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女神Idun在黎明之前趕到,她的居所在大海邊陲的一座河谷,種植著許多珍貴的藥草,她是用藥的高手,同時也精通各種毒術,二者一體兩面,就好比Idun的園子裡使人青春永駐的金蘋果,同時也是上癮症狀極為嚴重的禁藥。

她被請進了國王的寢室,這是極為私密的場所,因此在裡頭等待Idun的仍然是那些皇室家族的成員──神后Frigga、小王子Loki,以及女相Sif

「辛苦妳來一趟了,請妳先對Allfather的永恆之矛起誓,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能將今日所見所聞透露出去。」神后微微向她鞠了一個躬,Loki捧著Odin的長矛站在一旁。

「不是我們懷疑妳的忠誠,但事關國家的未來,請妳立誓。」神后又重複了一遍。

 

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Idun心裡略為不安,但她還是向Gungnir立了誓,畢竟一年前才發生過Baldur聯合多位神祇逼宮的武裝政變,王室小心行事情有可原,但六隻眼睛嚴厲地盯著她看,壓迫感還是揮之不去,Idun額角不自覺沁出冷汗,她儘可能維持和緩的語氣念出了誓言,這個遺式神聖無比,誰違反了就要向光明神一樣被倒吊在世界樹上,可是好像少了一個重要的見證人哪……

Idun轉了轉眼珠子,缺了誰呢?有了,國王並不在這裡

「正如妳心中的疑問,癥結點就在於雷神,我的兄長。」Loki淡淡回答,他並沒有使用讀心術,來到國王的寢室卻見不到主人,這個怪異點就像報紙上附錄的小遊戲,在養滿魚的水族箱裡圈出一隻漂浮的兔子那樣突兀而簡單。

「可以出來了。」Loki轉了過去,朝著酒窖的方向喊了一聲,兩個一模一樣的身影從門後走出,情景之詭異,就連見過各種荒誕怪病的Idun都難以維持冷靜的表情。

「這兩個都是真的,有人利用了三年前的THOR,讓他來到這個不屬於他的時空,同時企圖讓雷神的力量擾亂世界樹的磁場,引發戰爭。」Frigga解釋,「細節我不多說了,請妳過來的目的,是要檢查他們身體或靈魂上被破壞的地方。」

「而且三年前的國王,還用自己的靈魂做為籌碼,換取打開時空裂縫的條件。」Sif補充,如果不是身為宰相必須說話得宜,她早就狠狠酸THOR一頓了。

「通常這類法術都附有惡咒。」Idun點了點頭,「請讓我準備一下用具。」

 

Idun用的方式很簡單,她用星辰的粉末在地上畫了兩個圓圈,圍住ThorTHORLoki沒去看法術進行的過程,他放下手中的Gungnir,那把以長久的時空為名的矛,除了Odin以外,只有同為巨人之祖Ymir後裔的Loki拿得起來。

這是一把以隕石的核心擊打成的武器,與雷神之錘的構造相似,也一樣無比沉重。

Loki微微瞇起了綠色眼睛,回想著不久前在囚室發生的那一幕,他從沒想過THOR會這麼直接就答應了要護送自己前往華納海姆的工作,更令他驚訝的是,Thor並沒有反對。

他對哥哥的了解程度在九界裡能說是數一數二了,這個魯莽又粗線條的肌肉男,腦筋固執的笨蛋,總是直接把下一秒想做的事寫在臉上,橫衝直撞、毫無章法,但Loki又不得不承認,讓雷神所向披靡的從來不是縝密的思考,而是凌駕一切之上的直覺。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運氣,看似不經大腦的決定,卻是深埋在血液裡,進而驅動身體做出反應的動物本能,因此在碰上戰鬥或是重要決策時,Thor依賴的就是這種直覺,省去優柔寡斷的時間,引導他走上正確的方向。

Thor雖然敵視THOR,但他清楚那也是自己,正因為是自己,所以絕對不會傷害LokiLoki知道Thor心中的盤算,但THOR就很難講了,他的立意是建築在「讓自己活命、回到原時空」或是「為了阿斯加德」、更甚者,只是「單純想保護弟弟」?

他不想去猜想,也不想為了確定動機去讀THOR的心,畢竟太過顯白的原因,可能成了Loki這趟旅程的心結,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阻止時空的扭曲、然後將THOR送回原來的世界。

 

Idun結束了診察,她嘆了口氣,結果已經不言可喻了。

「恕我無禮,這跟命運三女神有關?」Idun攏了攏長到腰下的金髮,看起來有些疲憊。

「是的,目前我們查到的情況是她們和Svartálfar勾結,要奪取神域的政權……或是想要裡頭的什麼東西。」Thor回答。

Allfather在位時已經堵死所有的時空裂口,就算是掌管時間的神祇也打不開呀?」

「所以她們利用了三年前的我替她們開路,造成世界樹能量的異常,讓封閉的屏障變得薄弱,Svartálfar方便從薩法塔夫漢直接潛入阿斯加德境內……同時,讓三年前的我和現在的我一起消失……殺掉國王真是打贏戰爭的捷徑啊。」Thor乾笑。

「我來說明一下,在上古的確有人操作穿越時間的法術,但副作用太大,成功回去的人沒了來過其它時間點的記憶,回不去的,就跟並存於同一個時空的自己一起消失──是最恐怖的那一種消失,身旁沒有一個人記得過你、所有的紀錄都會被抹掉,就像不曾存在這個世界上一樣,根據記錄,兩人能夠並存的時限只有一個月。」Loki補充,他是以首席魔法師的身分發言。

Idun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緩緩開口,「兩個人都不好過……過去的那位必須忍受精神上的折磨,那不會造成實質的傷口,但最危險的狀況就是崩潰,詛咒挖出你的記憶,並將它們用你最害怕的方式呈現,一次比一次嚴重,只要入睡或失去意識,就有可能被侵襲。」

THOR心頭一驚,這或許能夠解釋為什麼他來到了這裡,幾乎天天都是做惡夢的原因。

「至於現時空的這位……過去的那位在醒來後,你的身上就會出現實質的傷口……也是一次會比一次劇烈……」Idun嘆了一口氣,繼續說下去,「在徹底消失之前,肉體和精神都會逐漸衰亡,相當恐怖。」

「我挺的住。」Thor的表情沒什麼改變。

「我也沒問題。」THOR也不甘示弱。

「雷神果然很勇敢,但這痛楚不是像您在征戰時受的傷那樣而以……」Idun頓了頓,「既然神后召我來,又既然我是阿斯加德掌管醫藥的神祇,那麼,要減緩這些惡咒的攻擊方法,自然是有一些的。」

她從斗篷裡取出一個匣子,打開,裡頭有兩顆金燦燦的蘋果,「金蘋果可以減緩幻覺的產生或肉體的疼痛,但是在一個月內只能吃一顆,否則上癮症狀一但出現就沒救了,必須留在最嚴重的一次發作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