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最終回

 

三年以後,米德加爾特。

美國西部,新墨西哥州,聖塔菲市市郊外,一輛銀灰色的SUBARU休旅車疾駛而過。

一條同樣是鐵灰色調的柏油路長而比直,南北延伸,沒有盡頭似的劃開被俄羅斯薊佔據的大地,風滾草猙獰地翻動,如同在風中奔跑,它們追逐著行經荒漠的任何旅人,撞擊著車輛的玻璃,用帶著倒鉤的莖,抓住輪胎,移動到西部的各個角落,甚至更遠。

第一千零一日,是的,他每天仔細地記下日期,所以他很清楚今天是來到美國的第229天。

Thor的手敲在方向盤上,嘴裡跟著哼”Hotel California”,車內的音響正播放著抑揚頓挫的吉他獨奏,車窗外鬼魅般的風滾草發出啪啪啪的拍打聲,似乎叫囂著「放我進去」,一塊「歡迎光臨聖塔菲市」的T形看板權充這些西部怪物出沒的背景,很快地被時速100公里的SUBARU拋在腦後。

他繞進了市區──正確來說還是在市郊,仍然有那些醜陋的草球肆虐著,可是路的兩旁已經出現了商店與民宅,遠方的天空陰沉沉的,預言了一場夏季風暴〈在播放Hotel California之前廣播已經說了這則消息〉,Thor應該停好他的車,找個地方吃些東西,開始物色落腳的地點。

將近三年,專注搜尋一個人讓他周身透露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氣息,縱使Thor沒這樣想過,可在他走進人群時,人群總是下意識避開他,這一點也不誇張,當這個外表英俊的單身男子在酒吧、餐廳或是咖啡廳坐下時,永遠都只有服務生或過來替他點餐,沒有人膽敢向前搭訕,就連兜售商品的酒促小姐也繞過Thor。

他就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撞,先是兩人再次相逢的坦吉爾,然後是歐洲,現在來到了北美洲,Tilda沒給他線索,也不知道她是故意刁難或是什麼,畢竟當年Thor丟下Loki,一走可是一百年,母親替孩子打抱不平,讓負心漢多吃點苦頭也是必然。

 

既然身為獵人,Thor也有一套追捕的直覺,即使他已經向神盾局請辭了,還是有些資源可用。

Loki果然去找過Natasha,Natasha直接把Thor留在坦吉爾屋內的所有東西都換成了現金,交給Loki,還替他辦了美國公民的假證。

「他問我地球哪裡有好喝的咖啡,我就隨口回答,歐洲吧?北美也很多人喝咖啡,至少他語言能通,可以點餐。」這個曾經被稱為「寡婦」的女人撫著微微隆起的小腹,皺著眉頭說,「我還教他煮焦糖瑪琪朵呢,他說總有一天要用焦糖寫個FUCK,然後把咖啡潑在你臉上……去你的,Thor。」說到激動處,她摀了摀肚子。

「連我肚子裡那個都想踹你了,你以前真是個混蛋,要不是我現在不能動胎氣,一定替他狠揍你幾拳。」

Loki跟Natasha說實話了,Thor背脊悚起一陣惡寒,感性的女人總是會因為故事而義憤填膺,Thor在精神上已經接收了Natasha眼神裡藏著的幾計巴掌,他深深感謝起Barton,要不是Barton造就了Natasha肚子裡的那塊肉,被黑寡婦揍一頓後果大概只比被坦克輾過好一點。

「不過,同為愛上回頭草的夥伴,我有些情報可以告訴你。」Natasha喝了一口熱牛奶,她現在嚴格被禁止攝取咖啡因,脾氣比以往好了些。

「這是他的出入境紀錄,只限於大眾運輸工具,要是步行、搭便車或自駕,神盾局就追蹤不到了……當然他還在地球上,沒有越界,這點我可以保證。」她從包包裡掏出隨身碟,捏著咖啡杯的吊飾晃呀晃,一副早有準備的樣子。

