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THOR開始劇烈咳嗽並呼吸,像是要把心肺裡殘餘的詛咒給擠壓出來,讓自己快點從惡夢般的幻覺中醒來,他發現自己倒在地上,手和腳都是僵直麻痺的,洞裡維持著原先的樣子,那團火焰還在啪啪燒著,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

實際上,什麼也沒有發生,THOR想,這就是詛咒最終的形態,讓自己的想像殺死自己,但是命運三女神沒有得逞,THOR在最後破譯了古怪之處,並且擊碎了幻境,他想起Freyr的話,頂起舌尖,用力舐了舐舌根,火燒的痕跡沒了,雖然它淺的幾乎就像身體的一部分,但是THOR確定這該死的已經完全消失了,自從知道判別詛咒是否還存在的方法後,他就會習慣性地去感覺口腔黏膜內的不平整弧度,好像想將它連根刨起似地。

Loki軟在蜘蛛網前,幾綹絲線纏著他的兩隻肘關節,像個吊線娃娃一樣,後方的冰蛛屍體依舊,一點也沒有轉活的跡象。

THOR趕緊伸展自己的手腳,讓肢體能夠重新活動起來,然後顧不得知覺還沒完全復原,拖著又痛又麻的半邊身體往弟弟爬去。

Loki的臉色和呼吸都還好,表情痛苦,額邊沁出冷汗,THOR無法確定Loki是不是困在詛咒交織的幻境,他們發作的狀況可不一樣,但是,詛咒留在身上的痕跡卻是相同的。

他撬開了Loki的嘴,牙關是緊閉的,THOR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嘴唇貼了上去,舌頭往裡鑽,也不怕Loki一口咬下來;他摟住Loki的身子,輕捏他頸後的肌肉,企圖讓他放鬆,方法很奏效,Loki本能地回應起THOR的動作,這是向來沒有安全感的小王子認定的港灣與熟悉的氣味,THOR用舌頭掀起Loki的舌根,仔細搜尋了應該存在上頭的詭異突起,來來回回確認了三次,刷得Loki皺起了眉頭,發出夢囈似的呻吟,肘關節抗議似地推了推THORTHOR鬆開他的嘴,用力揉著Loki的臉龐,血肉、體溫……一切都沒有異狀!

「……THOR?」碧綠色的雙眼有些吃力的聚焦,Loki睜開眼的第一幅景象就是他老哥超近的特寫。

「不見了!」THOR開心地大喊,Loki的詛咒也不見了!這意味著留守在阿斯加德的Thor應該也安全了才對,雖然他們仍未取得回到過去的方法,但是不必再受到惡毒幻象的折磨,無疑是巨大的鼓勵。

「……什麼不見了?」Loki沒有急著起身,反正THOR抱著他,看起來一切安全。

「詛咒被破除了,Loki,我殺了牠!」THOR樂得緊抱弟弟大叫,只差因為腳還麻,沒有將他抱起來轉圈。

「殺?」Loki將下顎放在THOR的肩上,長長睫毛蓋了下來。

「讓我猜猜……你看見奇塔瑞人,然後我殺了你?」

「你怎麼知道?」THOR將手指插進弟弟的黑髮間,濕漉漉的,照這個情況,可能Loki的後背都是冷汗。

「那就對了,這是連結的幻境……詛咒吸取我們兩人的記憶,只是我不知道它居然能進化至往後的記憶,你給老太婆我的靈魂碎片裡並沒有沒遇上奇塔瑞人的經驗……」Loki的聲音有些乾澀,「我看到的跟你有些類似,一樣是那些外星人,只不過變成你果斷地將我交出去,甚至當著你的面,讓他們將我開膛破肚……〞這恐怕是……找出了我們心裡最恐懼的事……然後……」

「我不會做這種事……」THOR心疼地加重手裡的力道,將Loki圈得更緊。

「……我居然嚇傻了,THOR,真丟臉,我被該死的幻覺騙了……」Loki的肩膀微微發抖,也許是終於放鬆了,聲音開始有些哽咽,他回憶起幻境裡THOR對他殘忍的言語及冰冷的眼神,他不願意相信,可是的確,他背叛過兄長及國家,或許在潛意識裡認為哥哥的憎恨理所當然。

THOR揉一揉他蓬亂的黑髮,然後用嘴唇輕輕磨蹭Loki的臉頰,抱著他大口呼吸,讓弟弟跟著他調息的頻率冷靜下來,Loki順從地跟著他起伏的胸膛,感受這個最親近的人溫暖的身體。

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

他輕輕推開THOR,讓兩人的上半身稍稍分開,距離大約三十公分。

「我們沒事了,Thor也不會有事了。」THOR的藍眼睛望著他,柔和地像冬日晴朗卻不炎熱的天空。

「我知道。」Loki也望著他,眼角有點濕潤的淚光,但還沒有成型就被止住了,可憐兮兮地圍著眼珠子下緣打轉。

「你是怎麼發覺不對勁的?早在一進洞穴之前?」坦白說,對於這樣的結果Loki有些驚訝,這麼高段而逼真的幻覺,連邪神這個說謊高手都差點栽了,粗枝大葉的THOR居然能夠破解它。

「不,沒那麼早……一開始我沒有起疑……直到出現成群冰蛛爬到我臉上開始,你說過,雙頭狼的嗅覺確認這裡沒有活物,普通狼的嗅覺可以精準到方圓五公里,更何況是Odin的爪牙?冰蛛身上的毒液對牠們來說刺鼻的要命,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大群,牠們才不會允許你踏進來。」

「噢。」Loki皺起了眉頭,「那你破咒的方法,是殺了幻覺裡的我?」

「……詛咒的本體…我稱呼它為審判。它化身成各種形體與我對話,企圖混淆我的心智……所以我認為,它具現化我最深的恐懼……那便是背叛我的你……」

「那麼,問題又回來了,你就不擔心那是真的我嗎?」

「不會的,你的情感不會是假的,那些苦苦撐著……也要阻止我和Thor消失的事……」THOR想起一路上那一些回憶,又想起剛剛Loki顫抖的模樣,心裡一陣酸。

「……你就不怕是我命令雙頭狼引你進來嗎?你想過點沒有?」Loki的語氣平淡,表情也是,顯然等著看THOR怎麼回答。

「老實說我真沒想那麼多……」THOR思索了一下,頭側了一邊,沒去看Loki的臉,「就當我自作多情,我覺得……你從一開始,根本就不是為了王位……」

「……你並沒有自作多情。」Loki伸出手將他的頭轉了回來,然後有些粗魯地吻了THOR

肘關節脫出來的蛛線還黏性,將兩人糾在了一起,THOR的舌頭掃過Loki牙齒後側的牙肉,又麻又癢。

「我知道了。」他笑了起來,眼神有點迷茫的注視THOR

「知道什麼?」THOR還在回味那個吻,話還沒說完,又被Loki纏住吻了一陣。

「難怪你第一次上我時就熟知我的敏感帶……原來是預演過的緣故。」Loki望著緊貼住自己的,THOR已經脹起來的下半身,露出孩子解開謎底一樣的笑。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