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黑水,無邊無際的黑水,那珥瓦峽灣,南約頓的冰洋。

如果不是以接近魚類的視角游進這裡,Thor恐怕不會察覺不見天日的水下是這番光景,山脊壯麗地從海原拔地而起,紅藍交錯的岩漿竟有小河那麼寬,地鳴聲更明顯了,如果不是擦了藥,恐怕耳膜早就受傷,數以千計的魚群從他們身邊擦過,往下方游去,全黑的魚身上僅在肚腹上有塊銀色的鱗,成群俯衝時像成千的流星墜落,墜落在凍原上的火裡。

這情形讓他想起電影中在太空飄浮的景象,可實際上穿越星系並不是這麼一回事,至少他和Loki回到約頓海姆時並不是,利用「通道」進行空間跳躍不會有既定的風景可看,有時後是狂風暴雨築起的帷幕、有時是無際的火海,更多的時候是冰冷且全然的黑。

和那些沒有生物,只有星辰、碎屑、氣團或是光束的地方比起來,海裡畢竟熱鬧許多,Thor當然潛過水,也執行過幾次水下任務…不過碰上巨靈神這麼大的目標自然是第一次。

他扯了扯腰間與Loki相繫的繩子,感受另一端的重量,再抓緊手腕上綁的死緊的鐵錘,這兩個動作都讓他感覺安心,無法腳踏實的恐懼是天性裡與生俱來的,凡是生活在陸上的生物都是如此,即使身為已經能在各「星球」間穿梭的種族,某些電影中描述在太空孤獨飄流、與同伴失聯的片段還是令Thor感同身受的戰慄。

但是更多的緊張來自於已經被稱為「神」的對手。

Thor吞了一口水,那是能左右生死的對手,要和那傢伙作對可以說是不要命了,可是,他們就是為了「要命」,才會出現在這裡。

前方的Loki作了一個手勢,縫上螢光條的水行衣能讓隊友知道簡單的指示,約頓海姆的潛水設備並沒有附無線電設施,無法彼此通訊,相對的它也有獨特的優點,比如行進的速度異常地快。

Loki關掉鞋底的推進系統,讓人慢慢下沉,看來他找到「泉眼」的所在了,從現在開始,一點聲音及情緒的波動都不可以有,海主的幼崽憑藉以上兩點尋找獵物,只要在「範圍」內做出驚擾祂的事,包準會讓祂把你的能量吸光光,讓倒楣鬼凍成冰塊永沉海底。

聽起來倒是與Loki的能力有幾分相似,難怪他一副胸有成竹、一定能順利捕獲幼鯨的模樣;然而,話又說回來,很多時候,與其說他堅強,不如說他逞強,至少Thor就這麼認為。

「泉眼」不難辨認,甚至能說是顯眼至極,它是一處火山口,鮮紅的岩漿正汩汩冒出,伴隨著滾滾濃煙,遠遠地看就像是噴泉,Thor感覺到一股能量,極重的壓迫感,並非來自震撼的火山景象,而是純粹的威逼。

巨靈神的幼獸必定藏身在那根醒目的煙囪之中,就算祂還是顆未孵化的卵,釋放出的能量已然大大地昭顯其存在感。

海底熱泉向來是生命相當活躍的地方,待兩人踩穩腳步後,才發現原先以為是堅硬岩壁的地方全是黑色短草,它們順著地勢生長,緊貼岩層,像是舖了一層絨毛地毯,滑軟的質感非常方便水行鞋在其上「滑行」。

Loki回頭看了Thor一眼,相繫的繩子很長,超過五公尺,兩方的行動都不會受到太大的限制,他們朝著泉眼的方像前進,小魚小蝦在腳邊逡巡、覓食,不斷竄出的氣泡讓這裡像個異色的仙境……或著說,像某些夜店搞噱頭的裝潢,洛杉磯海灘旁常見的,Thor去過好幾次,服務生還會穿著直排輪,晃動著用比基尼勉強包住的豪乳替你倒酒呢。

往上再走一段路就不是樂土般的景色了,一個個比人還高的石灰岩塔如同猙獰的枯樹,聳立在斜坡上,頂端冒出濃烈烏黑的蒸氣,刺鼻的臭味就算經過海水的稀釋還是教人退避三舍。

育嬰室就在山丘的最高點,青白色的光點火炬似地坐落在最高的洞窟裡,四周散落著許多生物的屍骸,溫度越來越高,即使置身冰洋、身著能調節體溫的水行衣,Thor還是感覺自己的後背正熱的冒汗。

但是他不能再前進了,哪怕是一點汗,滲進海水內,活物的味道就會引起幼鯨的注意。

這件事情必須在無聲無息中完成,能順利接近小小猛獸的,只有身為冰霜巨人的Loki

他在身上弄出一層薄薄的冰層,彷彿玻璃護罩覆住全身,隔絕所有的熱能、呼吸及心跳的頻率,以及本身擁有的「氣息」,他要像個鬼魅,像個死去多時的幽魂,靜悄悄的把酣睡中的幼鯨鎖入囚靈塔之內,任務才算完成一半。

