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Thor游近Loki,手上的錘子握的死死的,一副隨時要戰鬥的態勢。

他當然知道這笨重玩意兒在水裡是揮不起來的,沒必要現在就動手,孩子在他們手上,母鯨不會輕舉妄動,此舉只是讓自己有安全感,有個武器在手裡,總是踏實一點。

白色的影子從黑暗裡現身,筆直往兩人所在的地點衝了過來,不像其他掠食魚類的劍拔弩張,祂的動作優雅,乍看之下雖然緩慢,可是實際上,魚身逼近的速度卻快地令人咋舌,帶起的水壓一波波往他們身上打,如果不是水行鞋的釘爪牢牢卡住岩石,恐怕連站都站不穩。

祂在ThorLoki前方五十公尺處停住,龐大的身軀堪比一座飄浮的冰山,細小的眼睛沒有眼白,純粹的黑鑲在死白的身軀上,如同凍原上直通深淵的兩個窟窿。

是你們偷了我的孩子嗎?該死的小賊?」低沉威嚴的聲音響起,近的像貼在耳膜上發聲,Thor感覺腦門生疼,耳鳴的厲害,眼前開始出現白花花的雜訊;後方的魚牆更混亂了,不管是掠食魚類或是平和的素食者,在海主「開口」後瘋狂地攻擊彼此,大海瞬間充滿血腥味,殘破的魚身、肉屑落在四周,貪吃的鯊魚卻沒去撿拾……牠正專注扯著一隻同類的肉,只是殺戮,單純的殺戮,並非食慾作祟,看上去比較像是在親手屠戮仇人。

Loki直視海主,什麼話也沒說,這是魔法師與其他生靈溝通的方式之一,直接與對方的精神層面連結,持續的時間很短,大概只能講上幾句話,可是省了拐彎抹角,彼此之堅絕對誠實,這是無法說假話的。

那珥瓦也盯著Loki,喉間發出微怒的低鳴,祂的臉上出現微妙的變化,一根細長的錐狀物正從鯨唇上方長了出來,像把磨利的劍,閃著讓人望而生畏的寒光。

就為了這點事要把我的孩子關在那恐怖的圓球裡?」這一次的鯨嘯的音量更大了,整個海底都因為這聲咆哮震動,這位老媽應該是被激怒了,雖然不知道Loki跟祂說了什麼,但那珥瓦就要發飆了,此點無庸置疑。

祂沒有用上那根駭人的獠牙,而是靈活地轉過身來,重重往兩人站的岩壁一掃,岩壁發出悶響,崩解成碎片,Loki伸出手造出巨大的薄冰罩將自己和Thor裹住,冰與水本就同源,將水重新組合再變成防護罩的伎倆是冰霜巨人的絕招,不僅能提供抵禦的效果,排空的水還可以讓人直接呼吸以及對話,不過消耗的能量過於龐大,只能在緊急關頭使用。

「請您仔細想想,解除詛咒對您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何必讓還未出世的生命就此消失呢?」Loki語氣和緩,但額角立即沁出汗珠,在海主的地盤操縱水無疑班門弄斧,他不知道冰牆能維持多久,說不準巨鯨的尾巴再掃一次,他們就會被沖到不知名的海底深處。

不……祂不會這麼做的,孩子和自己綑在一起,那珥瓦再怎麼憤怒也不會將矛頭指向Loki,可是Thor呢?Thor身上根本沒有任何能夠要脅對方的東西

果然他的擔憂馬上應驗了,魚牆裡,互相撕咬的魚平靜了,緊接而來的,卻是更駭人的事。

「砰!」一隻槍魚重重撞了上來,從牠肚破腸流、腹部朝上的姿勢可以看出已經是條死魚了,但大型魚類的噸位還是將冰牆砸出了一到小裂縫,隨之,越來越多的魚「飛」了過來……是「飛」,並不是「游」,有些明顯死透、有些奄奄一息,都不是以自身的力量及意識展開攻擊──牠們是被扔過來的。

Thor經歷過類似的事,某次和搭檔被困在病毒肆虐的西非醫院,一群餓扁的行屍鍥而不捨,花了兩個小時輪流撞擊防彈玻璃,他們等不到援軍,只好灰溜溜地從積滿蝙蝠糞便的通風口逃走,現今的情況比活屍事件更難擺平,一來沒有通風口可以爬出去,二來,死魚的背後還有個超級魔頭。

無數的敲擊聲四面八方響起,冰上的裂痕越來越大、越來越密,Loki只能不斷地增加冰的厚度,延遲防禦被突破的空間,這十分耗力氣,他看了Thor一眼,已經連對話的餘裕也沒有了,Thor也絞盡腦汁想著該如何逃脫。

