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沒有什麼好在意的,確實沒有。

沒有人規定傳了訊息一定要回話,又不是公事,就像Liam或老媽,時常給他已讀不回。

回想起來確實也沒什麼已讀不回的機會,他和Tom用軟體通訊不是公事就是一些小到不再小的事,就算沒有回訊,也幾乎會在兩、三小時之後碰面。

Tom回倫敦的那一次呢?每次話題都有好好的收尾嗎?

Chris想不太起來了,他躺在床上滾了兩圈,索性起身梳洗,直接換上西裝襯衫,現在Chris已經沒有初來乍到時的緊張,他提早半個小時起床,八點準時走進咖啡店報到。

晨間例行會議,自從Chris提出不進辦公室可以節省電費這個論點後,通常就在STARBUCKS邊吃早餐邊開會了,今天去的地方比較分散,Chris自己一個點,在曲江附近的商城,他得跑四家百貨公司,了解對方聖誕節企劃的內容。

手機調成靜音是基本禮節,可是電源燈一直沒有閃爍收到訊息時的綠色光,Chris儘量把心思放回工作上,不去想這件事,他不是高中女學生了,回不回訊到底有什麼好介意的?

七月二十四號。離報告提出只剩一個禮拜,中間還卡了假日,Tom應該很忙吧?忙到連回家都只有放空看電視跟躺平的時間。

但是他可以回個表情符號啊,為什麼不?

是不是自己傳的內容太無聊了?是不是不知道該回些什麼?或者根本……根本就只是他不想回了。

「……那你回到飯店再給我發個訊息囉!」Cevans拍了拍Chris的肩膀,他今天的行程在灞橋,必須早點出發。

「沒問題。」Chris將手機扔進公事包裡,猜測太多無濟於事,往另一個方向想,真正把對方當家人,才會用這種模式相處吧?一點都不重要的事,不想回覆也沒關係。

 

u

Tom的眉頭皺了起來,不會吧,他確定有好好把手機放進公事包裡呀。

他翻了一陣,乾脆把東西全倒出來,錢包、鑰匙、隨身電源、筆電、一堆轉接頭……該有的都在,獨缺手機,他的IPHONE6手機,就這樣硬生生消失不見了。

「不會吧……」他倒抽了一口氣,每個大城市都盛產扒手,每個人都聽過太多在大眾運輸弄丟手機的消息,所以他才堅持搭車、走路時不低頭,從倫敦到上海、在從上海到北京,平安了好幾年,千篇一律的上班路程,沒想到昨天加班晚,今天十點多出門,避開最擁擠的尖峰時段,居然讓他碰上了。

「什麼東西忘了帶啊?」抱著一疊資料要走進會議室奮戰的Zack探頭看了神色有點慌張的Tom,本來就沒有很整齊的桌面一團零亂,電話分機可憐兮兮地被擠到桌邊,有三分之一懸空。

「……我的手機……好像被扒了……」他按了按額角,心疼的不是手機的價值,資料也都妥妥的放在雲端,而是無法及時聯絡的焦躁感,他還有平板可以擋著用,可是那也得等到回家才行。

今天早上家裡的WIFI訊號有點怪,跨出小區大門,才發現Chris傳了一堆照過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的,不是什麼要事,他想到了公司再回,手機卻丟了。

What?」Zack驚叫,「IPHONE6耶!你報警了嗎?」

「還沒,我才剛發現……算了,先開會比較重要。」Tom聳聳肩,是有防盜功能,但也不是百分百找的回來,其實還有一隻公司用的中階手機可以連絡到他,但那是大家都能碰的公共財,實在不好在上頭留下非公事以外的聊天紀錄。

「好吧,我替你祈禱它快快回來,否則,你就要拿著獎金去三里屯報到了。」

「我比較想祈禱七月快點過完。」Tom苦笑,他實在不喜歡回家後還得趕報告的生活。

Chris在西安也忙得焦頭爛額吧?他也挺宅的,不是在鐘樓附近閒晃,就是在市區裡「觀光」,什麼秦皇陵啊、驪山啊或是未央宮遺址他一個也沒去,八成是工作耗掉太多體力,假日頂多跑個博物館就算勤勞。

