ˊ63

一道白光伴隨他的吼聲劈了下來,雲層彷彿被撕開一個裂口,天空正沸騰著,越來越多的閃電像從天而降的蛇,在密布的雲雨中炫耀驕傲的白麟。

所有人震懾於天候突來的變化,但那個名字卻喚醒了更多人的記憶,Thor全身的銬鐐全被雷電劈斷,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手上的Mjölnir周身繞著藍光,風暴正在匯集。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名成年男子,紅眼藍膚,純血的冰霜巨人,那張臉Tilda並不陌生,只是換了個性別,她的嘴唇顫抖著,還沒喚出孩子的名字,Lævateinn的火光就橫在她的喉嚨前。

「……Loki……」Freyr咬牙切齒,他不懂為什麼這兩個人能夠冠冕堂皇地混到皇城裡面,更難以理解他們是怎麼從米德加爾特到約頓海姆來,暫且不說Loki吧,Thor應該要死在他的詛咒之下了,怎麼還能精力充沛呢?

「是的,我就是約頓海姆的王儲Loki。」Loki仰起下顎,向四周的人群掃視,有人驚訝得掩著嘴、有人開心的哭出來,原本被宣告死亡的繼承人回來,並且主導一場復仇大戲,這是否意謂著,約頓海姆的動盪終於要結束了?

「無論你們是怎麼活下來的,勸你們別輕舉妄動。」Lævateinn邊緣的火舌陡然伸長並勾成鐮刀狀,Freyr抓住Tilda的後頸,將她整個人舉起來,懸空在看台邊,「你母親還在我手上。」

「……你當真覺得我的孩子會受你威脅?」底下起碼有十幾層的高度,Tilda冷笑一聲,指尖突然長出冰刃,精準地往自己頸部割,這一劃力氣要很大,可能會切斷氣管,這樣一樣,Loki就不會因為顧慮她而不敢出手了吧?

Tilda在十分之幾秒內製造出最鋒利的刀,她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劃破了皮膚,但是有一道白光更快,快的將她的冰刃打得粉碎、快的讓Fryer虎口鬆開,女王直直墜落下來。

一瞬間,她以為自己就要摔得粉身碎骨了,Lævateinn劃定的結界壓制冬棺,在Freyr的範圍裡,冰柱生長的速度太慢,根本來不及托住女王;就在她距離撞擊地面還有四分之一秒的時候,強勁的氣流將她捲起,硬生生轉了向,將人送到廣場中央的高台上。

重心不穩,Tilda雙膝一軟,Loki趕緊扶住她,讓她一起站在Thor身後,Tilda這時才看清楚,那不是什麼白光,而是Thor手上的銀色錘子,拋向Freyr的速度太快,產生了錯覺。

「那個混蛋不值得妳送命,妳必須留下來,只有妳才能重建約頓海姆。」Loki注視著母親,淺淺的笑容一如往常,Tilda不可置信的撫摸親生骨肉的臉頰,他的眉骨、鼻子還有嘴唇……謝天謝地,Loki還活著,事實根本不是Freyr說的那樣。

「……我以為你死了……」母親的聲音帶著哭腔,表情卻明顯的寫滿了驚喜,Loki朝她搖搖頭。

「基本上算死過一次了……」

「……你們確定要在這時候敘舊?」Thor的咆哮打斷了Tilda「母子」相見的感動,熊熊燃燒的火球曳著長長的尾往他們砸了過來,Freyr抓狂了。

「二打一有多大勝算?我們有冬棺跟Mjölnir!」他揮舞著閃動銀藍電光的Mjölnir,裹著一層雷電之牆的風雨將火球擋在屏障外,但Freyr的力量不容小覷,火舌仍然撼動著高台的地面。

「Mjölnir?」Tilda詫異地驚呼,顯然知道神器的來頭,「你是在哪弄到的?它失蹤很久了!」

「說來話長!」Thor隨便應了幾句,Freyr改變戰法了,他不再投擲火球,而是將火舌聚攏成一頭四蹄的野獸,碩大的頭顱與小山般的身體,滾燙的岩漿不斷從牠的身軀上流下,高溫已經開始把腳下踩的石台邊緣熔化。