 

巨靈神幼體的形成並非來自父母的結合,祂們是天地的化物,母體產下的卵只是讓靈氣凝聚成形的居所,也因此,在還沒發育完全之前,胚胎只是一團氣體,並非實物,換個比較好理解的說法,眼前的氤氳之中包裹著的,只是一個靈魂。

眼前的幼鯨已經長出頭部及軀體了,還不明顯的鰭狀物偶爾顫個幾下,像孩子睡覺總會無意識擺動手腳那樣,祂在滾燙的岩漿上酣然而睡,睡在最得天獨厚的地方,完全無懼任何外來的威脅,這也難怪,巨靈神之所以受人畏懼,有很大的原因就是祂們能隨意吸取生命或給予,還沒破殼而出的幼崽亦然,只是祂們食量還不算大,僅能摧毀近身的一切。

Loki小心翼翼地繞過地上的枯骨,水的傳導力極佳,多細微的聲響都可能驚動對方,他用了很長的時間接近育嬰床,可能花了十分鐘或是更久?秘藥的效期固然令他緊張,可是都到了這裡卻因一點差池全盤皆毀,那就更不值得了。

他屏氣凝神,一點一點地接近巨靈神的卵,老實說比他想像的小的多,大小跟拳頭差不多,可是散發出來的光芒卻非常浩盛,幾乎等同峽灣的燈塔,或許這也是物種的天性吧,沒有天敵的祂們對於昭示自己的存在總是顯擺,天生的暴發戶。

Loki舉起胸前的囚靈塔,退去右手食指與中指上的冰,輕輕地劃上一刀,血液並沒有擴散,而是被吸進囚靈塔之中,其貌不揚的黑球開始起了變化,看似漫無章法的裂縫放出冷冽的藍光,盧恩文字組成一個堅固的法陣,黑球彷彿有了生命,劇烈地動了起來,亟欲掙脫網袋的束縛;要不是綁的緊,還真的會被它給「逃走」──囚靈塔是一種卑鄙的法器,被發明的目的就是為了囚禁靈魂,比如關住法力高強的精靈,威脅祂替你賣命之類,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卻好用得很。

這類的技藝也傳到地球去,有些地方還會將囚靈塔簡化成戒指或油燈的形式,戴起來輕便,束縛力卻沒有原始的那麼強。

Loki不曉得偏遠小鎮的神殿裡為何會藏有這玩意兒,也許是前人留下來的、又或許跟華納海姆人的治海方針有關,海獸不是那麼好馴服的,強大的品種必須從小養起才會聽從指令,囚靈塔無疑是用來捕捉幼獸的最好工具,它能因地制宜的釋發出引誘牠們上鉤的能量,比如在海裡,月光總是令所有的水族難以抗拒。

果然,卵中的幼鯨醒來了,祂的視神經尚未發育完全,天性卻讓祂開始搜尋起「月亮」的方向。

Loki抓住圓球兩端,用力一轉,打開囚靈塔的內部,還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整顆蛋就被吸了進去,他立刻將上下兩端闔上,動作一氣呵成,直到確定幼鯨完全被封進去之後,才大大吐了一口氣,同時解除身上的冰封。

挺容易操作的嘛?Loki將恢復平靜的黑球綁的更緊,在術法的分類上囚靈塔被歸類在旁門左道,一般高端的魔法師不會使用〈他們寧願耗更多精力去收服成年的奇獸或與精靈訂下所費不貲的契約〉,他只在書上看過一次操作的步驟,還是被關在尼姆芙海姆的監獄時,Fryre「好心」送來供Loki殺時間的書籍。

他扯了兩下繩子,告訴Thor自己平安及準備撤退的消息,目前看來十分順利,但是接下來,重頭戲才真正要上場了呢。

他聽到一聲嗚咽,悠長的像是歌曲,從育嬰室的下方傳來,一路延伸到他看不見的遠處,岩漿突然像死水般凝滯不動了,周圍的氣泡猛烈地從岩石隙縫裡竄出,爭先恐後地像要逃命的蜂群。

不感稍有耽擱,他啟動水行鞋的推進系統,快速地離開洞穴,洞口外,Thor不斷地向他打著「東邊」的手勢,Loki往他指的方向一看,水鐘發射的信號彈正好降落到海原的邊界,亮光映出拼命往峭壁上游走的魚群,青蛟、虎鯊和牠的獵物們一同群游,組成密密麻麻的魚牆,好像要抵禦什麼強大的天敵。

 

然後一聲尖銳的長嘯從幽暗的海原深處傳來,突兀卻又貼切的回憶畫面該死的在Thor腦海裡重現。

──這不是《侏儸紀公園》裡最經典的橋段,霸王龍即將出現的預告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