眼前,一個個同事拿著筆電或卷宗從小隔間前走過,他的辦公區域是通往小會議室的唯一途徑,又是一天的奮戰。

他抓起自己的筆電,捏了捏後頸,該死的七月,快結束吧。

 

u

……好,麻煩你再把電子票券發過來,我的郵箱是……Chris掛上電話,轉了轉硬梆梆的脖子。

三場簡報下來口乾舌燥,但總算是搞定了今天的行程,他可以把東西收一收,滾回旅館了。

今天真是疲憊,脖子連到肩膀的那兩條筋隱隱作痛,太陽穴也一陣陣抽,元兇恐怕是昨天喝的那些酒,再加上冷的要命的空調。

他打開測試溫度的app〈裝來預防中暑的〉,程式跑了一下,停在20.5°C

20.5°C20.5°C!會不會太冷了一點?難怪他走上三樓,就自動地把西裝外套穿上,建築物裡外是兩個世界,足以出現海市蜃樓景象的熱浪,跟穿短袖可能會發抖的恆溫空調;第一間商城就算了,第二間也是同樣情況,這是潮流嗎?不高的室溫再配上平日中午稀稀疏疏的人潮,過分空曠的購物空間更添了幾分寒意。

Chris打了個哆嗦,七點多了,也許走到美食街就可以一併解決晚餐,但忽冷忽熱的交替讓他沒甚麼胃口,一整個白天他都在建物間穿梭,身體前幾分鐘才被艷陽熾烤過,幾分鐘後就手腳冰冷通體發寒。

滿糟的預感,他能預知身體接下來的不適,塞進下班尖峰塞滿人、一點也不涼爽的空調車裡,百分之百會讓症狀加劇。

大概是熱感冒,他想著,不假思索地跳上迎面駛來的公交車,西安的計程車也同樣難叫,還是快會去沖澡休息比較實際。

下了車,他逃難似地按了電梯,才想起應該要給Cevans發個訊息,不過,看來沒這個必要了,一出電梯車廂,就看見Cevans提著一籃衣服要下樓。

Hey!」看見電梯裡的是Chris,他露出了笑容,「你有零錢嗎?我身上不大夠。」

「……我找找……」Chris把公事包放在電梯間擺著的雕花椅上,低頭翻找錢包,沒料到才抬頭,雙腿突然一陣虛軟,差點跪了下來。

「天哪!」Cevans嚷了起來,「你的脖子跟臉都好紅,是不是中暑了?」

「……唔……」Chris掩著嘴,一臉要吐的樣子,Cevans連忙擱下洗衣藍,拉著他進自己的房間,然後把人推進浴室。

Chris扶著洗手檯邊緣乾嘔,頭昏眼花,胃部脹的難受,全身的皮膚蒸騰出熱氣,還沒到發燒的程度,卻讓人相當難受,晚餐還沒吃,午餐消化完了,現在他的胃裡只有空氣和消化液,並且隨時會衝出來。

「你這是中陰暑啦!」Coulson是被叫過來的,他一邊解說著,一邊伸出手往Chris後頸捏,「反覆進出冷氣房跟高溫的戶外,表皮微血管張開又劇烈收縮,所以頭才會重的要命,腸胃才會那麼不舒服。」

「……真的,我想吐,吐不出來。」Chris虛弱地吐出一口氣,體溫升高的同時,手臂也不斷冒出雞皮疙瘩。

「冷氣關掉,開窗,衣服脫掉,趴在床上。」Coulson拍拍Chris肩膀,Cevans聞言立刻去切空調開關。

「你走運了,兄弟。」接著他打開窗戶,夜風吹了進來,雖然還是熱的,卻不再像白日那樣暑氣逼人。

「……這可能會有一點痛……」Coulson彎下眉毛露出笑容,熟練地拿出白色的小瓷罐,以及一片彎月形的薄片。

「別擔心,Coulson大學念的可是中醫,他是有執照的高手。」Cevans嘿嘿怪笑兩聲,在床邊的椅子坐下。

刮痧,Chris知道這種醫療方式,他看過同事後頸紅腫的瘀血,心裡只想著「這簡直像被揍過一樣」,實際體驗倒沒那麼痛就是,不過遇上「氣結」〈Coulson解說〉時,堅硬的牛骨刮痧板碰上鎖骨一帶薄薄的皮膚,真的還讓他疵牙咧嘴了幾秒。

「噢,老兄……你的背精彩極了!跟我第一次刮痧難分軒輊啊!」Cevans讚嘆著,順勢拿出手機,喀擦一聲,按下拍照鍵,「不介意我傳到Twitter紀錄這一刻吧?」

Chris搖搖頭,喝了幾口溫水,他真心覺得好多了,刮痧很管用,等一下回到房間沖個澡,元氣大概能恢復六成。

Coulson,你可以教我嗎?」他按了按胃部,「嗝」了一聲,暑氣被逼出來了,頭還是有點痛,吃顆止痛藥應該就沒事了,很棒的治療方法,應該要學起來。

「你要學?」Coulson挑起一邊眉毛,「人體筋絡的分部你懂嗎?」

「我當過健身教練,當然會替人做些伸展。」Chris點點頭,「按摩也沒有問題……所以……能受我一拜嗎?師父?

創作者介紹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