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時間是個很奇妙的概念,它是引力拉鋸的產物,小至原子對原子,大到星系對星系。

忘了誰說過這樣一句理論:時間的長短取決於其對比之事物,很賤的,它與舒服的感受永遠成反比,所以人類才會覺得痛苦的時間度日如年、快樂的時光瞬如驚鴻,唯有一件事能麻痺這種錯覺,那就是忙碌。

忙的時候是一小時,閒的時候也是一小時,但腦袋的感覺可差多了──每次工作一忙起來,Chris總能體會「上班才沒多久、天居然就黑了」的唏噓。

一日之計在於咖啡,然後他們會進公司開個小會議、或是直接驅車拜訪客戶,中午隨意亂吃、或是吃早上多買的三明治,離開客戶地盤通常都已經是晚上,每當經過燈火通明的鐘樓時,Chris總是習慣性地瞄瞄手機上的日期。

又過了一天、又老了一天。

但是相對的,回到北京的倒數計時,又少了一天。

他的到來對西安的業務量很有幫助,Cevans親自帶他跑了幾天後,悟性頗高的Chris就開始solo了,和當初他到北京時的情形一樣,比較不同的是此地的產業結構與北京不大相同,性質的區分很集中,跑業務更方便,工作的模式幾乎是三人把車開到某個工商業特區,分成三路跑,等到大部分公司都下班了,收隊,回辦公室。

業務量大,文書的處理量就大,工讀生還得上課,開始消化不來,過渡時期,無論是CevansCoulson或是Chris,都得在下班後把文件待回房間做。

 

「公司必須加我們3C戰隊的薪,加到爆!」3C戰隊是隊長Cevans自創的詞,最近他在Twitter上的文章,大多會加上這個標籤;Chris吸了一口麵,這些日子以來,西安的食物居然慢慢吃得習慣了,尤其是現打現切的麵條,彈牙爽口,配上香辣嗆口的臊子,其實很帶勁。

「好,加到爆,敬3C戰隊。」Chris將啤酒罐高舉空中,Coulson有默契地乾杯;星期三的晚上,三個穿著西裝的老外入境隨俗地坐在餐館外頭的小桌子上,臊子麵、花生、阿拉伯烤大串、一手啤酒。

巷子外的回民街人聲鼎沸,孜然、花椒的香味充斥空氣中,一千年前的串燒或許也是這種氣味吧?畢竟這裡可是絲路的起點,異國文化的入口。

「真可惜你兩個月後就要回去了,3C戰隊也將成為一個傳奇。」Cevans垂下眉毛,眼神有點無辜地望向Chris,標準的小動物眼神,也是在這個年頭的業務人才必須要具備的特質。

「沒辦法,不把你還給Tom的話,他會追來西安打爆我的。」

「一個月?我已經來一個月了?」Chris已經對這類話很淡定了,於公,大家都知道他是Tom的人,於私他也是,只是極少人知道罷了。

是啊,時光飛逝、歲月如梭。」標準的中文成語脫口而出,Cevans拿出手機,熟練地將湊上鏡頭地兩人入鏡,「標記一下……嗯……3C戰隊滿月紀念。」

「喔!我也來拍一下!」Chris也拿起自己的手機四處對焦,他拍的不僅是人,餐館外觀和招牌、坐在大竹竿上壓麵團的師傅、滿桌杯盤狼藉甚至巷口的那棵老榕樹,都拍了好幾張。

他習慣性地將照片傳給Tom,這幾天,他們的睡前對話變短了,原因無他,雙方都太忙,七月底了,無論是北京或西安都忙的要命,除了交代生活近況之外,有很大的比例都是在問Tom文件該怎麼寫。

