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他知道Freyja對提議心動了,從表情就看得出來,可是她也清楚,華納海姆是不正當的掠奪者,雙方無疑處於敵對關係。

「我保證不會有傷害妳跟Freyr的念頭,我願意向守護妳的巨靈神立誓。」Loki拎起斗篷,將它往上舉,向Freyja展示,與巨靈神締約是步險棋,祂應允你開出的條件並非等價交換,倘若違背誓言,巨靈神的力量將會立即將立誓者炸得粉身碎骨,對術士來講,承諾的重量幾乎與自身性命相當。

「……你真的……不會傷害……我們?」Freyja半信半疑地歪起頭,Loki的嘴角拉成一條線,篤定地說:「我保證。」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Freyr回到Freyja的身邊,我保證不會有絲毫傷害他們兩人的動作,如果違背誓言……」Loki披上斗篷,眼前和Freyja重疊的女人身影看著他。

如果違背誓言,我將在摯愛面前化為塵土,令他遍嚐失去的痛苦。

語音未落,女人的嘴角勾起笑容,左肩胛後方傳來的劇痛讓Loki幾乎無法站穩。

契約完成了,巨靈神將精魄的一部分嵌入Loki心臟後方的小空隙,只要他攻擊FreyrFreyja,就會導致自己的死亡。

巨靈神允許他扮演Gullveig的身分,穿上斗篷,隱藏身分,然而,在Loki在契約未完成期間,無法使用任何魔法,就連騰空移動杯子之類都沒有辦法,如此一來,再高強的魔法師也會變成一般人。

再者,他向Frejya講述自己的想法,讓Freyr對霸權死心的最快方法,就是把Lævateinn和冬棺都從他身邊奪走。

計劃需要Freyja的配合,為了鞏固雙方的信任基礎,Freyja身上抑制法力的裝置,在見到Freyr之前,不能拿下來,也不能向Freyr通風報信。

這是公平又安全的條件,拿雙方親人的安危做籌碼,同時,也以彼此的性命做抵押。

「希望我不會後悔相信了你。」Freyja撥了撥頭髮,Loki替她調整了鎖鍊的長度,她可以做些簡單的動作,這是釋出善意的表現。

「不會的,我可不能對巨靈神說謊。」Loki站了起來,脫下上衣──他的背後多了一個小小的印子,看起來像是某種生物的咬痕,正是巨靈神與其締約的記號,他必須讓Frejya看,才能讓她安心放Loki出外,其二,脫下上衣也是避免弄濕,畢竟他要去的地方得經過一片水域。

Loki走出房門,走道上空無一人。

他走近廊道盡頭的小房間,潮濕且悶熱,從上方流下來的熱水通過水管,發出轟轟的聲響,像極了悶雷;這是他幾天以來仰賴的出入口,供應熱水的鍋爐室,管道巧妙的設計出自約頓海姆人的巧思,所有現存的官署,清一色使用這種避免天氣過於嚴寒、讓管道內的水的循環而不結凍的供水系統。

Gullveig的房間一定是位於頂樓的貴賓室,終年溫熱的蓄水池是適宜泡澡的溫度,亦可運用氣壓大小將水往上下送,同理可證,當然也可把一個成年人上下送。

Loki跨進池裡,吸力將他往下拉,直通建築物後方的水池,那兒在主建築圍牆外,乏人整理,荒煙蔓草掩蓋原本的庭園,當初瓦爾哈拉在巡視時看中的就是這點,Loki可以靠這個水循環的系統自由出入。

「嘿!」Sif已經在該處接應他,手上捧著乾淨的衣服要讓Loki換洗,畢竟待會兒,他可是要化身Deaver夢寐以求的淫蕩情人。

「還順利嗎?」Loki接過衣服,迅速套上,外頭的低溫讓他沾濕的髮梢結了一層薄霜,不過不礙事,冰霜巨人對這麼一點寒氣免疫的。

「我似乎很不得人緣哪。」Sif甩甩手,「訓練員罵我搶功的婊子,但是Gullveig大人就是喜歡我,她也沒法拿我怎樣。」

「她沒對自己頭上的傷口懷疑?」

「誰能想到女飛賊居然敢潛入戒備最森嚴的地方呢?」她笑。

 

的確是。

為了救出女王、為了奪回約頓海姆的統治權,這齣戲既危險又大膽,每一個角色的身分都舉足輕重,尤其是Loki,一人分飾多角的Loki,既是魔法師Gullveig、斗篷裡的Freyja,還必須是迷惑Deaver的奴隸。

他換上Sif準備的衣物,寬鬆的披風內是絲質的合身衣物,貼的就像直接觸碰皮膚,Deaver八成會很喜歡這個材質,再配上令人暈眩的香氣就更完美了;暈眩,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吸久了會讓人意志薄弱、性慾增強,判斷力也會跟著下降。

Loki吞下一片解藥,微苦的氣味流過喉嚨,讓他想起咖啡,只可惜解藥遠遠不如神奇的褐色液體香醇。

他還念起Thor,懷念他替自己泡即溶包的樣子,Loki吸了一口氣,感覺心口後方有點灼熱,那是巨靈神的印記,提醒他不能傷害FreyrFreyja,以及違背誓言的後果,然後Loki清了清喉嚨,將髮上的小冰粒撥掉。

曾幾何時他覺得自己變的可怕,在諸多謊言與實話的交叉點內、在虛與實的身分轉換之間,哪一個都不是真正的自己。

也許自己和Freyr……甚或Njord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他想。

Loki大步走過轉角,來到官署的後門,一台警備隊專用的馬車停在一旁,車伕正在打呵欠,顯然等候多時。

「我找Deaver大人。」他露出滿口白牙,下垂的眉眼看上去十分無辜。

Lier!」Deaver急切地打開車門,Loki笑得更加燦爛,表現始終符合著Deaver替他取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