當初想的太天真了,以為抓了幼鯨就能要脅海主,卻沒想過,仍有父母不願付綁架犯贖金而犧牲掉孩子的性命。

然而,也有人捨棄新生命是為了保全更多的生命。

 

海水湧進來是無聲的,Thor以為他會聽到碎裂的巨響,太快太急的洶湧在聲音未傳遞到耳膜前就被吞噬。

銀白色的長角截斷兩人連結的繩索,將Thor整個人挑起來拋的老高,從那珥瓦半開的嘴裡伸出一條長滿倒刺的觸手,將Thor勒住,兩汪沒有情感的深淵瞪著他,刀刃般的刺逐漸絞緊,手臂已經被劃出傷口。

約頓海姆的鼠輩,骯髒的冰霜巨人,現在我們的籌碼相當了,你放了我的孩子,否則我拿你的男人餵魚,你看怎麼樣?

冰牆的包覆區域只剩下Loki口鼻那一塊了,縮小到等同氧氣罩的大小,Thor這才感覺秘藥失靈了,他鼻腔嗆入大量的海水,眼睛好像被強酸侵蝕一樣灼熱,疼痛難當,他看見Loki手指的鮮血在水裡散逸,聚成奇異的花紋裹住囚靈塔,那顆黑球不斷閃著詭異的紅色光芒、跳躍,被Loki重重扯了幾下、再套上一層血畫的符文。

巨鯨相當的氣惱,祂的觸手收的更緊了,大片的殷紅染紅Thor四周的水域,魚牆裡僅存的、還活著的肉食魚紛紛像被腐屍引來的禿鷹,圍著海主手裡的那塊肉垂涎。

你快要沒氣了吧?魔法師?你就快要淹死了,等你失去意識,再救我的孩子也不遲,我看你現在還有什麼絕招沒使出來?」祂顫抖地笑了起來,耳鳴更甚,Fryre上次施咒時的瀕死體驗Thor似乎又碰上了,他覺得自己就快喘不過氣了,他需要力量爭脫,如果有力氣,而且有一把好用的武器的話……

 

等等。

他看向綁在手腕的錘子,正發出幽藍色的微光。

難道這玩意兒在水裡也能用?它不是只能刮風下雨嗎?

刮風?對!就是刮風!

 

Mjölnir,你可以刮風吧!

 

他握緊了錘子,以把手為中心瞬間出現一道小小的氣旋,擴大的速度就像熱帶風暴,快的不像樣,金色、銀色閃電猶如雲雨中的龍,在新成的龍捲風裡鑽動,雷電一道道劈了下來,Thor聞到燒焦的灼味──他能聞的到,表示已經不在水裡了!

成功了!

他甩開還黏在自己身上、早就成為黑炭的海主斷肢,繼續釋放出更多的暴風將海水隔開,一邊朝著最後印象裡Loki的方向前進。

大地在震動。

Thor的雙腳碰到海底的地面,鬼哭般的嚎聲跟著響起,他弄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所造成,也不想管那麼多,能不能解除詛咒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他只想趕快把Loki帶離這個鬼地方。

冰柱消融了,他在冰柱長出來的地方看見全身癱軟的Loki

還活著,只是臉色很蒼白,像極了第一次在「一千零一夜」見到時的樣子,不,更狼狽呢,Loki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吃點東西吧。」Thor蹲了下來,湊近他,甩了甩手上的錘子,「我有行動電源,不怕被你吸乾。」

沒等Loki回答,Thor強硬地抬起他的下顎,故技重施。

真是一招打遍海洋無敵手啊,不管是華納神族的皇子、或是峽灣的巨靈神,往後也許會在教科書上明訂:「千萬注意在對陣時接吻的敵人」吧?

Loki惡狠狠地抹了抹嘴,扶著Thor的肩膀站了起來。

「海主的孩子乾死在海底?還滿好笑的吧?是嗎?」他和Thor交換了一個眼神,Thor極有默契的接下去補刀,晃了晃手上的錘子。

「我不知道這東西的極限,畢竟我們從米德加爾特飛過來它還精力充沛了,撐個兩、三個小時不成問題吧?」

無數的龍捲風推開水牆,Thor突然想到《聖經》裡摩西開海的景象。

「祢現在可以做出選擇,看是要解除我身上的詛咒,還是讓祢的小孩乾死在海裡?」

巨鯨發出憤怒的低鳴,這或許是跋扈的海中霸主有生以來,屈指可數的挫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