「看不出來你還滿愛滑手機的嘛。」Cevans傳完了照片,馬上湧進留言,他一邊行雲流水地點擊回覆,一邊瞄向Chris的手機畫面。

「你在Twitter上並不活躍,FB也只有遊戲紀錄……難不成……」灰綠色的眼睛一轉,「你在跟心上人傳APP?」

「是Tom。」Chris直接把對話窗亮在Cevans面前,他的回答頗令人玩味,只是大多數的不會想到,的確在跟「心上人」傳app就是。

聊天的內容當然很正常,否則Chris也不會這麼大方,全部都是照片、照片還有照片,大多是Chris拍的西安,除了有一張Tom拍過來的紙本──暫停健身房會籍三個月的契約書之外。

「──等等,上頭的簽名不是你的筆跡吧?」Cevans知道Chris的簽名樣式,前幾天才幫他送了假單。

Tom代簽。」Chris喝了一口啤酒,淺麥芽色的泡泡沾上他的嘴唇,「當初來西安很匆忙,根本沒想到可已暫停會籍,不然損失可不小。」

「你們感情真的是不錯耶,像兄弟一樣,看得我都羨慕了。」Cevans叫嚷起來,要A代替B簽金額不小的合同還真的需要有深一點的交情,「我跟Coulson也不是不好,只是他年紀比較大,我們有代溝,哈哈!」

「等等,比較像老頭的,應該是隊長您吧?只有老人家不到六點就會起來運動,還會拼命地把之前在歐洲亂晃三年的經歷拿出來唸。」Coulson抗議。

「你之前去過很多國家?」Chris還沒聽過Cevans提過歐洲的事,顯然他還沒和對方熟到那種程度。

「嗯哼。」Cevans點點頭,數了起來,「我是個不怎麼用功的學生,大學期間狂打工,存了一些錢,開始到別的國家打工渡假……我想想……去過哪些地方呢?德國……瑞士……噢還有英國,法國跟西班牙也有去過。」

邊說著,Cevans翻出了他以前的照片,畫質沒有現在的手機清晰,有點模糊,看起來像是用很久很久以前的數位相機拍的。

「手機裡存的不多,大多在電腦裡。」資料夾裡的照片就那麼幾張,沒幾張就輪替一次了,他將手機復歸到主畫面,一隻憨厚的鬥牛犬拍在萬聖節的南瓜旁,伸長了舌頭,一臉憨厚,這肯定不是網路上下載的桌布,構圖很一般,狗脖子上還套了繩子,一雙穿著牛仔褲跟球鞋的腳就在畫面左側。

「你的狗?」Chris問,桌面放上這種不專業寵物寫真的,八成就是手機主人的狗。

「我在倫敦撿到的。」Cevans的語調有點無奈,他伸出手,摸了摸螢幕上鬥牛犬的垂下的頰邊肉,「在下班的路上,一隻又瘦又髒的狗,跟著我的腳踏車跑了好幾公里回家。」

「我餵了牠一點水跟冰箱裡的烤雞,牠就待在前院不肯走了,那幾天異常的冷,我怕牠受不了,就讓牠進屋裡……結果……」Cevans的視線始終停留在狗的身上,語調漸轉成了惋惜、甚至帶點悲傷。

「那後來那隻狗……」Chris問的小心翼翼,察言觀色他很懂的。

「在我老家啦,我媽在幫我養,現在大概有這麼胖。」他比了一個誇張的手勢,

「隨手撿一隻狗後遺症就這麼多了,更何況是跟某個人發生感情。」Cevans攤攤手,「所以我單身啦!單身最愉快,哈哈!」

話說的坦然,但明眼人都知道Cevans有多在意這隻狗。

寄託了情感及依賴,面臨分別,疼痛必然。

那一晚他喝了很多酒,雖然啤酒的酒精濃度並不高,卻足以讓他洗完澡倒頭就睡,忘了打電話給Tom

直到隔天一早,他想起來的時候,匆忙打開軟體檢查有沒有來自Tom的未讀訊息或來電。

沒有。

最後一則訊息是Chris傳的照片,上面是一盤葵花子、豆干跟啤酒。

已讀未回。

 

創作者介紹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