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Loki瞪了Freyr一眼,「噢……是的,當然是我進去……王子殿下,是時候展現你的誠意了。」

Freyr有些為難的乾笑兩聲,馬上明白Loki的意思,進入記憶碎片是古老的霜巨人擁有的能力,一般術士僅能透過法陣的運行才能閱讀局部,但這兩種方式都有短處,直接進入靈魂碎片可以獲得最完整的資料,心智卻可能被原有者控制,透過法陣雖然安全,但能獲得的情報極少,無異是以管窺天。

LokiFreye作的是折衷於兩者之間的方法,以法陣輔佐他人進入,維持Loki意識的恆定,若是靈魂碎片原有者的力量過於強大,攻擊進入者,輔陣的法師也將無法倖免。

「就在這裡?」Freyr指指地上,Loki點點頭。

接者,Freyr斥退左右,拉開房裡的天井,讓月光透進來,華納海姆的建築物通常都有這種設施,方便這些海洋民族享受月亮的恩澤,他將裝著靈魂碎片的盒子擺在中間,然後畫起奇異的法陣,那些符文構成兩道巨大的相疊輪狀,一圈順時針、一圈逆時針地圍著匣子繞了起來。

「我向Gungnir起誓,無法加害於你們,現在,能夠信任我嗎?」Freyr作了一個「邀請」的手勢,THOR瞪著他,雷神向來不吝隱藏自己的敵意,可是Loki倒是笑地十分開懷,友善地拍了拍Freyr的肩膀,用充滿誠意的語氣告訴他,「放心,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哥哥在。」

這句話乍聽之下很安全,但聰明如Freyr,怎麼可能聽不出話中的威脅?他會這麼乖順且乾脆的作Loki的輔陣,一方面是知道自己逃不了也推不掉,二來,他可以藉這個機會看看邪神的能耐,再來評估對於幫助雷神兄弟可能獲得的利益。

 

Loki進入法陣的中央,捧著盒子坐了下來,閉起眼,讓藍色的脈絡爬上自己的身體,下一秒,再度睜開那雙暗紅色的眼睛時,他已經身處在某個人的意識裡。

靈魂碎片由回憶組成,進入者將和擁有者合一,再一次經歷這個事件,埋藏禁咒的回憶都不可能是好的,這裡是極為逼真的歷史幻境,所有擁有者曾經感受的痛苦都會忠實呈現,沒有反擊或轉圜的空間;如果在過程中撐不下去,那麼,進入者的神識永遠就只能困在恐怖的回憶裡,任留在外界的軀體衰亡,靈魂卻求死不能。

他聞到煙硝味及血腥味,冰冷的空氣竄進鼻腔,號角聲、破城錘撞擊的悶響,以及兩軍交戰時發出的震天嘶吼,說明了Loki正處於一個戰場,或是離戰場很近的地方。

房裡很陰暗,四周都是滴水的聲音,所有戰鬥的聲響似乎來自腳下,帶著巨大的回聲,顯得空靈而不真實,稍微適應了光線之後,他看到自己白皙纖細的手指及隆起的小腹──這是一個女性的記憶,而且是個大腹便便、即將臨盆的女性。

他,或者說是「她」吃力的站了起來,腹部一陣怪異的蠕動,伴隨著劇痛,雖然這個經驗並不屬於自己,但是靈魂的嵌合一樣讓Loki疼的兩眼昏花,回憶的擁有者,姑且稱之為「她」,正歪歪斜斜地走向一扇金屬製的矮門。

她戴著腳鐐在冰冷的地上拖行,舉步維艱,每走一步都痛得死去活來,Loki可以看見「她」的長黑髮凌亂地黏在臉側,身上只穿著單薄不堪的破衣;由場景及地下傳來的聲音判斷,此處是一個位於高塔的牢房,牆壁只有經過粗糙的打磨。

她蜷在地面上嘶吼打滾,用沙啞得聲音低吟著咒文,Loki聽不懂,那是一種極為古老的語言,奇怪的語調卻一度讓他有了泫然欲泣的念頭;懷孕的女人屬於某支高等神族,即使生產的痛楚讓她幾近昏厥,另一股原始且蠻橫的力量,卻逐漸往心臟聚集,這是神族遇到危難時特有的生理機制,藉由大量消耗本身神力來維持生命,風險極大,這危險的行為已經能稱之為自殺。

她捧著肚子,掙扎地爬起來,下身一空,略帶黏稠的液體嘩一聲流了出來,她撕下上身的衣物,綁住下垂的肚子,而後往地面一踩,黝黑的地面像沼澤一樣陷了下去,瞬間將她蒼白的身軀沒入。

那是黑暗的結界。

Loki感覺自己的靈魂正和這個女人一起下墜,他有股想要伸手觸摸「自己」臉孔的衝動,可是這是歷史、這是經驗,無法干預,自然也無法靠進入者的意志行動。

旅程十分短暫,大約只過了十秒,「她」已經踩在實質地面上,掉入的正是砲火的最中央,一座兩軍交戰中的宮殿。

Loki閃神了兩秒,他來過這裡,石製的寶座,從結冰的岩壁上源源不絕冒出的大型冰獸,霜巨人大軍正在和金甲的軍團戰鬥著。

約頓海姆,Laufey的宮殿。

這裡是他被Odin撿到的地方。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