「他想幹嘛?」Thor握緊Mjölnir,警戒起來,那頭野獸正在蹬著蹄子,突出的吻部長出兩根獠牙,顯然是頭野豬。

「……他想要吸收周圍的能量,就像當時他削減冬棺的寒氣一樣。」Tilda站到前頭,這段時間她見證Freyr實力的成長,因為Gullveig的幫助,他役使Lævateinn的功力爐火純青,冬棺裡的寒氣讓Lævateinn的火焰吞噬大半,能力減弱許多,否則他也不會放心把聖物再交回女王手上。

「那就看看是誰厲害吧!」Thor蹲了下來,將Mjölnir往地面一砸。

雷聲隆隆,大雨夾雜著狂風往火獸襲擊,牠扭動頭顱發出痛苦的吼叫,身形漸漸縮小,Thor的額角開始沁出汗珠,這比對戰那珥瓦時還要吃力,Freyr怎麼可能比巨靈神更厲害呢?

「硬碰硬打不過他的。」Tilda按下Thor的手,眼神往四周瞄,原本坐在場邊的觀眾及士兵一個個倒下來,Lævateinn幻化的野豬又重先燃起火紅色的鬃毛。

「他的力量一部分來自巨靈神,靠著吸收生命壯大自己,如果不阻止他,那麼周圍的這些人,全都會死在Lævateinn的攻擊之下!」Tilda皺起眉頭,藍色的花紋從眉心蔓延,她變成了冰霜巨人的狀態,一揮手,場邊立刻結了一層厚厚的堅冰。

「縮小他吸收能量的範圍交給我!」女王的腳下出現冰蛇,頂著她讓她能四處移動,「Loki,你就幫他吧!」

「不,還不到我能動手的時候。」Loki話還沒講完,Lævateinn的火焰就噴向他的跟前。

縮小攻擊範圍的戰術有力有弊,阻斷Freyr的能量來源縱然可以削弱他的力量,但不能阻止他集中火力的攻擊。

他來到Thor面前,揮刀帶起一陣火焰,高溫足以把人的骨頭都給融化,幸虧Thor閃的快,逃過了一劍。

「當初在米德加爾特真應該馬上殺了你!」他咬牙切齒,再度提刀向Thor逼近,Thor也不甘示弱,起身迎戰。

Mjölnir周身的雷電護著他,他毫不畏懼的往Freyr奔去,電光及火焰在空中劈出驚人的巨響,彷彿金色與紅色的兩條蛇追咬著彼此,冷不防,Thor以飛快的速度湊近Freyr,伸手打掉了他手上的劍。

Lævateinn在冰面上旋轉了幾下,這是Thor出於本能的戰鬥動作,Freyr始料未及,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

「白癡!」Thor咒罵著,他扔掉Mjölnir,伸手又是一拳,直直往Freyr臉上揮,這是他在神盾局學到的技巧,面對這些缺乏鍛鍊的術士不算難事,打掉他的武器,讓他忙得沒時間念咒,剩下的就是肉搏了。

Freyr並非文弱的傢伙,他的拳腳功夫也不差,但面對Thor狂暴且毫無章法的打法有點招架不住。

他被打的節節敗退,想要集中精神施咒卻又辦不到,這傢伙真的太難纏了,得儘快擺脫他才行。

他把手繞到背後,抽出藏在後背的匕首,往Loki的方向扔過去,我就對你最在意的下手吧,Freyr心想,果然Thor分神了,讓狡猾的Freyr有機可趁,趁機逃出攻擊範圍,並且召回了Lævateinn

Thor還想繼續再打,Loki拽住他,把人拼命地向後拖。

「你去送死嗎?」Loki吼了一聲,「我還有最後的王牌,你等著!」

Thor還沒來的及反應這句話的意思,就看到Freyr的身後出現一雙小小的手,箍住他的脖子,一個女孩,蒼白的女孩,長著與Freyr相似的臉孔,懸空地環在他身後。

創作者介紹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