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ThorLoki相識兩年多了,起點在某條酒吧街的防火巷,精力過剩的青少年打群架,其中一個還貌似帶著槍。

警察來了,通通帶回局內偵訊,Loki是最惹眼的那個,在一票逞凶鬥狠、惡形惡狀的孩子裡,他簡直乾淨的不像會出現在那裏的人。

乾淨的定義並非外型,只要跟Loki對上眼,便很難忘記那對比夏日的湖水還要清澈的眸子,他無疑是個十分漂亮的孩子,並且聰明,過往的經驗造就他的生存本能,所以沒兩下就答應了Thor做為線民以換取不留前科的條件。

安分守己的話,跟警方合作不用擔心哪天會鋃鐺入獄,只要小心不被那群混混看穿,還有一筆不錯的酬勞可以拿,養父一毛都不會給他,生活費還是得靠自己賺,換句話說,Thor就是他的老闆。

 

「盤子放著,過來擦藥吧。」

Loki吃完那些根本不會飽的東西後,Thor從櫃子裡拿出非常齊全的醫藥箱──拜三個月前的重傷所賜,他翻找一陣,拿出棉花棒及碘酒,Loki乖乖地坐在他跟前,仰起頭。

臉上有些擦傷,嘴角也有一點傷痕,不過不明顯……Thor皺起眉頭,按按挺難察覺的嘴邊瘀傷,Loki「嘶」了一聲。

「他打你?」

「嗯哼?」Loki搖搖頭,「接吻太激烈,咬到的。」

「狗屁。」Thor啐了一聲,拿出白色的藥膏。

「我說真的呀,你有沒有真的接吻過啊?你知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話還沒說完,患處被Thor的大拇指重重按下,Loki痛的臉都皺在一起,Thor則順勢捏開他的嘴,查看口腔中是否有傷口。

「──是真的啦,我的價錢不錯呢,你有空可以去打聽打聽,不過,我很挑對象的……」Loki拍開他的手,向後退,「沒事沒事,擦完就好了,睡一覺起來就不痛了……」

Thor眼神複雜的看著他,沉默,他知道Loki這種孩子遭遇到的多半是很糟糕的事,但他們仍有自尊,最好別在此刻去戳破。

「我有聽你的話,我會挑的,然後,我也有戴套子,很安全……你知道愛情……兩情相悅……」Loki依舊滔滔不絕,然而Thor的沉默卻讓他停頓了,他扁了扁嘴,呼了一口氣,音量變的很小,「不是他打我,他失蹤半個月了,我沒說謊……你別那樣看我……」

「我相信你。」Thor點了點頭,Loki的傷勢並不重,但絕對是外力引起,不可能是接吻,除非他有被虐的傾向。

「是玩SM啦,還滿刺激的,如果你想要的話……」一見到Thor的表面妥協,他立刻又換了一副嘴臉,笑容又堆上了眼角。

「我很樂意跟你上床喔,好心的條子。」

他笑起來真的很漂亮,潔白的牙齒和形狀好看的嘴唇,就連異性戀都會心動的類型,但Thor總是覺得,Loki並沒有真正笑過,至少他沒看過。

「免了,我沒這興趣,你要是敢侵犯我,我就報警。」回絕的很乾脆,Thor知道他的性向,Loki不碰女人,或許肇始於他的生命中沒有出現過女人,或許因為那好看的皮相,周旋在都是男人的黑幫組織裡時,讓自己扮演類似女人的角色會比較安全。

「你真的很無趣耶!」Loki雙手插在胸前,埋怨,「難得我都想主動獻身了。」

「你給我去睡沙發,不準上床。」冷不防,Thor扔了一件薄毯子給他,直接罩住Loki的頭,「有意見的話就給我睡浴室。」

Loki扯下棉被,咬牙切齒了一陣,乖乖地縮到沙發上,接下來倒是很安靜。

Thor見他不吵了,吶吶地關掉大燈,走進浴室,開始洗澡。

現在洗澡輕鬆多了,至少傷口都癒合了,不必在身上纏一堆保鮮膜,搞得像要用這招減肥似的,溫水沖了下來,他覺得有些頭暈,閉起眼,整個世界都旋轉了起來。

撞擊的後遺症,腦震盪,看東西會出現疊影,然後是頭痛;醫生說這是血塊壓迫到感知區塊發生的狀況,必須等到血塊被人體自然吸收才有可能復原,時間未定,也許幾個月,也許幾年,也許終身都會這個樣子。

Thor仰著頭,吐出一大口氣,任蓮蓬頭灑下的水打著臉,彷彿在淋雨,事情已經很多了,Loki這小鬼又跑出來鬧,大概註定未來有一段時間必須和止痛藥為伍了,有點絕望,他好像出現抗藥性了,現在的劑量越來越重。

不過,能看到Loki還平安是件令人欣慰的事,代表他還沒被最近發生的事波擊到,除此之外,Thor也有些慶幸他終於離開那個環境,沒有一個孩子應該在充滿利益的誘惑及恐懼的威脅下成長。

明天聯絡Jane吧?雖然他們分手了,可是看在過往的面子上,身為社工的她,應該會樂意幫助Loki的。

不過,要打她的電話還真是尷尬啊,哈哈,他們的分手並不愉快。

還是找Sif呢?同事總是比較好講話,也不會動不動就賞他巴掌,不過,恐怕她那邊必須要把人留下來問話,Loki可是列管的警方線民……

他一邊苦惱著麻煩該何去何從,一邊走出浴室,黑沉沉的屋子,伸手不見五指,一點聲音也沒有,Loki應該睡了吧?看他的樣子,在來找Thor之前不會過的太好,尤其在監護人失蹤後,天曉得這幾天他住在哪裡、有沒有東西吃?

        Thor悄悄爬上床,他不想吵醒可能沒吃飽睡好已經許久的Loki,沒料到才一拉棉被,另一頭就像有東西壓住似的,拉都拉不起來,下一個瞬間,溫熱的人體欺了上來,將Thor整個人壓住。

「我害怕。」理所當然是Loki的聲音,語氣很冷靜。

「滾下我的床,Loki。」Thor同樣冷靜。

「為什麼?這張床那麼大,為什麼只有你能睡?」

「因為這裡是我家,我付的租金,懂嗎?」

「但是我害怕呀!」Loki的聲音激動起來,「我想要有人睡我旁邊。」

Thor妥協的很快,大概也是不想爭論了,反正床很大,這是事實。

「隨便你,不碰我就行。」換了一個名詞,Thor重覆了一遍,「滾下我的身體,Loki。」

「……總有一天我會強暴你!」Loki縮了下來,滾到床的另一邊。

「省點力氣吧,小鬼。」Thor嗤了一聲,「這種報恩我敬謝不敏。」

「他們說我能賣到好價錢。」他心有不甘地翻個身,背對Thor,「算了,你這個不識貨的異性戀大叔。」

Thor沒有回答他,除了頭疼之外,眼眶也有點酸,像他那樣的孩子,應該要受教育、準備上好大學,而不是走投無路,流落到陌生人的床上。

他不想過問Loki之前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也不敢過問。

「……委屈一晚……」Thor眨了眨乾澀的雙眼,「我會替你找到好的寄養家庭的。」

「但我不需要寄養家庭,讓我在這裡,Thor。」Loki的聲音依舊那麼冷靜,「我是說真的。」

彷彿是一種默契,後來沒有人再開口說話了。

空調運轉的聲音規律地像是海浪拍打著砂子,或許他們各自跌入了夢鄉。

創作者介紹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