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大鬍子又拉了繩索,降下一道柵欄將自己和兄弟倆隔開,柵欄之外,身後那堵牆開始往前推,不快不慢地將THORLoki擠進廣場內,THOR一把將Loki扯到身旁,鼓譟的歡呼聲更大了,巨牆之上滿滿的,都是些衣著華貴的人。

「這裡還是有封陣,你沒辦法使用攻擊魔法,怎麼辦?」THOR大喊,現在只有大喊才能聽得見彼此的聲音。

「海洋神族的風俗真是令人不敢恭維。」Loki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望著對角線的某一點,那裡有個裝飾華麗的平台,正是欣賞競技最佳的地點。

「我問你,你憤怒嗎?對於這些比死魚還臭的華納海姆人,加諸在你身上的污辱。」Loki貼近THOR,在他耳邊問。

「……那當然!」THOR猶豫了兩秒,身為國王,竟然被押入水牢,還讓弟弟看見自己最狼狽的樣子,自傲的雷神怎能不憤怒?然而想起昨夜的經歷,他卻不由得耳根子發燙,對於LokiTHOR開始動搖,也許根本就不是Loki蓄意誘惑,他開始想起了之前就存在於他倆之間,卻打死不承認的某種情感,這讓THOR體認到自己也是共犯,他和Loki一樣有罪。

「沒有Mjolnir,你能打嗎?」

「求之不得。」他握了握拳,鼓脹的肌肉說明了身體的恢復狀況,昨夜好眠,連那隻吵死人的烏鴉都沒出現,如果不是被Idun宣布中了命運三女神的詛咒,THOR幾乎意識不到有什麼問題。

「那就好好打,不需要擔心我。」Loki沒有表情,認真地望向前方遙遠的平台。

 

兩人已經被完全推到廣場上,圍牆與地面全由華納海姆巨岩構成,Loki看了一眼,心想讓還算公正,無法運行大規模的魔法陣且無法逃脫,被扔進來的人或野獸,都只能依靠物理攻擊,至死方休。

「歡迎光臨白銀城最專業的鬥獸場。」平台上方浮出現巨大的投影,是Freyr,他的模樣與之前在阿斯加德當人質時幾乎沒有兩樣,銀白色的長髮梳的很整齊,一頂鑲著珍珠的皇冠優雅圈在上頭,他的孿生姊妹,美麗的Freya,穿著半透明的絲袍趴在他的大腿上吃葡萄。

「……品位真低級。」Loki低聲唾罵,THOR看了他一眼,自己可不是沒看過Thor跟他卿卿我我的樣子啊,好吧,比較起來,這對兄弟在有第三人在時還是很守禮數,至少Loki一定乖乖坐在旁邊。

「我們今天的挑戰者已經進場了,請各位歡迎兩位來自阿斯加德的勇士,根據我國的律法規定,殺死貴族的罪犯能有一次平反的機會,讓我們感謝他們帶來的精彩的節目!」Freyr一彈指,投影螢幕馬上切換成THORLoki的特寫,現場又是一陣鼓譟。

「……藥材商Astor和隨從Bjorn?這是假的身分吧?我印象裡的Astor沒有這麼年輕俊美啊。」Freyr一邊撫著Freya月白色的長髪,一邊搖搖頭,「因為這名字讓我印象太深刻了,不小心就記了一下他的長相……阿斯加德人都這麼崇拜你們的國王嗎?……所以兩位,能在你們還活著的時候告訴我真實姓名嗎?」

「等你的寵物全都被作成串燒後,你自然會知道。」Loki冷冰冰地回答,某種設備將他的聲音擴到全場都聽的到,Freya聞言一陣輕笑,她的笑聲如銀鈴悅耳,但吐出口的話卻如癲茄一般惡毒。

「哥哥,別再跟那兩個鄉巴佬耗了,我等不及要看Gullinbursti將他們絞成碎片!尤其是那個黑髮的,他的眼睛很美,我要作成項鍊!」

 

「……這女人……我由衷覺得某個工作狂男人婆還可愛點。」Loki低聲冷哼一聲,左右兩側的柵欄已經緩緩開啟,野獸的臭味竄了出來。

「你覺得,他們會不會在我們打贏的時候放冷箭?」THOR問。

「這傢伙很虛榮,這麼多人看著,他不敢的。」Loki並不避諱讓所有的觀眾聽到,Freyr也不慍不火,舉起一旁的酒杯,好整以暇地觀賞這場戰鬥。

「大蟲子。」THOR嗅了嗅。

「還是把你整得很慘的水神蜈蚣,避開那些毒液。」Loki往另一個方向站,背靠著THOR,手上沒有任何武器,對向柵欄內,兩隻鬼火似的眼睛從洞穴裡出現,龐大的百足蟲一左一右,各自鑽了出來,拱起牠們的上半身,數不清的腹足在身旁抖動,發出金屬磨擦似的聲音。

