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Thor起的很早,六點不到就醒來,比鬧鐘設定的時間早了兩個小時。

天還沒亮,他倒是很乾脆地下了床,另一側的Loki幾乎將棉被全捲在自己身上,弓的像蝦子一樣;早起的原因是因為這位不速之客吧?Thor還掛念著昨晚那頓慘澹的晚餐。

24小時營業的超市開車來回半小時,再簡單弄個早餐應該可以在七點半前完成,九點出門,不需要匆匆忙忙,今天他的特權就是隨便幾點進辦公室都行,因公帶傷的複診比毫無進展的工作要緊。

「………」Thor看了睡夢中的Loki一眼,下意識地將門反鎖,就算住在低調的舊公寓,職業毛病還是會犯,在這方面他有點被害妄想症,如果同僚的住家曾經被闖入、妻小被脅持的話,大多數人都會產生不安全感的。

當然Loki不大可能會逃跑,他的樣子並不像只要找一夜棲身之地的過客,這孩子先前無論受了什麼委屈都寧可待在他熟悉的地方而不是跟著條子──一定碰上了什麼大事,Thor直覺。

再次確認門鎖無誤後,他獨自下樓開車,外頭還是黑夜,空氣卻顯然比進入深夜前乾淨許多,沒有多加耽擱,Thor很有效率地在預定時間內返回,Loki還沒醒,直到Thor將熱騰騰的早餐擺上桌後,人還是睡的文風不動,連翻身都沒有。

會不會太誇張了?身體不舒服嗎?Thor走進他,輕輕搖了搖Loki的肩膀。

他沒有反應,看起來不像睡著而是昏迷,呼吸很規律,身體卻軟綿綿的……而且還有點燙。

發燒嗎?Thor皺起眉頭,伸出手往Loki額頭探去,沒想到才一碰到人,Loki毫無預警地大吼一聲「No」,立刻反射性地彈了起來。

「……是我……」Thor將手舉到耳朵旁,表示沒有對他做什麼,「只是叫你吃早餐……okay?」

Loki粗喘著,彷彿從惡夢中驚醒,一雙眼睛裡寫滿了不信任,過了幾秒後,他鬆了口氣,閉上眼睛,「砰」一聲倒回床上。

「我想……你發燒了,我有消炎藥……」縱使自己的行為魯莽在先,Thor還是被Loki的反應嚇了一跳,他故作鎮定地指了指廚房的方向,看來有空要向Loki套個話,他必須知道遭遇了什麼,才有辦法提供下的一步幫助。

「……作噩夢。」Loki抹了抹額上的汗水,又恢復漫不在乎的表情,「我夢見被一群迅猛龍追,牠們還會開門,媽呀!」

Thor的眉頭皺得更深,這個小騙子,不想說的時候就是這樣,滿嘴胡謅的合理情節,你明知道那些都是藉口,卻找不到可以挑剔或懷疑的地方。

 

「我九點要出門,去醫院,順便帶你看個醫生。」

Thor,我吃成藥就可以了。」

Thor拿起吐司咬,Loki正小口小口喝著罐頭蛤蠣濃湯,他放下湯匙,埋怨地回答。

「吃成藥就可以了,我可沒錢看醫生。」

「我替你付錢。」Thor也喝了一口湯,在瑞典,國家保障每個人就醫的權利,不必繳交健保費用,但生病時的掛號費和藥事費,都要自行支付。

「……不,我真的不需要……」Loki還想繼續坳下去,Thor沒讓他得逞,馬上接了「不看病就休想待在這裡」的條件,讓他閉上了嘴,於是,一頓早餐變的沉默。

沒打算在此刻逼問Loki跑到這兒來的理由,Thor也任由沉默持續著。

他遞給Loki退燒藥及一套外出服,男孩心不甘情不願的套上,Thor的尺寸對Loki來說太大了,褲腳反摺了一段,肩線、腰及大腿部分更是鬆鬆垮垮,回程給他買些衣服吧?否則到了社福機構或寄養家庭,還是得有衣服穿。

