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嗨。」

她看起來年紀比Thor小一點,長捲髮束成馬尾,緊身的皮甲讓姣好的曲線畢露,她噙著笑,把玩桌上紅艷艷的蘋果,嘆了一口氣,「新鮮蘋果?真奢侈呀,不知道大多數人都在餓肚子嗎?Fandarl的新朋友們。」

「……其它的人到哪裡去了。」Thor握起拳頭,雖然聽說了Mjölnir的自來功能,在室內使用並不是好主意;他隱約感覺到Fandarl背後有些複雜的因素,只是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找上門。

「放心,我可沒有傷害他們。」她噙著笑,優雅的站了起來,下一秒卻一腳踢向Thor的腹部,幸好閃的快,只差一點點,他就要吐出滿肚子酸水了;接連幾個旋身的動作,她的速度快的誇張,Thor一下子就被逼到角落。

「你是什麼來頭?膽敢幫著他忽悠我們?」女人一隻腳蹬在牆上,即使她比Thor矮上一個頭,那股氣勢簡直就跟人稱黑寡婦的Natasha有得比;Thor緩緩舉起雙手,故做投降,其實他正在找機會撂倒體型矮他一截的女性,冷不防一把飛刀嗖的射向右側牆壁,距離他的太陽穴只有十公分。

「最好別想打什麼壞主意,」女人露齒一笑,「要找人算帳的話,當然不會孤身前來。」

從長廊的方向走出一個男人,黑髮、蓄鬍,細長的鳳眼與略深的膚色說明了他並非阿薩神族或冰霜巨人,這個五官特徵除了人類中的亞洲民族之外,就是他們的祖先──尼爾芙海姆的霧之民。

男人晃了晃手中的飛刀,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Thor馬上聯想到之前Loki向自己轉述的逃獄囚犯──在金色閃電撼動那珥瓦峽的夜裡,宰了好幾名獄卒、逼的軍隊連夜出動的沙匪集團,那麼,通緝令上還有的另一個人……

「你是什麼來頭,小子。」果然,第三個人從儲放食物的水缸後現身,還拎著五花大綁的Fandarl

他是個魁梧的大漢,整整比Thor高出一顆頭,滿腮凌亂賁張的紅鬍子讓他看起來十分憤怒,事實上可能也是,光從他重摔Fandarl的力道就能推測,這人肯定心情不好。

「敢打我們瓦爾哈拉的主意,希望你的命夠硬。」女人俐落地揪住Thor的領子,將人摜在餐桌上,堆疊的杯盤喀的震了一下,力道可不輕。

黑髮男人向前,從腰間掏出彎月型的刀,架在Thor臉旁,亮晃晃的寒鐵刀身映出他插翅難飛的現狀,紅鬍子──應該是當中的首領,好整以暇地拉出椅子,在桌緣坐了下來。

「通常我不喜歡脅迫人。」他的聲音很有威嚴,腔調也不似一般粗魯野蠻的化外之民,灰色的眼睛瞪著Thor,看起來就像頭年老的獅子。

「你說,放在圖加塔的那些貨物到哪裡去了?」

「……喂,我說過跟他們沒有關係,是華納人……」Fandarl仍能開口說話,他在地上掙扎著,想替Thor開脫,冷不防,紅鬍子用帶著冰爪的靴子踩向他的腳。

Fandarl口不擇言的咒罵,黑髮男子直接將刀子插進桌子裡,隨手抓了塊抹布塞住Fandarl的嘴。

「圖加塔?什麼圖加塔?」看來這幫人就是讓Fandarl心神不寧的真兇了,Thor話才開說完,女人抓起他的頭髮,叩的一聲直接往桌面撞去,他本想呼喚Mjölnir,結果這一撞七葷八素,大概有十秒鐘的時間眼前只有一片黑,然後刷的一聲,彎刀的薄刃插進他指隙間,紅鬍子抓住了Thor的手,痛的他認為自己的腕骨已經被硬生生掐斷。                                                                         

「你要先跟左手道別,還是右手?」大漢站了起來,再度抽起了桌上的刀子,「別跟我裝傻,三比一,你一點勝算也沒有。」

「是三比二。」優雅的男聲從紅鬍子身後傳來,他警醒地回頭,發現自己的部下──方才封住Fandarl嘴巴的黑髮男人正被高舉到空中──被一條突然從地面竄出,全身長滿透明倒刺的冰蛇。

