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我離開阿斯加德很久了,那裡早就不需要我。」紅鬍子灌了一口酒,咂了咂嘴,沒幾分鐘,劍拔弩張的態勢變的和樂融融,被綁起來的Ailala母子獲得鬆綁,戰戰兢兢地拿出酒食「招待」這群貴客,上完了飯菜就立刻躲進自己房間,深怕被抓來滅口。

至於老瘋子?聽說Volstagg等人來到這裡時,他已經不省人事地醉倒在廚房邊的小睡房,估計他的手下判斷對方沒有還擊能力,只是把房門給反鎖上,權充牢房,否則讓這位前禁軍侍衛看到死去多時的「前東家」,可能還得花些時間確認老瘋子真正的身分吧。

「您到約頓海姆後沒多久,我被誣陷要對王儲不利,不僅年俸全被取消,連我在皇城的住所都被判給了別人。」他擦擦流下鬍子的酒,嘆了一口氣,「後來想想,離開也罷,反正您也不會再回國內了,至少短期內不會,但是,誰知道呢……」

灰色的眼珠子看著天花板,好似穿透它,望向更遠的地方,「您長大了……我也老了……」

「你還留了遮掉一半臉孔的鬍子呢。」Thor又替他倒了一些酒,「否則我怎模會認不出來呢?我尊敬的Volstagg。」

「殿下,這句話我承受不起,不過,我真的很高興有生之年還能跟您相遇。」紅鬍子搖了搖手,Thor才發現他眼上的皺紋比以前多上許多。

「容我向您介紹,Hogun,我忠誠的霧民好友,也是部落的首領,Sif,我美麗的養女,至於Fandarl嘛……」被Volstagg點名的二人起身鞠躬致意,只有Fandarl侷促地笑了兩聲。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奸商?」Loki重重補了一刀,Fandarl小聲呢喃:「別這樣嘛,又不是黑吃黑,是被人搶先……」

「這筆帳晚一點再跟你算!」Volstagg狠瞪一眼,馬上調整回和顏悅色:「對了,還沒正式向您請安,想必這位就是Tilda女王的繼承人?」

不愧是待過宮廷的人,Volstagg遣詞用字小心翼翼,神情也很從容,他沒忘記大皇子就是因為要和約頓締結婚姻才會被送到此地來,只是眼前這位,即使外表有幾分陰柔,卻顯然不是女性,騙過其他人的眼睛或許容易,但瓦爾哈拉什麼買賣都幹,自然擅長易容技術,Volstagg不可能看走眼的。

「是的,所以你們都暸解,我在約頓海姆是危險人士。」Loki也沒有為自己解釋什麼,看來Thor的故友也是明白人。

「我們也是危險人士,而且敵人一致!」紅鬍子大漢哈哈笑了幾聲,「那正好,我們就一道走吧?首先是離開那珥瓦,身分敗露,這兒也不能待了吧?」

「穿過沙漠到黑城,那裏有我的族人可以接頭。」黑髮的Hogun提議,他看向Thor而非徵詢老大Volstagg的首肯,看來對這位主子的主子敬重有加,即使半小時前才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

「越快動身越好,不宜久留。決定好的話,我馬上去張羅車輛,可是……」唯一的女性Sif瞄了Fandarl一眼:「我們沒錢。」

「行!錢不是問題!」Fandarl立馬展開笑靨,點頭如搗蒜,「這件事就交給我和Sif小姐吧!這兒真的待不下去了,我還在煩惱不能下水還能做些什麼呢,哈哈哈……」

其餘得五個人、十隻眼睛全看向Fandarl,他識趣地收起了笑容,正襟危坐而沉默。

「那就這麼辦吧,黑城離皇城不遠,可以先過去,再想辦法。」Loki迅速下了決定,希望這些突然冒出來的盟友是能夠信賴的人,也只能這樣打算了,算算Fryre將皇室成員囚禁到冰牢也快要十年了,他的耐心可能到了極限,再拖下去,母親的安危就更加令人擔憂。

Sif,妳就先和Fandarl去搞定車輛,什麼都不必帶,只要現金就好。」Volstagg很快下了指令,轉向Thor,指指老瘋子睡房的方向。

「那麼,那位老人家呢?」他依然使用敬詞,對方長的太像過去的老闆,即使對Odin的裁決有些怨懟,Volstagg還是在皇子的面前有所保留。

「帶走吧,留在這裡對他不利。」Thor聳聳肩,「他將我們當親生兒子,這樣拋下他,不是太殘忍了嗎?到了黑城,再想辦法安置他也不遲。」

Loki贊同地點點頭,起身上樓收拾細軟。

 

其實也沒有什麼可以帶的,除了Mjölnir及地球帶來的即溶包之外,大背包整理起來很方便,也不太重,只是歷經撒哈拉和暴雨的折磨,溝縫卡了許多髒汙。

他向Ailala要了一條破布,並向這個老婦坦承Volstagg等人的強盜身分,並捏造自己和Thor亦是亡命之徒,感念母子倆的幫忙,除了不會傷害兩人之外,還能獲得一份不斐的酬庸〈Fandarl貢獻〉。

Loki的保證Ailala放心很多,她和Peter在人還沒離開那珥瓦前都不會被放出店鋪一步,也不會知道這群人要前往何方。

她抱著滿袋金幣,立誓絕不會透露他們來過的消息,對這個窮苦大半輩子的老人來說,這群斯文的危險分子比上華納人的苛政與重稅,親切太多了。

Loki擦了背包的外層,拉開拉鍊順便整理理頭那些雜物;瑞士刀和打火機都很實用,然後是一些電線、充電用品之類的,Thor還在樓下和Volstagg敘舊,不時傳來紅鬍子聲如洪鐘的大笑。

實際上,從冰牢逃出至今不過幾天時間,卻經歷了那麼多的事,如果還能活著回憶這段時光,他會為此下個註解,根本是上天刻意撮合自己和Thor重修舊好吧?

他能期待往後的生活嗎?在打敗Fryre、奪回國家之後?

莫非他傳染了Thor的樂觀,這個定義模糊、不知是好是壞的不治之症?

順勢而為、隨機應變不是壞事,也許之前一直是自己考慮太多。

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厭煩地掏出那堆凌亂的電線,卡一聲,跟著被翻出來的是Thor的平板電腦,在接近雷瓦汀所在的惹法夫之前,電池早就用盡,在地球,它是很方便的道具,可是到了約頓海姆恐怕也沒用武之地,不過……

換上了電池,應該還可以打開吧?從坦吉爾到沙漠的路上他拍了一些照片,難得有心情即空閒可以拿出來回憶一下。

但是,哪個電池是已經用過的呢?Loki拔下舊電池打算一個一個試,沒想到平板電腦嘰一聲自動開機,仔細一看,才發現Mjölnir就丟在不遠處,把手正閃著微弱的藍光。

Loki接過螢幕一看,彈出一個通訊軟體的對話框,不知道是誰發的,上頭寥寥幾句,字裡行間卻讓人頭皮發麻。

 

B15遭大火焚毀,全數人員、設備無一倖免。

 

發訊日期就在他們離開沙漠,用Mjölnir打開通道回到約頓海姆那一天,Loki沒去注意倆人是幾點開啟入口的,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訊息發送的時間在晚上,他很確定雨和雷電肆虐惹法夫時,天色還是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