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那是一個很輕很淺的吻,真的只是嘴唇貼上去而以,沒有任何情慾,只是一種憐惜,或著說慰藉。

THOR懂了很多事情,直到這一刻卻沒有恍然大悟的驚喜,因為這些情感就像滴水穿石的細流,早就在他的心眼上打了一個洞。

「對不起。」THOR鬆開他的嘴唇,但手掌還貼在Loki下顎,他語意不明的道歉,可是他為何需要道歉?是因為三年前沒有回覆那個吻、或是方才自己踰矩的行為?不,都不是,長久以來雷神的驕傲和跋扈一直跑在前頭,讓他無法低頭注視內心真的想法,但是這一切都還來的及挽救,只要他能平安回到三年前,他絕對會去作那些讓一切變得更好的事,但是命運弄人的部分便在於,基於歷史法則,他會把這一切全忘得一乾二淨。

「……沒什麼不一樣。」Loki思考片刻,沒回應THOR的道歉,簇起了眉頭,又說了一句。

「吻起來的感覺一模一樣……廢話,你跟他是同一個人啊。」

「那就對了。」THOR笑了,笑得挺釋然,記憶是詭異無比的東西,有些部分累積在你想也想不到的地方。

 

他想起Dr.Sevig醉倒的那天晚上,回到Jane的拖車的場景。

這個學富五車的博士生活習慣並不好,肝臟排毒的功能很差,於是Jane開出去替他買一些藥物了,為了打發時間,被貶入凡間的雷神只好翻起手邊的雜誌來更了解米德加爾特人的生活。

Jane的前男友是個醫生,過期的醫學期刊堆滿了她有些凌亂的拖車,「血液」、

「基因」、「催眠」、「潛意識」,許多他似懂非懂的名詞卻成功引起了這位天上人的好奇心。

「……噢,我不懂你居然會看這種書,這對鍛鍊身體有幫助嗎?」Jane打開了拖車的門,捧著一袋藥品及食物。

「呃,不,我有點不懂,但又好像知道……」他搔了搔隨意披垂的金髮,有些不好意思地將書放下,Jane瞄了標題一眼,將東西堆在櫃子上,開了一瓶果汁。

「不過,這是真的喔,很有趣的。」Jane將果汁遞給他。

「什麼?」

「身體記憶。」她也坐了下來,又拿了一罐果汁給自己,「是啊,只要是生物應該有這種經驗吧?……你小時候學過樂器嗎?」

「……沒有,我媽對我的音樂造詣不抱希望。」這是真的,所有的樂器只要到這位王子殿下手上就是毀滅,因為他會跟弟弟拿來當刀劍玩,在拉斷英靈殿旁的豎琴弦之後,Frigga就取消音樂課了。

「好吧,比如你很小的時後聽熟的一首歌,可能是你襁褓中的搖籃曲,一歲之後沒人唱了,然而,根據研究,五歲之前的記憶很少會記得的。」Jane灌了一口飲料,繼續說著,「但是在長大後的某一天,偶然間聽見了這首早該遺忘的曲子,至少還能哼唱八成以上……還有,嬰兒時房間的擺設,將現在的你丟回那個房間,你還會記得那些叮叮響的玩具串在哪裡。」

「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這就是身體記憶囉,發生過的事啊,一定會存在大腦的某處,怎麼洗都洗不掉……只是掌控具體經驗的中樞抹去它了,它就會存在身體的反應裡,變成一種本能,嗅覺、味覺、觸覺或是聽覺……這些感官都跑在大腦作出判斷的前面,所以我們才會說,這叫直覺吧。」

「……所以除去腦子裡的記憶,身體記住的可能更多?」THOR頓了頓,若有所思的嘆了一口氣。

Jane很苗條,拖長的影子映在狹窄的拖車走道上,風衣拉成長袍一樣的弧度,有那麼一瞬間,THOR竟把Jane當成Loki了,因為他已經習慣有個人在身旁聽自己叨絮。

「我覺得是,而且通常越重要的事,越不是由頭腦記憶。」Jane眨了眨她琥珀色的眼珠子,那並非Loki的碧綠,看起來更溫暖,卻有些距離。

「喔?」THOR抬起頭來,眼神柔和地注視著她。

「就像呼吸,你記得要呼吸嗎?但不可否認,它的確是最重要的事呀!」

 

