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並不結實的木門讓火球引發的爆炸震的格格作響,尖利的嘶叫屬於大批湧入的Svartálfar,阿斯加德軍果然遭受到Greger的突襲了。

Idun,你先帶著Thor躲到地窖裡頭去,打給Sif,叫她準備傳送法陣。」Hogun將手機丟給Idun,抽起腰間的配劍,盯著隨時可能被砸碎的木門。

「但地窖的材質可能被他們突破,Thor現在也禁不起傳送法陣的折騰!」Idun慌了,原本她就是應該遠離戰場的青春女神,沒有戰鬥經驗,身體又因為失去青春之源而衰弱,那雙纖細的手臂拖著身形高大的雷神,根本走不遠。

 

「不必這麼麻煩了!」木門隨著一聲爆吼碎成數片,直直插入王位上,Hogun機警地伏地,壓下IdunThor,用身體護住他們,木刺擦過他的肩甲,在他耳際劃出一道血痕,他抬起了頭,來者不是傳說中身形魁梧的Greger,而是一個乾瘦的人類老頭。

「……你是誰?」Hogun握緊了手裡的劍,一有不對勁,他就要將劍擲出,射入那弱不禁風的老頭心臟。

「無名小卒不配跟我講話。」對方的手一揮,Hogun右手腕居然劃出身可見骨的傷口,鮮血如泉湧,劍也鏘一聲掉在地上。

「讓我瞧瞧……這是美麗的青春女神嗎?噢看起來像個糟老太婆……攤在地上的那團爛泥……莫非是名震九界的雷神?」老頭信步走近,手上生出了一截泛著藍光的枯樹枝。

「你才不配直呼他們的名字!」Hogun咬著牙,抽出腰間的另一柄匕首,老頭頭一偏,匕首直接扎入Hogun左肩,後座力之大,將他整個人往後扯,倒了下去,同時,好像有隻看不見的手,掐住Idun的脖子,將她高舉至空中。

「看來主母的詛咒真的能殺死神哪。」老頭訕笑著,用樹枝翻了翻Thor一動也不動的身體,左半臉的紋路已經退成死白的灰,雙眼緊閉著,嘴角殘留著汙血,就像死了一樣。

「哈哈哈!連神都殺得死!哈哈哈!」他高聲狂笑了起來,將樹枝高舉,錐子一般的銳角對準Thor的心窩。

「現在,就等我取走你的靈魂──來完成主母至高的心願──」

樹枝舉起再落下,可是尚未刺入Thor的身體前,一股蠻橫的力量阻止了下墜的態勢,Thor的雙睛陡然睜開來,藍光冰冷而銳利,他的右手抓住了樹枝,接著,幾乎看不見他翻身騰起的速度,將老頭踹倒在地上,反客為主,樹枝尖端森冷的藍光抵住老頭喉嚨,與Thor眼中的光如出一轍。

「真是個驚喜,我還活著。」他加重力道,讓尖端再刺入喉肉幾分,老頭嚇的瑟瑟發顫,抖如篩糠。

「我猜猜,這是世界樹的樹枝,用它挖出心臟,可以取出完整的靈魂,是不是?」Thor瞄了瞄老頭心臟處,嘴角牽起一絲輕淺的笑。

「……求求你別這樣對我……尊貴的王……饒了我……我只是一介服侍神的僕役……」老頭把雙手舉到耳邊表示臣服,Hogun已經忍著疼痛站了起來,解開Idun的束縛。

Thor,你的身體……」

「我沒事了,兄弟,借你的劍一用。」Thor仍然用樹枝定住老頭,然後接過Hogun的劍,刷刷兩聲俐落地砍斷老頭的雙手。

 

撕心裂肺的慘叫引起了Svartálfar的注意,有一小隊士兵企圖衝進來,卻被兇悍無比的雷光燒成了焦炭。

「信不信?再叫的話,我可以讓你聲道燒掉,也可以割掉你的舌頭。」Thor面無表情地盯著老頭,將Mjollnir放在他的胸口上。

「……看來你不是普通火大。」Hogun看著地上被削的像跟棒槌的人及灑了一地的誇張鮮血,直覺得Thor在某些地方跟他老弟真是越來越像了,也不是說不好,只是清理善後很麻煩。

「當然火大,我差一點死了。」他忿忿將樹枝往地上一插,在老頭腦殼子兩公分處,砍了術士施咒用的手,暫時沒辦法再作怪了,Thor看著窗外的戰況,Vlostagg正揮舞著一截破城錘將十幾個Svartálfar往外甩,阿斯加德的士兵因為Thor放出雷爆的鼓舞,正奮力殺敵,看來大局控制住了,只是又燒了幾棟房子,往後軍隊的住宿問題又要傷腦筋了。

「吾王,你身上的詛咒……」Idun還是有些憂心,Thor張開嘴,頂起舌尖,讓她看看舌根的痕跡,先前Loki傳過簡訊告訴他,確認詛咒是不是還存在的方式,Idun仔細看了兩遍,終於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不見了,Loki跟那傢伙……解開詛咒了,我還真是命不該絕。」Thor又回頭望向倒在地上的老頭,他已經痛到幾乎昏厥,一抽一抽地抖動著,「請幫他止血,看來他就是Carr口中負責打開時空裂縫的人,我有很多事情要好好的問他……還有,連絡Sif請她過來,我要準備回金宮。」

「你要走?」Hogun大感不解,怎麼才開始有一些進展,國王居然要退回王宮?

「這裡只是拖延我的幌子,命運三女神的目標,是在世界樹的源頭。」Thor斬釘截鐵的說,「這幾天觀察過這一帶的數值,和Sif傳過來的比對,在身為支流的此處,居然比源頭樹值更高……這是不合理的,我懷疑紫杉谷的數值人為造假,另外,這老頭手上的樹枝更肯定了我的想法,之前我建造Baldur兄弟的囚室時接觸過大量世界樹的研究報告,只有接近源頭的根腐爛之後的汁液,才能破壞阿薩神族的靈魂,相對的,也只有世界樹的樹枝能毀滅神的軀體,確保全其靈魂,這根樹枝是被硬生生截斷的,從金宮的傳送室裡露出來的部分。」

「……你怎麼知道?」Hogun知道這幾年Thor變聰明了,沒想到居然聰明的過份。

「氣味。」Thor指了指鼻子,「樹冠、樹層、鬚根的養分來源不盡相同,成品的組成結構自然有些差異,既然他們能取得這麼頂端的樹枝,那麼不是有內賊,就是有個隱密的出口我們還沒發現,還有,為什麼明明可以馬上將我殺死,卻要拖上一個月?Hogun,世界樹的生長是有規律週期的。」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Hogun理解地點了點頭,然後和Thor異口同聲的說:「Greger正在等待時間,直接潛入金宮。

「好兄弟。」Thor嘉許似地拍了拍他的肩頭,Hogun也露出笑臉;Thor成熟了,他變得更加睿智且冷靜,這兩年新王不近女色也不大吃大喝,下班就是躲在房裡讀書或健身,表面上正在為了成為一代明君充實自己,實際上身為多年好友的Hogun也知道,八成因為Loki不在阿斯加德,否則君王也不會日日早朝,還會無聊地在英靈殿外晨跑了。

Thor轉了轉肩膀的關節,許久沒有的酣暢感,全身肌肉好像又充滿了力量,他抄起王座兩邊擺飾的長劍,將Mjollnir當作紙鎮,壓住老頭乾瘦的身軀。

「……那麼,我打完這一場就回去。」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