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之後這個如同巧遇的早餐果然變成行前會議了,人少有它的好處,隨時隨地都能開會討論,該用的東西都在電腦裡的話,有時連辦公室都不用進去。

鳳城屬於新興的經貿區,地鐵還沒挖到那兒,休旅車於是派上用場。

CevansCoulson都有國際駕照,對於西安的路,他們已經很熟悉了,上班尖峰時期的堵車無可避免,緩慢的行車速度讓後座的Chris有機會不斷拍照。

和北京的風景有些許不同,他們經過張騫出使西域起點的紀念雕像,市區到處都有唐人牽著駱駝維基百科裡的西安應該是古城,但大多數地方卻比北京嶄新許多。

嶄新源於悲傷的歷史背景,飽受戰火催殘的都市,千百年間一次又一次從灰燼中被建起,地表上留下的屈指可數,八成以上的建築都是近代才出現。

他隨手把照片都傳給Tom,然後是一些介紹註釋,很簡短,諸如「很酷的城牆」、「收費站」或是「西安的KFC」等,Tom當然不可能立即回訊,此刻的他或許正塞在北京的地鐵裡,被總是像沙丁魚的通勤人潮卡的水洩不通,根本無暇滑手機。

 

「到囉!」Cevans將車倒進停車格裡,Coulson則立馬將摺疊在一旁的遮陽板貼在擋風玻璃上。

晴空萬里,一絲雲也沒有,毒辣的太陽熾烤著毫無遮蔽物的停車場,今天接洽的這區是去年才啟用的經貿特區,許多國際廠牌的辦公室都在這裡,Chris下車前拍了最後一張照片,打開車門迎接熱浪,還得整理那身特地回去換的西裝,停車場幅員遼闊,要進到建築群裡,還得邁過十字路口、爬完將進三層樓高的門面台階。

「來鳳城最討厭的就是這點,地下停車場只對有通行證的車開放……我們這些發展還不夠力的廠商,就必須做好防曬囉。」Cevans慢悠悠地將墨鏡戴上,很熱,Chris真慶幸自己已經把頭髮給剪了。

 

一忙就忙到中午,直到他們在路邊的鍋貼店坐下來時,Chris才有空拿出自己的手機。

訊息顯示已讀,Tom只回傳了一個大拇指的表情符號。

現在這個時間……他也在忙吧?Chris沒有多想什麼,他不是會在意情人已讀不回或回訊簡短的二十歲女孩,傳照片過去,純粹也只是讓對方看過自己經歷的風景。

忙碌持續到客戶的下班時間,一路塞回鐘樓附近,結束覓食,Chris還逛了一下附近的百貨公司,拍了好些燈火輝煌的照片,照例傳了過去。

回到飯店已近十點,洗了個澡,全身上下只圍了一條圍巾的澳洲猛男,迫不亟待地打了視訊電話,畫面另一頭,一千公里以外的Tom正蹲在客廳吃速食麵。

「消夜?」Chris皺起眉頭,「別跟我說這是晚餐。」

「不算是晚餐吧?我四點半的時候吃了一個雞肉三明治,然後開始加班……」Tom有些口齒不清,在別人面前,英國紳士絕對不會在嘴裡有東西時說話,但是在Chris面前他才無所謂。

「然後?然後你中間空腹了多久?」微微板起臉,Chris也清楚加起班來是什麼樣子,如果有人還抽的出空下樓幫大家買咖啡跟一點吃的,他或她,就一定會被當成本日救世主膜拜。

「真的還好啦。」Tom嚥下一口麵,終於可以好好說話,「天氣那麼熱,食慾也不太好是真的。」

「那倒是。」Chris沒啥立場講別人,他也是將近九點才吃晚餐,「該吃的還是得吃啊。」

「還習慣嗎?」Tom

「很熱,非常熱。」Chris揉揉太陽穴,中午的高溫接近40°C,就連入夜了氣溫還是很高,直到進了冷氣房才有解脫的感覺。

「我這裡也是啊。」Tom刻意把手機鏡頭往後轉,照了一下貼在牆上、定溫定在27°C,「討人厭的夏天。」

「不過……夏天也不是全沒好處啦……至少可以衝浪,喝冰透的啤酒,還有海灘烤肉……」Chris伸展了一下,今天還是忘了買懶人夾,可是他很感謝網路便利的發明,此刻的閒話家常讓他感覺距離Tom不是那麼多遠,更棒的是連了WIFI還是免費的視訊電話。