一邊這樣想著,Thor檢視著Loki唯一帶來的東西──一件連帽運動夾克、一件有破洞的牛仔褲及寬大的T恤,它們已經安穩地躺在洗衣籃裡,和Thor換下來的衣服一起。

──那是什麼?Thor瞇起了眼睛,洗衣藍邊有個閃閃發亮的物品,很小,大概只有半截手指粗,很薄,仔細一看,是個機器人形狀的鑰匙圈,非常老舊,大半的漆都斑駁。

「你家的鑰匙?」Thor撿了起來,扔給Loki,他厭惡地「切」了一聲,擺擺手,「你要送給你,那是我的分手禮物。」

「分手禮物?」Thor疑惑。

到他因為爆炸案躺進醫院前,他記得Loki有一個男友,好像是個叫Augusto的痞子。

「那是我的隨身碟,那天我去拿回放在他家裡的東西,他說剪了一段回憶影片給我……回憶影片……哼……」Loki輕蔑地哼了一口氣,「你不覺得很噁爛嗎?」

「你們為什麼會分手?」直覺地,這裡面一定有問題。

Thor聽過Loki抱怨男友,他們並不是因為愛而在一起,養父壓根兒不管的孤兒,要有飯吃,可能得委身於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人。

「因為我愛上了你啊。」Loki的回答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他開始把奶油抹在吐司上,Thor翻了一個白眼。

 

九點多,他們遲了十幾分鐘出門,醫院裡人並不多,Thor先進診間和醫生講了幾句話,然後把Loki推了進去。

醫生Hogun和他是老交情,看起來中規中矩的一個東方人,做出來的事卻很脫軌。

他給Loki打了一針麻醉,佯稱退燒藥,人昏過去之後就好做進一步的全身檢查,X光驗血驗尿甚至動手術都沒問題,這是警方常用的伎倆,專治狡猾的菸毒犯,還有不實話實說的小孩。

Thor正想著要用哪個藉口搪塞Loki昏過去──其實是被打了麻醉的事實,護士走出診間要他進去,然後門一關,只剩兩個人,Hogun一臉凝重地盯著Thor,這很少見。

「你說他沒有前科?不吸毒?」

「他是我的線民,不吸毒這方面我可以保證……」Thor的眉頭皺了起來,望向拉簾的方向,Loki正躺在綠色的塑膠布後面。

「我很擔心他的身體,他是不是遇到什麼……很糟糕的事?」他壓低聲音,即使Loki的出身擊成長都不在健全的環境,Thor還是很難相信Loki會幹出什磨壞事,除了憑這幾年的相處,還加上他的經驗,以及說不上來的直覺。

「這份報告我會撕掉。」Hogun也壓低了聲音,「你最好趕快處理,他的情況送到寄養家庭還是社福機構恐怕更棘手。」

Hogun把紙攤開,上頭畫著人體,幾個被圈起來的部分代表有傷。

「……聽著,他24小時前被性侵,下體及腸壁都有瘀傷和撕裂傷,有精液殘留,發燒是從那裡引起的。」

「………」Thor倒抽一口氣,他怎麼沒觀察到?傷口隱密是一回事,但Loki神情自若,根本不像帶傷的樣子。

「他太會忍耐。」Hogun搖搖頭,長期跟警方配合,這種受害者他見多了,但像Loki這個年紀還表現的不痛不癢的,至今還沒見過。

「……是哪個混蛋……」Thor咒罵,心裡浮上的第一個人選就是Augusto,該不會分手談的不愉快,翻臉就幹下禽獸不如的行為?

「你先別激動,忍住。」Hogun身體一口氣,按下Thor的肩膀,「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你先別激動啊。」

Hogun幾乎是附在Thor耳邊,「我在他血液裡發現Der Erlkönig……不可能是口服錠,濃度太濃了,一定是注射進去的……換句話說……他在被侵犯的時候,遭遇著非常恐怖的幻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