「顧好你自己,別管我。」Loki跳了出去,一隻蜈蚣朝他立了起來,噴出大量毒液,他一個閃身,擦到龐然大物旁,右手陡然生出冰刃,俐落地削掉牠四分之一的身軀。

蜈蚣更怒了,口器如刀劍相擊,發出嘁嘁的威嚇聲,然後下半身一捲,彈了出去,差點撞上LokiLoki順勢滑向蜈蚣腹部,將右手的冰刃收了回來,五指化為銳利的冰爪,刷的一聲,劃破牠柔軟的肚腹,腸子湧了出來,幾乎將牠攔腰截斷。

另一邊,THOR用劍將另一隻蜈蚣釘在地上,徒手擊碎牠的下顎,深綠色的毒液流了一地,那隻長蟲還在一抽一抽的,無力作任何反抗,底下是堅不可摧的華納海姆巨岩,要牢牢釘住這麼一隻兇猛的巨蟲,可見用了多大的力量,更何況那枝件只是普通的鋼鐵,算不上太好。

 

「哈哈,真的有點看頭,一個有可怕的蠻力,另一個更妙,在封陣裡居然還能使出這種魔法?你是怎麼辦到的?」Freyr鼓起掌來,底下的觀眾叫囂著,有人憤怒地破口大罵、有人開心大笑,應該是賭金輸贏的問題吧?THOR想。

「不過話說回來,昨天給你們的小禮物開心吧?這位勇猛的保鑣可是享用過主人的身體了?真對不起啊,水牢的設備不好。」Freyr又笑了起來,將一顆葡萄塞進妹妹的櫻桃小口裡,「但畢竟,我是掌管生殖和愛情的神,當然也要推你們兩個一把……雖然我很難想像,要怎麼對男人有興趣。」

「少廢話,把最厲害的那隻放出來!」THOR大聲咆哮,他還是讓毒液撒到小部分的皮膚,不過沒有大礙,只是該處神經有些麻痺,他知道這兩隻蟲子只是配角,頂多只是Freyr用來揶揄他倆昨天作了什麼事的,嚴格來說也只有Loki替他手淫,那是萬不得以的結果,Loki在這麼作的時候,內心一定煎熬極了,更可惡的是Loki居然背著自己露出脆弱無比的神情!這個罪是絕對不可原諒的,Freyr這混蛋,雷神一定要將他的頭扭下來賠!

然而真正的威脅還沒解決,THOR從一踏進廣場就嗅到,柵欄後面關著一頭可怕的四足野獸,牠的氣味更熾盛、更濃烈,也更危險。

「……真沒幽默感。」Freyr臉色一沉,平台正下方的柵欄隨之開啟,不同於蜈蚣的黑暗,竟然有一道燦然無比的金光射了出來。

一雙金色的獸眼熠熠生輝,一踏步,連約頓海姆巨岩舖成的岩石都要震動起來。

吵鬧不堪的人群停止喧嘩了,所有的人都在這一刻屏氣凝神,Gullinbursti,山丘大小的金色野豬,Freyr力量具現化的神獸,四蹄冒著火焰,從黝深的獸欄後方,走了出來。

THOR身上已經沒了武器,他開始思考自己的勝算有多少,然後下意識將Loki往身後塞。

「等一下你先送我攻擊……然後自己看著辦,我想你懂我的意思。」Loki壓下他的手,低聲。

「什麼?」THOR並不明白他的語焉不詳,也知道現在只要一交談就會洩漏自己的進攻計劃,Loki看了他一眼,露出意義不明的微笑,再重覆一次,「你懂的,哥哥。」

「頂我一把!」Loki跳了起來,THOR幾乎是反射動作,伸出右臂讓他踩了上去,將Loki整個人彈出。

野豬朝他們衝來,腳步聲毀天滅地,猛烈的火焰在地上拖出長痕,牠的獠牙比兩比矛更長尖,直勾勾正對Loki,而後,只聽的「鏘」一聲,Loki右手又化為冰刃,跟野豬的牙撞個正著,同時,他的肩膀竄出一道白光,雙頭狼在空中轉了一圈,落在THOR身旁。

THOR不假思索地騎了上去,控制了象徵Odin力量的猛獸,母狼Geri和公狼Freki對著Gullinbursti疵牙咧嘴;Loki將野豬的脊背當跳板,在半空中喚出Gungnir,永恆之槍帶起的風短促卻強勁,足以讓他飛上Freyr所在的平台,這位海洋神族壓根沒想到對方有此本事,疏於防範,居然讓妹妹FreyaLoki揪住長髮,提了起來。

Gullinbursti不知道是讓突然出現的雙頭狼嚇住,或是受到主人意念驚動的影響,在戰鬥中節節敗退,THOR讓雙頭狼壓低身體猛攻下盤,這時候野豬巨大的身軀反而成了一種負累,FrekiGeri兩張大嘴一起往牠的前肢咬去,象徵Freyr力量的神獸倒了下來,引起了一陣不小的地震。

 

「阿斯加德人向來不跟被豢養的寵物打……可是如果要比暴力,我想大多數人都認同,阿薩神族在這方面比華納神族有天分。」Loki冷笑,手裡的Gungnir擾動死亡之風,指向花容失色的Freya

「……你到底是誰?」Freyr全身血液都像被凍住一樣,即使他明瞭,他的妹妹及臣民都在看著,雙肩仍然不住顫抖。

「我是Loki,來自阿斯加德,Ymir的眷屬、Odin的養子、Thor的弟弟。」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