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你知道嗎?等到春天,那個被抓起來的異族人……就能召喚無數的雷火毀滅莊稼跟森林,甚至皇城也可能被他剷平!」

「召喚閃電?」

「是啊,聽說那珥瓦峽的暴風雨就是他幹的,他有巫術,是巫師啊,往好的方面想,華納人的政權可能也……」

「如果他滅了那些鹹魚,那倒好,只是他現在被抓起來了,落在華納人手裡……」

「那不是更好嗎?直接炸掉王城,同歸於盡啊,啊哈……」

「那他不就成了民族英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挺雷神啊,無條件的!」

「欸,救世主啊,這麼一說,我真想去劫獄啊!」

「說不定他根本能自己走出來,只是在等待機會罷了!」

 

搧風點火是Fandarl的專長,他隨意提了幾個關鍵句,其他的人全在無意識間受其引導,讓「雷神」幾乎神話成救世主了,民眾不時傳出哄笑聲,幾個越講越興奮的,爬上攤架模仿Dalton遭到「雷神」攻擊,咬掉半張臉皮的劇碼〈放出去的風聲越誇張,渲染的效果就越好〉,Loki壓低斗篷邊緣,冷然地望著四周,一邊是炫富的華納人,另一邊卻是為盜賊叫好的百姓,多危險的畫面。

很好,繼續搗亂吧,讓華納人知道Thor是不能留的人,必須趕緊處刑,拖越久,只是對Fryer越不利,最好在春雷之前就將他當著統治者的面處刑……

可是,這也是最理想的結果,如果Thor不能被送進皇城裡候斬,那麼一切努力都沒有意義了,萬一出了差錯,他們可得進監獄把ThorVolstagg救出來,不過,如此一來,Tilda女王自行行動的機率就更大了,這很糟糕,無論如何他一定要除掉Fryer,保全所有為此做出犧牲的人。

和他們相比,Loki的付出顯得微不足道,他們已經說好了,Thor會理解,這場戲要演的逼真才有價值。

 

人群越來越擁擠,被壓榨許久的百姓彷彿突然找到一個宣洩的出口,鼓譟歡呼,冷不防,一道黑影從後方掃了下來,接觸到它的人全都應聲倒地,攤子也掀了起來,頓時混亂成一片。

「說夠了沒有!」軍官打扮的人坐在馬背上,不時揮舞著植滿倒刺的長鞭,碰上的人皮肉立即掀開,然而,本應疼痛難當,甚或大聲呼痛,所有的人卻咬住牙關,安靜下來,忍著疼痛,一聲也不敢吭。

「下次再有人散播謠言,不是像這次這麼簡單!」軍官拉起馬繩繞了一圈,示威似地吼了一聲:「Volstagg大人授權我當場格斃嘴巴不檢點的傢伙。」

「還有,我奉命宣布一項喜訊,Tilda女王在今年春天即將和Fryer大人共結連理,他們雖然不會蒞臨黑城參加射日祭,首席魔法師Gullveig大人卻會親自主持本地的祭典,替他們的婚禮祈福。」

人們臉色鐵青的可怕,卻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這項消息老早就大肆宣揚過了,現在更是動用軍隊的力量,再次強調Fryer政權的正統性。

「混帳!」軍官又揮了一下長鞭,打在地上聲音清脆響亮,「該歡呼的時候不歡呼?你們這些雜碎!給我歡呼,給我歡呼啊!」

他怒吼著,民眾僵硬而木然的舉起雙手來,他們儘量表現出歡愉,卻怎麼看都不像發自內心的祝福。

「大人。」Loki走到軍官身邊,抬起頭,「您是赫赫有名的Deaver大人?」

軍官的表情瞬間定格了,他吞嚥口水,喉結上下滾動,發出「咕」的一聲,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我有幾個問題想請問您,可以私下聊聊嗎?」

「……有什麼話,直接在這裡說!」Deaver板起臉,刻意將目光轉向別的方向。

「我的主人葛洛柏夫人在那台綠色頂蓋的馬車裡。」Loki不慍不火,放慢說話的音調,「如果您有時間,能夠賞臉去喝杯茶嗎?」

「……………」Deaver皺起眉頭,葛洛柏夫人?那個壯碩的女人可是他的搖錢樹,這幾年下來收了她不少好處,差人來找他,肯定也是為了某些目的吧?對,祭典,射日祭後分派附近軍營的宴席還沒發包出去呢,他記得葛洛柏有些廚師朋友,如果這邊加一加、那邊減一減的話,這預算……

「那麼,恭候大人的到來。」Loki行了個禮,轉身走向夫人的馬車,兩面收錢的算盤沒來的及打完,一陣秋霜似、略帶冰冷的香氣傳進Deaver的鼻子。

──純血冰霜巨人!

