只能容納三人並肩的小空間放滿了魚叉、各式網袋以及最重要的秘藥──由某個偉大的霜巨人魔法師所研發出來的,據說用了人魚的骨肉熬成膠再加上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製成,一瓶能維持七十分鐘。

秘藥不僅能夠讓人在鹹腥的海水裡自由呼吸,還能讓你在海獸眼中看起來、聞起來都像一頭魚,如果運氣好沒碰上食肉大魚,這東西可以讓漁人無往不利,若是倒楣遇到正要吃晚餐的,免不了一番惡鬥。

Loki將瓶子扭開,湊進鼻子聞了聞,一股腐爛的腥味直衝腦門,讓他差點把胃裡的東西吐出來,不過就是這個味道,人魚的屍油才能讓秘藥效過持久,坊間很少有這麼純正的貨了,Fandarl能在這裡囤積這麼多,也算他厲害了。

「噢,天哪……」Thor一聞到那味兒,當下居然起了退縮的念頭,他重吸了兩口,然後取出一瓶擠在自己裸露的皮膚上,連眼皮、嘴唇、耳廓及鼻孔內側都必須塗到,這東西延展性極好,碰上皮膚馬上形成一層黃色的薄膜,屍油有毒,一次用量不能超過一半,否則就會開始從塗抹處潰爛,進而擴散到全身。

「我真是太佩服漁民了……還有那個Fandarl,他怎麼能忍受這個味道?」嘴裡抱怨著,Thor還是很快就整裝完成,Loki也很快,他蹲下來將魚尾般的靴子套在自己腳上,向後踢了幾下測試武器的功能,與地球的蛙鞋相比,約頓海姆的水行靴更先進,不僅配備噴射系統,攀附濕滑岩石的伸縮釘爪,兩側還有折疊刀片可以防身。

「為了活下去,多臭都可以忍受的。」Loki淡淡回答,將護目鏡戴了起來。

「……你之前下過水嗎?我是說,像這樣子的方式……」Thor望著他頗為熟練的動作,有些疑惑,這太辛苦了,貴為萬金之軀的王室繼承人應該不會體驗過才是,在自己離開家鄉的這一百年內,究竟……

「有幾次。」Loki押下入水的橫桿,冰冷的海水灌了進來,「跟我的母親,我們要將冬棺封進金加倫,你離開五十多年後吧?她認為把寶物放在宮中不太聰明,還是讓它從此失蹤吧,沒有想到這件事比想像中難。」

Thor看著他,隔著護目鏡的透明屏障,那雙綠色的眼睛好像起了一層水霧。

「在最後一次的行動裡,秘藥被動了手腳,我們昏了過去,連帶了約頓海姆也……」

海水漫過兩人的頭頂,Loki果斷地閉上雙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