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你之前不是個女人嗎?冰霜巨人的身體竟然能做這樣的變化,根本和某些低等生物一樣…………噁心透頂!她的孩子果然也不是好東西。」Frejya的聲音顫抖著,額角浮出青筋,她不甘示弱地冷哼一聲,吐出與稚嫩的聲音毫不相襯的惡毒字句;Loki也不生氣,反正人已經在手裡了,讓Freyja的可利用價值提升越高越好。

雖然見面不過數個小時,卻能察覺她情緒起伏之大,猶如同時存在著兩個人格,一個偏執老練,另一個衝動單純。想來是巨靈神的影響,兩個人格時而分裂、時而交疊,造就Gullveig的陰晴不定,若是先突破其中一個,事情就會好辦許多。

孩子好對附多了,只要花點心思旁敲側擊,適時的拉攏,非常容易讓他們產生認同感──當然,這需要一點技巧,即使這樣的技巧,幾乎可以稱為卑劣。

 

「我們來談談吧,Freyja Freyr是你最親近的人吧?」

「……那當然。我們從媽媽的肚子裡就在一起了呢,誰能比我們更親近。」現在是女孩上陣,她聽起來有些得意,卻也有些猶豫,顯然和Freyr大吵一頓是她的致命傷。

「確實是,要說你們是彼此的半身,也不為過吧。」Loki輕笑,隨即話鋒一轉,跳到最關鍵的一段。

「但是,妳有沒有想過,如果Freyr最重視的是妳、最寶貝的也是妳,為什麼始終要把妳藏在斗蓬底下?這樣來說或許不恰當,妳都為他保持在他最希望看到的樣子,他卻不是陪在你身邊……去迎娶約頓海姆的女人呢?」他輕嘆一聲,搖了搖頭,「就連我的母親……妳懂的,她的年紀同樣也能當你們的母親了,就算是為了要華納海姆的統治權……這麼說好了,妳覺得這樣對妳公平嗎?」

「……你認為這樣就能挑撥我和Freyr嗎?真是愚蠢。」女孩沒有如期望中的生氣,她的語調一沉,頗為促狹地「看」著Loki,翻白的瞳孔裡帶著狡獪。

「我聽說你……當你還是個女人的時候,噢,那個阿斯加德的王儲,名字叫什麼呀,他也丟下你,逃走了?」

Loki的呼吸明顯的頓了一下,然後忽然「哈」一聲,笑咧了嘴。

「你是說Thor?」

「誰管他叫什麼。」Freyja的臉上掛著鄙夷的冷笑,這不是個孩子該有的表情,「我聽說你懷了他的孩子,然後他就這樣丟下你了……你這個不知羞恥的賤東西,居然還追到米德加爾特,去尋求他的保護?」

「我的確是個愚蠢的賤東西。」Loki還是笑著,「那很痛苦,被再次拋下的痛苦。」

「他不是為了你……抵抗Freyr派去的追兵?你們大可以留在遠方生活,何需再回到約頓海姆找罪受呢?」Freyja縱然有著孩子的外表及思考模式,可這幾百年不是白活,破綻太多的謊言依舊騙不倒她。

Freyr沒有向妳說實話,對吧?他沒有告訴妳,我是如何被拒於門外,對吧?他也沒有告訴妳,Thor在米德加爾特早已經有了家庭、不願再見已經變成男人的我,對吧?」Loki的眼睛直視著Freyja,女孩居然向後退了幾公分,碧綠的瞳孔裡閃著血紅的火,Loki的右臉開始攀上藍紋。

對於身上戴著刑具又失去斗蓬的魔法師來說,男性的霜巨人法師充滿壓迫感,她轉開了臉,吶吶地啐了一聲,似乎在掩飾不安,就像被拔去毒牙的蛇,即便體內還藏有劇毒,卻本能地畏懼體型大上自己許多的雄獅。

「如果他沒告訴妳,孤立無援的我找到援兵,阻擋他要奪取Lævateinn的計劃,妳對於Freyr要娶我母親的事,反彈可能更大。」Loki冷笑,雙眼直視著Freyja,越來越逼近她,「那是因為,再還沒拿到Lævateinn前,他的力量有一半來自於妳,如果妳和他鬧翻,Freyr就完蛋,所以他編織了一個又一的謊言,讓妳愚笨且忠誠的成為他手中的棋子……請回想一下吧,Frejya……」

女孩閉緊了眼睛,少了詭異的瞳孔,看起來就像一般的孩子。

「妳曉不曉得他還有多少實話沒有告訴妳呢?他或許告訴妳,迎娶我表姐是為了華納海姆,可是實際上,妳不知道他在約頓海姆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吧?Freyr的生性風流,妳再清楚不過了,他可以流連一個又一個的溫柔鄉,在約頓海姆的花街、在他的宅邸裡……」

「──夠了!閉嘴!你閉嘴!不要再說了!」Frejya尖叫,她無法摀起耳朵,只能搖著頭,像是要撇掉什麼不潔之物。

「骯髒!太骯髒了!」她的嘴唇瑟瑟發抖,Loki知道激將法奏效了,這個一輩子都活在謊言下的女孩,或許早就知道家人以親情……或是超越親情的戀慕作為綁縛,逼迫她犧牲自己長大的權力,只是,恐怕沒有人這樣直接揭她心裡頭的那塊傷疤。

「他坐擁整個王國,什麼都有,妳卻只能躲在陰影裡,連臉都不能露,妳替他賣命,到頭來坐在他身邊享受眾人祝福的另一人,卻永遠不可能是妳。」藍色完全爬滿了Loki的皮膚,血紅取代原先碧色的瞳孔,「妳認為自己生命的意義,就只是為了成為某些人掌權具備的工具嗎?他們口口聲聲說的愛妳,卻只是為了任意享用妳的力量?」

「閉嘴!閉嘴!我叫你閉嘴啊!」尖利的童音在安靜的房裡聽起來格外淒厲。

幸虧原本在房門跟走廊的守衛都撤了,否則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聽著,我只剩下我的母親,而妳只要Freyr。」Loki淒然一笑,喘著氣,藍色的花紋一點一點消退。

「現在我們的立場很相近,是不是能夠好好談一談?」

Loki的聲音在顫抖,他極力壓抑激動的情緒,讓語調聽起來輕柔。

「把他搶回來吧!搶回來,讓Freyr只屬於妳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