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來的正好。」Freyr鬆了一口氣,指了指Loki和Thor,「我現在要妳殺掉那兩個礙事的傢伙。」

「……好讓你名正言順的迎娶女王,是嗎?」女孩歪著頭,大眼睛裡是全然的白色,看不見瞳仁。

「不不,不是這樣的,妳才是我最重要的人啊,Freyja……話說回來……」Freyr轉了轉眼珠子,「那傢伙怎麼會穿了妳的斗篷呢,難不成妳……」

「我真的是你最重要的人嗎?你會跟我分享你的一切,包括榮耀?」女孩的語調很平,平的讓人毛骨悚然,Lævateinn的火焰逐漸消滅,Freyr的臉上露出驚慌的神色。

「既然你覺得我重要,為什麼不讓我陪著你長大?而是讓我待在黑暗的斗篷背後,不讓我見其它人?」

「等等,Freyja,妳不會背叛我的,是吧?」Freyr焦慮地苦笑,女孩還不放手,繼續箍住他。

「我只想要哥哥陪著我……」她低喃著,Lævateinn的火焰越來越小,幻化的野豬也消失不見。

「別鬧了!Freyja,把我的力量還來!」Freyr真的急了,他動手扯女孩的手,希望她能放手,一點效果也沒有。

「趁現在!」Loki推了Thor一下,Thor立刻召喚Mjölnir,擊中了Freyr,Freyr和女孩一起被撞了出去,狼狽得在地上劃出一道長長的溝槽,女孩終於放開了Freyr,直挺挺得站了起來。

「Freyja,妳再不幫我,我會被殺掉的啊!」Freyr抱住女孩的腳,饒是華納神族,被神器打中一樣會斷上幾根骨頭,他的口鼻都滲血了,疼痛讓Freyr哀嚎,女孩伸手一揮,原先讓Loki扔在地上的Gullveig回到她的手上。

「對……對……殺掉他們,殺掉他們!」Freyr大笑,趴在地面上,樣子十分難看。

「你說過不會攻擊我跟哥哥,否則就是毀滅契約。」她披上斗篷,聲音變得諳啞而蒼老。

「我的確沒有違背誓言,目前為止,攻擊你們的人都不是我。」Loki咧嘴一笑,緩緩朝他們走近,Thor拉住他,擔憂得看了一眼。

「我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使用魔法,你就會馬上碎成一堆粉末。」Freyja召來Lævateinn,火焰復燃。

「我知道。」Loki走到兄妹倆跟前,低下頭看著Freyja和地上的Freyr。

「所以這才是最後的王牌。」

 

話一說完,Loki的胸前突然長出巨大的冰刃將兄妹倆同時貫穿。

死亡來得太快,還來不及調整自己情緒的Freyr,表情凍結在詫異無比的一刻。

「Loki!」

「Loki!」

Thor和Tilda幾乎是同時向前的,Loki在兩人面前倒下,同時間,華納海姆的孿生兄妹也凍成冰塊,硬聲碎裂。

「你到底……你到底跟他們訂了什麼契約?」Thor不可置信地扶起Loki,他臉上的藍紋正在消退,不過並未恢復成原本的膚色,反而被詭異的灰所取代。

「……我違反誓言……就要……化為塵土了……」他的臉上露出笑容,吃力地喘著氣,「……這是我唯一……想到能斬草除根的方法……以後……約頓海姆,就拜託……」

「……不,Loki,你不會有事,你不能就這樣………」Loki的身子像沙子一樣,一點一點的不見,Thor著急地用手抓取,卻徒勞無功,他的下半身只剩一塊裁剪好的黑色下襬飄盪著,完全失去該存在的支撐物,比如雙腿。

Loki的笑容還帶著一絲得逞的狡黠,他就要消失了,沒有怵目驚心的傷口或血液,而是崩落隨即化為塵土,混入呼嘯的風裡,比碎成千萬片的Freyr兄妹更無跡可尋。

「……我恨你,Thor,永遠別忘記……」

然後是Thor撕心裂肺的大叫,他狠狠地搥打地面,冰面被他砸出一道道裂縫,也讓他的雙手沾滿了鮮血。

「為什麼不帶走我呢?為什麼不帶走我呢?」

 

嚎叫如同滾滾的悶雷,終將被傾盆的大雨淹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