「是,是,還有比基尼女郎!」Tom附和著,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隨便亂聊,就像平常那樣,偶爾有一段時間完全不講話,也不會覺得沉默很奇怪。

Chris認為自己早過了思鄉的年紀,更不是捱不了孤獨的人,然而,現在他的確承認,有人這樣陪在身邊,就算不說話,感覺也比一個人好的多。

 

「喔,對了,Scarlett開始放產假了。」鏡頭裡沒有Tom,他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畫面定格正對沙發,接著是開櫃子的聲響以及室內拖鞋的啪搭聲,幾秒鐘後,他捧了一袋洋芋片坐回沙發。

「這麼快?她的預產期不是在八月嗎?」Chris腆了腆肚子,聲音有點含糊不清。胃血衝腦再加上鎮日奔波,大腦的反射區塊開始昏昏欲睡,別忘了他今天可是六點不到就起床。

「醫師建議怎麼能違抗?生孩子是多重要的事啊。」撕開包裝,Tom好像也受到Chris睡意的感染,打了個哈欠。

「……這倒是,那七月你們會更忙了。」

「牙咬著忍一下,忍過去,獎金跟代休假就入袋了。」他咬了一口灑滿紅色辣椒粉的洋芋片,進入Asgard這幾年來,哪一年的七月不是加班加到爆?熬過這個月的成果豐碩,光是假日就多出一個禮拜。

「好了,我該睡了。」Chris努力撐開欲振乏力的眼皮,非常自動地將大燈關掉,只留床邊的光源。

Okay,晚安。」Tom微笑著關掉螢幕,只說重點、毫無贅字,果斷而乾脆,跟Chris同床半年,早就暸解對方睡覺的習慣,澳洲猛男通有項特技就是秒睡……雖然還不至於到「秒」這麼誇張,沒有什麼睡眠障礙倒是真的;然而,Tom恐怕不知道自己曾讓夜夜好眠記錄保持人失眠,必須靠藥物才能停止某些幻想,關於要不要走出櫃子的內心糾葛,Chris怎可能告訴他。

好,睡!

Chris關掉床頭燈,把手機調成靜音模式,第二個出差的夜晚,沒有情話綿綿,只有大部分的公事、小部分的瑣事和百分之十左右的八卦,諸如誰的業績又掛蛋被刮、臨盆的同事肚子裡是女孩之類。

他沒有質問Tom為何把感情狀態告訴Cevans,這本來就是個人自由,他沒有指名道姓說出「女朋友」是誰,但要是Cevans逼問,Tom會不會說呢?

實話或謊話都一樣令人困擾,職場戀情再加上同性交往,輿論對工作或私人領域的成見都是重磅炸彈,即使在現今,一個堪稱「開放」的時代。

美國的同性婚姻已經獲得合法承認,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以及文化,去了解及尊重相對少數的情感取向。

他很幸運,能夠在年輕力壯時就遇上這個世代,就算不是因為自己也喜歡上某個男人,對這樣的思想成熟並且普及,也是樂見其成。

 

……喂,你想過我們結婚嗎?

他很想問Tom,卻一直都說不出口,「喂」之後的逗點接的必然是其他的字句,他沒有想到這句以前常和前女友說的話會變的這麼難啟齒,對方的答案無論是或否,都會讓Chris陷入惶恐和迷惘。

高中之後,自認為對感情勇往直前的他,又變回以前那個暗戀隔壁班小女生、卻打死都不敢說的孩子,害怕這些假設性的承諾,轉為傷害雙方的裂縫。

結果還是膽小鬼Chris主導了大部分,雖然他偷偷幻想過兩個人都老了的時候。

去英國或待在澳洲都好,為了Tom,就算待在冬天冷兮兮、陽光又稀少的倫敦他也沒有關係。

浪漫到令自己雞皮疙瘩的念頭,Chris之前根本沒想過自己居然是這種體質。

不過有些事情總是要碰到了才會知道,如人飲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