「不知道這樣我方是不是多了些勝算呢?」Loki從冰蛇後方出現,一彈指,蛇身上的刺全都指向掛在半空中的倒楣鬼。

「……約頓巫師……」女人的表情凝重,試圖抽出腰間的雙刀,紅鬍子制止她,作了個手勢要她退到後方。

「現在我們的條件算是扯平了?」Loki笑了笑,從他面前的地板又竄出五、六條冰蛇,扭動著身軀及銳刺,威脅性十足。

紅鬍子縱使心有不甘,還是放開了Thor的手,將他的頭髮向後拉,把彎刀架在他脖子上,沒想到他刀子還沒拿穩,一道銀色的光芒嗖的向他和Thor飛了過來,大漢本能性的鬆手,他感覺朝自己飛來的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寧可先放掉眼前的俘虜。

Thor一個矮身,倒地滾了一圈,順勢抓住飛來的Mjölnir,但他也只能作作樣子,右手腕痛的要命,好險還能使力,這群沙匪不是普通角色,Fandarl招惹上的可是牛鬼蛇神。

Fandarl可能是個混球,但他幫過我們,至少在我們的眼皮底下,他不能被傷害。」Thor湊到Fandarl身邊,替他拿掉塞口布,他大大喘了一口氣,臉都憋紅了,表情似乎有些受寵若驚。

「……Thor,我沒騙你,也沒有騙他們,圖加塔的那批貨,真的是被華納人搶走的……他們往每個洞口放毒氣……然後,火就燒起來了,沒人逃出來,我接到消息的時候,那裡只剩下廢墟,還有火,好大的火……」Fandarl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堆Thor根本不懂的話,沒料到紅鬍子臉上出現微妙的變化,他先是瞇起眼,皺起眉頭,然後再瞪大。

Thor,相信我,我覺對沒有要拖你們下水的意思,瓦爾哈拉的神經病們,你們要把帳算在我頭上,就儘管來好了,跟其他人一點關係也沒……」

「……我殺了你這個滿嘴廢話的騙子!」女人抽出刀,一點也不畏懼佔上風的兩人,沒料到紅鬍子伸手一擋,將她整個人推到自己身後。

「……你叫Thor?」大鬍子的眼睛越瞪越大,聲音也顫抖起來,「……該不會叫ThorOdinson吧?天哪……」

「……ThorOdinson……」Fandarl也重覆了一次這個名字,表情同樣精彩。

「看來你在約頓海姆聲名還是不墜呢,前駙馬爺。」Loki聳聳肩,收掉張牙舞爪的冰蛇,只剩吊起黑髮男子的那條。

Thor?阿斯加德的大皇子Thor?天哪!」大鬍子盯著Thor看了兩秒,居然哭了出來,他撩起右手的衣袖,除了密密麻麻的傷痕之外還有一塊醒目的刺青,顏色已經有點淡了,可是仍然能夠看出,圖案是阿斯加德的國徽,以及象徵皇室禁衛軍的四方斧。

Volstagg!」Thor立刻就認出這個紋身,Volstagg是他幼年的隨從和武術老師,在孤獨的禁宮裡,幾乎只有他一直陪在自己身邊,他不只是唯一傾聽小Thor埋怨的對象,還救過好動的皇子好幾次,如果沒有VolstaggThor可能早就被發狂的野馬踹死,或是死在飛蛇的毒牙之下。

紅鬍子說不出半句話了,他老淚縱橫,噗通一聲在Thor面前跪下來,女人不知該作什麼反應,只好慌慌張張地跟著跪,Loki見狀,識相的收回最後一條冰蛇,將人給放下來。

Volstagg,這個名字Loki是聽過的,在Thor的故事裡,他是可以獨自打垮森林野豬的大力士,就算對手是鹿角怪,Volstagg也能智取惡名昭彰的怪物,只是隨著Thor長大,他的名字出現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後來聽說Volstagg離開阿斯加德,告老還鄉去了,真沒想到所謂的「告老還鄉」,竟然是跑到鄰國當強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