是的,最重要的事不一定要經過腦袋去記憶。

因為它已經融進骨血裡,不必再費心思去意識,等到該反應的時候,直覺便會自然而然的作出判斷。

所以當THOR梭磨著Loki熟悉的臉部輪廓時,他可以肯定,有些事情,即使回到了三年前,他也會想起來。

Loki,你說過的因果關係,可能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這個吻讓你開竅了?」Loki垂下眉眼,笑了起來。

「你說,如果我沒有順利回去的話,三年後這個世界為什麼還在?如果我卡在這裡,或是掛了,三年後的我為什麼還能活著嗎?」

「你能說出這樣的話還真不簡單。」Loki閉起了眼睛,把半側臉的重量壓在THOR溫暖乾燥的手上,似乎換他想睡了。

「……怎麼你並不意外啊?」THOR有些埋怨,但也覺得停在這裡很好,在前往一切開始的國度,那些血跡斑斑的過往不能被拋下,卻能選擇用另外一套方法解釋,也許樂觀過頭了,但這可能也是THOR最強悍的地方。

 

他們在分不清楚夕照或晨曦籠罩的沙灘被海龍放下。

這裡是約頓海姆與鐵森林的交界,刺骨的冷風從北方不斷竄下來,兩人走了一段,在離開海岸邊才將雙頭狼給放了出來。

越往北走,永夜的現象會越明顯,天氣也會越來越酷寒,THOR腳踩在乾硬的砂石地上,揚起一陣小小的灰塵,根據Loki的計算,再經過半天路程,他們會進入寇特荒原,地平線的盡頭,一座聳立的黑色山脈就是Laufey舊王城的所在地。

但廣大的礫漠,一成不變的景色常令旅行者誤判距離,在半路上就力盡身亡;不僅只如此,凍土底下窟窿密布,潛伏的不只有形形色色的冰獸,霜巨人的城鎮也藏在其中。

「過來──」Loki朝四處張望的THOR大喊著,聲音被強風剪碎,聽起來有點像不明的嗚咽。

「穿上它。」Loki從移動倉庫中拿出一席紫紅色的斗篷,扔給THOR,他套了上去,是套只透出眼睛、身體的其他部分都被裹的嚴實的避寒衣,在約頓海姆這是必要配備,上次他們打過來的時候只穿著一般衣物,冷的哆嗦。

「那你呢?」他看著Loki並沒打算更換衣物,只是掏出一盒礦石粉似的東西,在THOR臉上抹了抹,盒子裡被分割成很多色塊,Loki用的最多的則是閃著銀光的深藍。

「我明白了!你要將我化妝成霜巨人?」透過口罩,THOR口齒不清。

「對。」Loki抹了一些黑色的粉在那雙露在斗篷外的藍眼睛周圍,再彈了一個響指,湊到THOR跟前,他看見Loki眼中映著自己的倒影,一個紅眼藍膚的約頓海姆人,指是整體看起來的裝扮,似乎有些彆扭?

「好一個約頓海姆美女。」Loki滿意地盯著自己的作品。

「──美女?」THOR不覺吊高了嗓子,他知道哪裡不對勁了,剛剛弟弟替他話的是眼影、而身上的這套……是女裝!

「你沒有告訴我我要穿女裝……」THOR覺得很委屈,一個壯漢居然變成這個樣子,而且他的身形……好吧,避寒衣是看不出身材曲線,而且,阿斯加德人也比巨人族男性體型小了許多,不開口的確是混的過去。

「要是我早告訴你我的計劃就是要你扮成女人,你路上一定鬧個沒完……聽說女性的霜巨人貌美絕倫,你的眼睫毛真長,挺迷人的。」Loki嘲諷似地拍了他的肩膀,然後讓藍色的脈絡浮上臉龐,變成了冰霜巨人的樣子。

「我打算近城鎮探聽一點消息,畢竟我們無法摸透皇城現在的狀況。」Loki將自己的身體變的大了一些,跟一般冰霜巨人無異,然後抓著背上的狼毛跨了上去。

「需要我扶妳嗎?女士?」他作勢對THOR伸出手,THOR困窘地自己跳上了狼背。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