Deaver連忙醒了過來,純血的冰霜巨人,如果他是葛洛柏夫人的奴隸……

他連忙要手下驅趕市集聚集的人潮,鼻腔裡的那陣冷香久久不息,而停駐在原地的還有綠頂的馬車,Deaver親眼看見冰霜巨人走進了那裡。

他清了清喉嚨,跳下馬,信步走了進去,下意識整理自己頭髮的同時,腦中已經出現許許多多的幻想;純血的冰霜巨人,多美啊!他們蒼白的皮膚和纖細的骨架,無論是男女都擁有中性的美麗臉孔,當體內的藍逐漸染上皮膚的時候,像極日蝕的景像,白晝瞬間變成黑夜的魔性時刻……

 

「竭誠的歡迎您,大人。」馬車裡只有Loki的身影,夫人在Deaver赴約前早就離開了,留下一封信、一輛馬車及車伕,還有這個膽敢向他搭話的冰霜巨人。

「很抱歉,夫人有事先走了,但是他吩咐過,希望我讓您開心。」Loki卸掉斗篷,裡頭是一件貼身的黑袍,從領口就貼著他的身體,上半身緊的像皮膚,乍看之下裹的密不透風,仔細看就會是令人血脈賁張的模樣。

沒錯,血脈賁張,鎖骨的形狀及微微起伏的胸膛……甚至是胸前略略突起的兩個小點,Deaver覺得自己的下半身正在充血,恐怕再多看幾眼,他就要棄械投降。

 

Fandarl的情報沒錯,黑城的守衛隊長Deaver雖然是葛洛柏夫人買通多年的對象,但他的罩門卻很令人意外,他時常在沙漠兩端的黑城及那珥瓦來回奔走,Fandarl因為Deaver和瓦爾哈拉的關係有所接觸。

Deaver是個色鬼,卻偏偏有早洩的毛病。

這個八卦消息來自那珥瓦花街的妓女,一度是她們茶餘飯後笑話的話題,還因此被未婚妻的家庭嫌棄,解除婚約;不甘受辱的Deaver於是暴走,他一把火燒了整條街的娼館,從此痛恨女性,開始流連以男娼為賣點的風月場所。

「如果熱衷和同性上床,那就算了。」Fandarl聳聳肩,他知道有些男人的魅力連同性都無法招架,比如Loki,如果不是Thor梗在中間,他早就展開熱情追求。

「他不能人道啊,換句話說,就是性無能啦。」說起八卦的嘴臉真的很生動,Fandarl如果在地球,應該會是有名的脫口秀主持人,「所以他喜歡看心儀的對象跟別的男人上床……然後他就會亢奮到不行……超變態的對吧?」

「會打聽到這種消息的你更變態。」Sif白了他一眼,「不過他在黑城的軍隊裡擁有極大的勢力,如果有他的護航,我們可以進監獄把Mjölnir送到Thor手上。」

 

繼續回到Deaver身上。

馬車裡充滿令人暈眩的香氣,Loki拉起Deaver的手,往自己腰上擺,Deaver的喉頭發出濃痰哽住般的雜訊,一雙眼睛貪婪的就像要把Loki生吞活剝。

「久仰Deaver的英名……」蒼白漂亮的手指撫上Deaver的頸子,輕輕的在其上刮搔,Deaver搖著頭,兩腿之間逐漸股起,表情陶然卻又痛苦。

「您不摸我嗎?」Loki整個人貼到他身上,將Deaver按在座位上,身體微幅扭動著,Deaver再也忍不住了,他咬緊牙關,「嘶」的深吸一口氣,顫抖了幾下。

 

居然讓他射了,這個淫蕩的約頓奴隸!

Deaver極力掩飾這丟臉的事實,可是眼前的情況……眼前的情況快超出他的控制了,無論是使人酥麻的香氣,或是這個漂亮的男人!

「……對不起,我失態了,我……」Loki趕忙要從Deaver腿上抽身,Deaver拉住他,臉上泛起潮紅,粗重的喘氣,搖搖頭。

「……你是葛洛柏夫人要給我的禮物?」聲音有點虛弱,Deaver畢竟才剛高潮過。

「其實是我要求她讓我來服侍您的。」Loki還是稍微掙扎了一下,Deaver也沒攔他,讓Loki坐在自己身旁。

「這樣說好了,我的身體有點奇怪。」他無奈地笑了笑,綠色的眼睛無辜地看向Deaver

「我原本是約頓海姆鄉下地方的貴族。」Loki的眼神很誠懇,非常「感慨」地說出自己的身世──其實是瓦爾哈拉眾人齊心協力胡謅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