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紫杉谷的輪廓在月光下如同一隻倒吊的蝙蝠,阿斯加德的軍隊在Thor的率領下逐漸收復失土,他們從Carr口中得到許多Svartálfar的情報,關於他們的天敵、最害怕的攻擊方式等等,這個Greger陣營的魔法師原先還想對自己種族的弱點多所保留,但Thor也有管用方法──拿一個活生生的Svartálfar作實驗,馬上就可以驗證他透露出來的訊息是真是假。

他們抹上了經由Idun祝福過的榆樹樹液,這可以防止影子被Svartálfar入侵,同時派遣龍騎士飛上天,將這些液體大規模潑灑在紫杉谷中;短短兩三天,Greger的偷襲已經不管用,雖然還沒逮住敵人的首領,但至少已經將戰力拉到平等而光明正大的位置。

「……我真是不敢相信,吾王,您是個作戰的天才!」原先提議放棄維格利德的將領阿諛地說著,起初,他並不看好空有蠻力的新王,認為對上Baldur那次不過是交了好運,但Thor才沒來幾天,戰局有了極大的逆轉,這不是光有運氣就能辦到的事情。

Thor沒多搭理他,他正閉目養神,詛咒在身上添出的新舊傷口越來越多,每一戰他又幾乎親力親為,Idun憂心忡忡,Hogun更是偷偷向金宮裡的Sif通風報信,讓她知道Thor的狀況並不好,然而,Sif能作的事不過對著手機話筒咆哮,實際上,她也無法阻止固執的雷神,就連神后Frigga,也只能暗自落淚。

「您還好嗎?」Idun遞上了針劑,她的外表已經像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婆了,可是Thor還在苦撐,她也沒有臨陣脫逃的理由。

Thor吃力地擺擺手,要周遭的人全退下,房裡只剩下HogunIdun,他們心知肚明,再這樣下去只是加速自己的死亡,恐怕在Loki回來前,Thor就垮了。

「戰局控制住了,Sif會過來代替你的位置,Fandarl也可以歸隊了,三勇士跟女武神聚集起來的話,沒有問題的Thor……我覺得……我覺得你要不要先回金宮,好好睡一覺?」Hogun神色小心地說,好好睡一覺那幾個字還加重了語氣,這是阿薩神族的自我療癒機制,如同Odin陷入沉睡是為了保持靈魂的完整,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拖延死亡……或者消失的時間。

他和Thor是多年好友,深知他的脾氣,國王不會在這個時間收手的,但是這是必要的諫言,Hogun知道就算百分之百被拒絕,自己也一定要說。

就算我陷入沉睡,時空裂縫的吞噬也不會停止,逃避只會自取滅亡……父親留給我的世界,我不能看著它被摧毀……更何況……Loki還沒回來,我必須等他。Thor意味深長地張開眼睛,那是Hogun看了就難過的場景,原本像天空一樣蔚藍的眼珠子被混濁的灰侵蝕,只剩下一隻眼睛的視力,然而這只是外顯的部分,他的食道被燒傷、不明的內出血來自各處內臟,Hogun甚至有一種感覺,眼前Thor其實早就只剩下軀殼是完整的,現在還能動,全是用膠黏起來的,然而他卻依舊往最危險的地方衝,用不著多久,就會碎成一片又一片,讓人給送回來。

Thor自己當然更了解,他感覺心臟已經被一隻爪子捏住,逐漸靠攏收縮,大概不出兩天,這隻爪子就會完全阻斷血液與氧氣的輸送,現下,它正有節奏地擾亂Thor的心跳,缺氧的乏力感在身體中蔓延,梗在喉頭的窒息感也逐漸加重。

Idun的青春之源雖然能短暫恢復一些體力,但無異只是填補無底洞的行為,她已經衰弱如同老婦,若非必要,Thor不會任意施打,必須留體力對付Greger

他閉上眼,癱在臨時的王位上假寐,儘量將呼吸的頻率降低,這樣可以減緩血液循環,讓身體被破壞痛楚不那麼鮮明;還沒絕望……現在還不能絕望,他必須相信Loki能夠找到阻止世界崩潰的方法,在此之前,肩負九界命運的他無法倒下。

 

大戰在即,Greger這幾天一定會有動作,狹窄的民居充當的指揮所緊鄰著街道,外頭軍隊整齊劃一的操練聲與高昂的士氣和裡頭的靜默死寂呈現反比,只有HogunIdun知道國王的現況,然而他們所能作的,只是像這幾天以來,在Thor休息時片刻不離,確保他生命跡象的延續。

Hogun輕輕搖了搖頭,他跟著Thor這麼多年了,這是最糟的狀況,連他都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能抱持著信心下去,Idun一雙清澈卻滄桑的眼睛望著他,同樣徬徨;她走到唯一一扇對外窗前想透透氣,突然,急促的叫喊劃破夜空,隨之而來的是碩大無比的火球,不偏不倚砸向對面的房子。

軍隊們亂成一鍋粥,偵察兵的號角吹得震天響,然後有更多的火球,朝這裡飛了過來。

「……Hogun……」她戰戰兢兢地轉向屋內,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心裡湧了起來,Svartálfar打過來了嗎?這麼大的動靜,Thor應該要醒了,怎麼沒聽見總是在第一時間就會響起的,Mjollnir敲在腰甲上的聲響?

Hogun呆了,他拉起的Thor全身軟綿綿的,像是被抽掉骨頭的皮囊,一雙眼睛毫無生氣地望向前方,雜亂的金髮底下,已經有半張臉被黑色的詭異紋路給爬滿。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