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雖然出身貴族,他卻是不得人疼的私生子,後來華納人發動政變,家族失勢,一夕間千金散去,父親便毫不考慮地將他賣給當地的華納軍閥。

軍閥雖然沒有讓他做粗活,卻給他更劇烈的折磨,他被當成主人洩慾的工具,學著如何侍奉男人,起初很痛苦,後來卻不知道為何,居然慢慢從當中獲取快感。

「當我發現自己上癮時,幾乎要崩潰了,可是身體沒有辦法控制,往無法想像的方向去。」Loki垂下眼瞼,眼睛中彷彿有水光,「再多樣的花招也滿足不了我之後,主人開始餵我吃洋斑蝥。」

洋斑蝥是一種足以引發強大幻覺的春藥,時常涉足風月場所的Deaver並不陌生,一開始,藥物的效用十分強烈,可它有嚴重的成癮性,服用過量的話,除了導致性無能,也可能讓器官衰竭死亡。

「我沒死,從鬼門關前被拉了回來,但主人也因此把我給扔了出去,沒有謀生能力,只好靠賣皮肉賺錢……不過,洋斑蝥的遺毒仍在,再怎麼樣的性愛,都沒有辦法滿足我。」他靠在Deaver身邊,突然來的親暱舉動讓Deaver嚇了一跳,他碰過很多投懷送抱的男妓,從沒有一個會向他吐露這種事。

「您還記得在莫利酒店的那一晚嗎?」Loki的聲音充滿情感,Deaver皺起了眉頭,莫利酒店他常光顧呀,畢竟那是那珥瓦少數有男性陪侍的地方,但對象太多了……等等,當年的自己居然會錯過眼前這一位美人?

「您好像是醉了。」Loki的補充似乎是在為Deaver解圍,沒錯,Deaver的確會喝酒助興,不過喝得爛醉……

「想不起來很正常,那時我為了掩飾自己的身分,特地把頭髮染成金色。」Loki做了一個攏頭髮的動作,金髮的……金髮的……Deaver覺得有些印象了,不過當地從事性服務的無論男女都喜歡把頭髮染成金色,這是流行。

「總之,我很懷念那一天晚上,那是我在失去感覺之後……覺得自己好像又重生的一次……」他扁了扁嘴,吸了一口氣,「這樣說真的很不知廉恥,隔天,我馬上找人探聽您的大名,才知道原來您的官銜這麼高,是我一輩子都碰不上的人物……」

身為高階軍官,Deaver應該可以對他的話存疑的,畢竟隊長大人經通許多測謊的方法──最簡單的那個,凝視對方的雙眼,他毫不迴避Deaver的眼神,兩泓碧綠的冷泉彷彿直透人內心深處,Deaver覺得心臟好像被猛力刺了一下。

歡場待久,留住恩客的方式也見過不少,可是眼前的冰霜巨人卻和之前遇過的那些完全不同,他們同樣哭訴著命運的不公及對Deaver的傾慕,可是,可是……

並不是因為他特別美,當然,他的美也是無庸置疑,像晨霧裡略帶薄冰的秋天湖水,與生俱來的孤高讓他硬生生和Deaver見過的男妓區分開來……雖然他聲稱兩人之前見過面。

可想而之後來的故事發展。

那珥瓦的花街生意蕭條,他被輾轉賣到葛洛柏夫人手中,無意間聽見夫人和Deaver有交情〈或著該稱為生意往來〉,好不容易碰上這個機會,再怎麼說也要和心儀已久的Deaver見上一面。

「我不怕您笑我卑賤,我病了,病的很重,似乎只有肉體上的滿足,才能拯救我的靈魂,Deaver大人。」他眨了眨綠色眼睛,輕輕地附在Deaver耳邊:「我喜歡您……命令我跟別的男人作愛,我喜歡您看著……」溫暖的氣息噴在Deaver頸側,他覺得跨下又隱隱硬了起來,多切中自己喜好的一句話!倘若由別人來說,他也許會認為對方對自己有所意圖,但那雙眼睛太清澈,讓他根本無從拒絕;這傢伙……這個約頓婊子只要說句話,他的褲子都快脹破了,才「清醒的」見面幾分鐘,堂堂守衛隊長,就要讓出主控權?絕對不可以呀!

 

「……聽好……」掙扎了一會兒,Deaver的理智回來了,他推開讓自己昏頭的元兇,掩起鼻子,好像沒聞到對方身上的香味……或是車廂裡的空氣,Deaver會正常一點。

「我確實很中意你,但是葛洛柏夫人的提議,得讓我考慮一下……」Deaver咳了幾聲,他接過Loki手上的信封,極力裝作鎮定,好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可靠的紳士,而不是被下半身驅使的色胚。

「……明天,明天我會給她答覆!」常收好處的人很明白信封裡裝的是什麼,厚厚一疊,摸起來應該是面額不斐的銀券,但既然有求於他,姿態謹慎點,對自己的身價比較有保障,也比較安全。

「……倒是你,你還沒告訴我名字,這樣是否有失禮節?」Deaver語氣在無意間又放軟了,Loki面對他的質問,聳聳肩,嘴角揚起一絲無奈的笑容。

「在我被賣掉時早就沒有名字了,主人喜歡叫我什麼,我就叫什麼,還是……」他咧開嘴,露出兩排潔白好看的牙齒,「您替我取個名字吧?」

Deaver「呃」了一聲,當下不曉得該做何反應,言下之意……自己現在成了這個約頓奴隸的「主人」?

「……Lier,就叫你Lier吧。」Deaver嘆了一口氣,「誰叫你騙我葛洛柏夫人在這裡,讓我以為有重要公事要談呢?否則我也不會隨隨便便,就上了……」Deaver鬆開掩鼻的手,又覺得有點昏沉,最近工作太勞累,或是昨晚太早睡了呢?又或者是高潮過後,身體特別困頓?

無論如何,他讓另一台馬車平安的送回家了,以全程睡的十分安穩的狀態。

 

Loki熄掉車內的薰香爐,就算先吃過解藥,這東西聞久了也不好,是穆斯貝爾海姆境內,枯死的世界樹枝幹,將其焚燒,會讓人腦袋昏沉、五感遲鈍,並會對此產上輕微的上癮狀況;Loki不知道瓦爾哈拉從哪裡搞來這些冷僻的毒藥,用在Thor身上的「眼淚」也是,葛洛柏夫人向他們展示礦場裡整面牆壁的收藏時,Loki只能在心裡感佩盜匪集團的專業。

第二步也就緒了,Deaver中了慢性毒,又被下了暗示,再加上色慾及金錢的誘惑,完全無法拒絕Loki的邀請。

Lier……這名字取的倒是不錯,雖然來自Deaver胡言亂語的可能性極大,卻完全將Loki接下來的角色敘述得淋漓盡致。

Deaver簡單來說是個重要的犧牲者,沒有他就不會有後面帶出的主軸劇情,至於跟他身體接觸的那些點……Loki也很驚訝自己並無太大的排斥。

與親族、愛人、乃至於整個國家相比,身體當然可以成為銳利的武器。

更何況他曾割捨了比貞操重要許多的東西── 一個本應出生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