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雙胞胎妹妹?你的意思是說……這傢伙起碼有……」Sif訝異地抽動嘴角。

「起碼有五百多歲。」說出這種話就連Loki自己都相當疑惑,他見識過許多方式能讓人青春永駐,前提卻都建立在承受者已成年的狀態,眼前的「孩子」明顯的不是那樣,剝去所有的術法之後,她的身體仍舊是不折不扣的小孩。

會是服下藥物壓抑成長?不,效果不會那麼好,用藥的結果極可能讓身體殘缺,可眼前的小女孩好得很……除了她有一個蒼老的靈魂,那麼,無法長大想必是這件衣服的功效了。

Loki和巨靈神照過面,對祂們的力量沒有絲毫懷疑,這件衣服讓女孩穿不下五百個年頭了,無庸置疑,否則她渾身上下聞起來,也不會都是巨靈神的味道。

 

早年,他知道Freyr有個雙胞胎妹妹,在華納王子作為人質,居住於約頓海姆的宅邸中,一幅兩層樓高的畫像上頭逼真的畫著外表相仿的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這是我和我妹妹。」當年,Freyr驕傲地向Loki和他的表姐介紹,「在這個世界上,沒人比她更美麗。」

Loki忘了自己問了Freyr什麼,只記得Freyr口沫橫飛地說著雙生子在華納海姆是多矜貴的象徵,即使誕下雙生子的母親大多因難產而亡〈華納海姆的王后也不例外〉,家族仍會把孩子當成寶──他們深信孿生的靈魂比一般孩子的精神力來的更加強大,如同咬破母親肚腹的幼鯊,生來就有一口能稱霸海底的牙。

「喔?那麼,你的妹妹現在在哪裡呢?想必出落的非常標緻吧?」Laufey的女兒,Loki的表姐,也是Freyr後來的妻子,天真的問,「會嫁到哪個國家當王后呢?真想看看她的樣子……」

「──她不會被其他人擁有,沒有人能──」Freyr打斷未婚妻的話,突來的激動讓在場的人嚇了一跳,察覺自己的失態後,Freyr極力想恢復之前儒雅的樣子,緩了一口氣補充:「我是說,作為華納海姆的驕傲,她必須維持最純潔、最美好的樣子……」

「噢噢,是呀,要等到一個能配的上Freyja公主的人出現哪……」一旁,Freyr的侍從靈巧接話,適時的將有些冷場的話題轉移。

那時,Freyr眼中閃過的異樣眼神讓Loki印象深刻,這或許是第一次瞧見從容的Njord之子發怒的樣子,然而,事隔多年,Loki卻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所謂「最美好的樣子」,竟然是將她維持在女孩的樣子。

 

「有一些部落,會信奉還沒長大的小孩,他們稱為靈童或神女,並相信小孩的靈力比成人還要……」Sif咂了咂嘴,她聽Hougn說過霧民部落的習俗,可是這些小孩終究會長大,該如何「定格」……還真是叫人難以置信。

「……先把另一個處理掉吧。」Loki搖搖頭,尚未出現第二性徵的孩童心思單純,容易取得自然神靈的感召,大多數類似的信仰,多在女孩的初潮或男孩首次夢遺後就拔除「靈童」的資格;往後,隨著年紀越大,神力就會逐漸流失,雖然大部分的靈童在長大後仍能擔任巫覡,能力和之前相比,卻相去甚遠。

他沒聽過華納海姆有這種慣例,但事實就擺在眼前……等等,如果讓Gullveig……不,應該稱呼她為Freyja,如果讓Feryja保持孩童狀態的癥結點是這件斗篷,那麼,為何卸除斗篷後,她仍維持孩子的樣子?

他拿起手中的斗篷仔細端詳,紫黑中流動著暗紅的詭異光澤彷彿有生命似的在乍看之下的黑色上頭流竄,像是黑水裡被倒入混濁的血,陰冷的觸感讓他想起同為巨靈神的那珥瓦,冰洋裡憤怒的母親……等等,母親、胎衣、孩子……

Loki突然想通了什麼,連忙將斗篷再次套在自己身上,身形果然又縮小了,剛才穿上的時間太短,還沒好好觀察套上後的變化,他望著裹在斗篷之中的手,白嫩柔軟,活脫就是雙孩子的手,和成人骨節明顯的比例完全不同,現在如果拿個鏡子來照,會映出幼年的自己吧?所以這件「胎衣」……

「快脫下來呀,那東西邪門!」Sif大喊,萬一套久了,Loki無法恢復原型,那該怎麼辦?

「不。」Loki堅決地說,連聲音都成功的複製了Gullveig非男非女、時而滄桑、時而幼嫩的嗓音,「我必須搞清楚,混到Freyr身邊,說不定只能靠它了。」

不錯嘛,冰霜巨人。」冰冷的聲線從Loki的耳畔響起,和碰見那珥瓦時一模一樣,某個巨靈神,或著該說,某個巨靈神殘存的意念,正在他的腦海中,與他對談。

接著,Loki的眼前出現一道灰色的人影,與昏睡中的小女孩重疊,身影顯然是個高挑的成年女性,她的五官模糊,腰部以下一片漆黑,細長的雙眼大概是唯一清楚的輪廓了──沒有眼球,僅存杏仁型的框架,中間是全然的死白。

「……喂……」Sif聽不見巨靈神的聲音,也看不見灰色人影,卻感受的到空氣中漸增的壓迫感,戰士對於磁場的變化同樣敏銳。

「不要緊。」Loki嚥了一口口水,耳膜有點生疼,「我和祂談一談,祂不能拿我怎麼樣。」

喔?」人影微微聳著肩膀,冷笑道,「你要怎麼肯定,我沒有辦法對你怎麼樣?

「因為妳只是一個困在屍殼裡的亡魂,對吧?那女孩失去意識,你也無法動彈,我沒說錯吧?」Loki感覺冷汗自額角滑下,他不確定Freyja被動過什麼法術,僅僅憑著直覺臆測。

他和那珥瓦面對面過,不管是實質、或是精神意念上,眼前的女人和祂的感覺有些不同,若說那珥瓦凌厲無比的生氣猶如利劍,對方的氣息就好比凝滯沉重的瀝青,這或許和胎衣本身就是死物有關,但是更重要的一點──完全和斗篷連成一片的下半身,證明了它只能憑依「斗篷」這個咒具。

其實這並不難猜。」影子噴了一口氣,嗤之以鼻似的。

「那麼,我繼續猜,如果我脫下斗篷,妳就會消失。」Loki啪的一聲,驟然掀開斗篷,人影果然消失了,只剩下滿臉錯愕的Sif

「……這究竟……怎麼回事?」她一頭霧水,只知道空氣瞬間清朗,壓迫感也消失了。

「我們的運氣真不錯。」Loki連忙擦去額角滴落的冷汗,「先送看門的去另一個世界吧,我想到一個好方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