「他是刻意留下這個線索的,這可能意謂你會找的很辛苦。」Natasha將它塞進Thor胸前的口袋裡,皺起鼻頭,做了一個兇狠的表情,「雖然應該要祝你好運,可是我還是想罵聲活該。下次來找我最好帶著他一起來,否則等我生完,盡情揍你是少不了的。」

而後三年來,Thor就開始了他到處找人的日子。

Natasha給的資料果然如同她預料的那樣,Loki有意在遠處拋出一個繩頭,吸引他去追,之後他可以用任何方法消失,比如換個髮型或躲進人潮擁擠的市區,這比使用法術更簡單,也不必冒著讓Thor追蹤的到的風險,就這樣一路從西班牙、英國、瑞典、挪威、歐陸本土一直到北美洲,最後Loki在西雅圖入境,再也沒有機場記錄。

Thor繞著這個不大的市區轉一圈,有加油站、超市、藥房、幾間汽車旅館,還有一條商店街,滿滿都是各種餐廳。

他習慣性地將車停在咖啡店門口,聽常由最靠近汽車旅館的那間開始,一家一家進去找人,或許是Natasha敘述裡Loki所說的那段話,也因此,他總是點焦糖瑪琪朵,即使他習慣喝黑咖啡。

「中杯焦糖瑪琪朵,馬克杯裝,還有……」Thor直接推開玻璃門,那是一間私人經營的平價咖啡店,這個時段客人不多,只有一些業務拿著筆電與客戶對話。

收銀是個年輕的黑人女孩,她熟練地替Thor加熱冰箱內的餐點,然後將杯子傳給吧檯手,吧檯手重複了飲料的名稱,低沉好聽的男聲讓Thor不由得豎起了耳朵,可是對方的身影被濃縮咖啡機遮住,只看的到壓低的帽沿及幾綹金褐色的捲髮。

不急,這裡可是開放式櫃台。

Thor走到出餐區,一支手肘刻意靠在櫃上,這個吧檯比較小,遮擋許多,從她的視線只能看見黑色襯衫下露出的一雙手,正熟練地替他將打好的奶泡舖在馬克杯上、倒入濃縮咖啡,然後用焦糖在奶泡上畫圖案。

「久等了,這是您的焦糖瑪琪朵,希望您會喜歡今天的飲料。」他一氣呵成地將完成的咖啡端倒Thor面前,帽沿的陰影下是一雙綠色的雙眼,嘴邊噙著營業式微笑,胸前的名牌上用白色的奇異筆寫著「LOKI」。

「有讓您等很久嗎?先生。」吧檯手也將手肘靠上了出餐區,挑釁地看著Thor。

「……呃……」Thor頓了幾秒,咖啡上黃澄澄的焦糖不是浮現美麗的圖案,而是「FUCK」四個大字。

「怎麼了嗎?飲料有什麼問題嗎?噢,天哪……」女孩端著加熱後的餐點走了過來,她也瞧見了咖啡上的不雅字彙,表情有點惶恐。

「……不不,我們是舊識……突然見面……很驚喜……」Thor伸手制止她繼續往前,隨即接著說,「能讓我們單獨談談嗎?我是說,在店外,就兩分鐘?」

「店長?」女孩皺起了眉頭,臉上寫著不安。

「沒事,他不是討債集團或什麼,其實,應該是由我來揍他的。」Loki聳聳肩,往吧檯內走,邊脫下帽子及圍裙。

「給我五分鐘。」

「需不需要報警啊?」儘管音量壓的極低,女孩和Loki的竊竊私語還是進入Thor比常人靈敏的耳朵。

「不必了,警察來也打不贏他。」相較之下,Loki的正常音量還真的完全不給身為顧客的Thor面子,「更何況,他頂多犯下性騷擾而以,要是他對我怎麼樣了,我會大叫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