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Thor忘了自己是怎麼離開那個地方,他醒來時,Tilda蒼白的臉龐映入他的視線之中。

他再度閉起眼來,期望這只是一場夢,Tilda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臉頰。

「起來。」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憤怒,Thor心想,應該是自己讓她失去孩子的緣故吧?

「……我……」他想開口說話,道歉或者什麼,卻發現話始終梗在喉頭,說什麼都不恰當,還沒反應下一步要做什麼動作,Thor的眼淚就沿著兩頰滾了下來。

「什麼都不要說,我現在很忙,沒空聽你囉嗦,那兩個雙胞胎一死,討伐Njord的聲浪也四處蜂起,這次他真的垮台了,我得趕快整備約頓海姆的防線。」令人驚訝的是,女王的表情並不悲傷,她掏出一小塊布,放在Thor跟前,上頭被人用

「這是Loki留給你的,我偷看過了……呃,大概進過書房的人都看過了,噢,對了,你的朋友都很好,不必擔心他們,當然他們也看過了。」Tilda朝他擺了擺手,雙手扠在胸前,似乎等著看Thor的反應。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就代表我已經離開了。

我不會矯情的要你不要傷心或好好過日子,這是你欠我的,畢竟我也讓你拋下過。

不過,我的狀況可能嚴重點,我向巨靈神立誓,如果違反誓言,傷害Freyr兄妹的話,就會在摯愛面前化為塵土,讓他遍嚐心碎的痛苦。

我希望這個誓言能成功,我想拯救約頓海姆,也想報復你。

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須像你道歉,我說了謊。

我說我恨過你,其實都是謊言,從認識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自己永遠都會原諒你。

 

上頭是Loki的字跡,儘管他沒有署名,Thor仍然知道收信的人會是誰。

他的嘴唇顫抖著,一字一句都像刀子射進他的心臟,從黑城、那珥瓦到坦吉爾,甚至更久之前,Loki還是個女孩的記憶一下子湧了上來,帶傷的Thor幾乎承受不住,他軟了下去,無助地伏在被榻上。

他不是什麼硬漢,也知道自己這樣的反應很娘,可是悲傷已經要把他整個人壓垮,他情願在當時就跟著Loki一起死去。

「原本我應該看你再傷心幾天的,這畢竟是Loki的希望,但我實在沒耐心了,誰想看到意志全失的男人出現在自己的宮殿?」Tilda繃著臉,走過去架起Thor的肩膀,她長得真的跟Loki很像,除了髮色之外,只是女王的表情豐富一點,Thor覺得Tilda此刻正在嘲笑他。

「……Loki的希望?」Thor抬起頭來,有些不解,但一提到那個名字,他立刻具體感受到胸口湧現的窒息感,他理所當然傷痛欲絕,難道這針扎進心口似的折磨,就是Loki的希望?

「我是他母親,而你,大概是僅次於我之外,第二暸解他的人。」Tilda用指尖戳了戳Thor的太陽穴,毫不客氣地說,「用你愚笨的大腦袋想想,他留給你什麼話?」

「……他向巨靈神立誓的條件……將會在我面前死去,化成塵土……」Thor的嗓子乾啞異常,最後的場景在他再深刻不過,那是心碎至極的分離,一具溫熱的身體在他懷裡風化,除了那件黑色的袍子之外,什麼也沒留下。

「死去?」Tilda瞇起了眼睛,冷冷地說,「你憑什麼說他死去?」

刻意加重的語氣像一道電流,打進Thor的神經,他突然覺得比較清醒了,有什麼事……或許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你要不要再把他的信讀一遍啊?我的天!」女王嘆了一口氣,還差點翻了白眼。

「……誓言的內容是,我將在摯愛面前化為塵土,讓他遍嚐心碎的感覺,化為塵土……」Thor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不過Tilda話一講完,他馬上感覺到四肢百骸傳來的抽痛。

「……您的意思是,化為塵土只是化為塵土,而不是死亡?」Thor繞口令似地複誦一遍,他好像……好像終於理解了什麼。

「該說你粗心還是笨?好歹也在約頓海姆待了那麼長一段時間,怎麼會不知道王族跟一般百姓不同?Ymir的直系子孫和阿薩神族一樣,死亡會留下遺骸裝進冰棺裡讓人瞻仰,而不是像風化的沙雕……」Tilda的手掌向上,做了一個好似捧起沙土的動作,盯著Thor,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過,巨靈神也被這個簡單的文字陷阱給騙了才是,我的孩子……還好他是我的孩子,不會傷害我,否則謊說的太像真的,也是一種要命的劣根性呢。」

「……所以,Loki他……」顧不得身上的傷,Thor只想趕快把這個騙子揪出來,要他把自己的眼淚還來。

「他會記住恩情,更會記仇,摸摸你的良心想想,自己做過什麼事讓他最傷心?」女王攏了攏頭髮,扔給他一計刀子眼,「能下床走動的話就快滾吧,你昏迷了三天,足夠他走很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