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他送到醫護室!」Thor從馬背上躍下,Sif連忙囑咐左右將不醒人事的THOR扛下來。

Loki!」Frigga上前擁抱了兩個兒子,「Allfather醒來了,你們快去他的寢室!」她神情焦急,連寒暄也很多餘,完全沒有丈夫醒來的喜悅。

Svartálfar入侵到第幾層?」Thor按下直通Odin寢室的開關,這是只有王族知道的祕道,一面可雙面傳送的鏡子,省去飛過去的時間。

「他們在第七層,我要過去了。」Sif戴起頭盔,身上的銀甲閃閃發光。

「待會見!」Thor跳入鏡中,LokiFrigga跳了進去,父神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醒來?他看起來的樣子糟糕透了,形容枯槁的就像個死人,如果不繼續深眠的話,靈魂將會被損毀!

Odin的臉色慘澹無比,僅剩的一只眼睛凹陷濁白,那一頭即使在睡夢中也梳的服貼的頭髮,蓬亂又乾燥。

地板微微震動,寢室在距離世界樹較遠的另一頭,仍能感受這股不正常的威力。

「……你們來了,我的家人……」他轉動一下眼珠,視線的落腳不是結髮的妻子、也不是繼承神王寶座的長子,而是最複雜難解的那道題──敵人的兒子,也是他的小王子。

Loki,你回來了。」Allfather的聲音蒼老而嚴峻,卻帶著濃濃的悲哀,打從父親將雙頭狼的烙印壓在他肩上後,Loki就不曾聽過Odin實際開口說話了,他明瞭Odin的力量有一部分封在在自己體內,但真正的「對話」,已隔了兩年的時間。

「……是的,我回來了,父親。」他的表情釋然,只有肩膀微微的顫抖說明了情緒被壓抑的激動。

「你們也看得出來,我快要沒有時間了,這是我最後的力氣。」OdinLoki伸出手,「給我你從約頓海姆帶回的東西吧。」

他從懷裡將黑色的盒子取出,交給了Odin,父親的手冰冷的像死人,這一幕怎麼看都像在交代遺言,Frigga伏在Thor肩頭啜泣起來,似乎知道Odin想要做什麼。

亙古的王者、最尊貴的眾神之父拉著Loki的手撫過接縫處,一排盧恩字母亮了起來,匣子「喀」一聲地打開,裡頭躺著一個小小的羅盤。

「我跟Norn不熟,但跟Mimir是老朋友。」Odin取出羅盤,它的結構很像寒冰之匣,骨架以黑暗金屬包覆,圓形的鏡面沒有實際的指針,那些冰藍色、四處竄動的絲線浮動地指著同一個方向。

「您知道我是Norn的兒子?」Loki小心翼翼的問,Odin望了他一眼,而後點點頭。

Mimir死前的預言,他告訴我,那三個不聽他話的女兒不會甘於別人的統治,所以他必須以另一種方式延續他的生命,於是,有了從他被砍下的頭顱中出生的Norn。」Odin用手指撥了撥那些絲線,下方出現了一排逐漸遞減的數字符號。

「這個羅盤兼具擾流器及定位器的作用,它只有一組座標點,就是三年前,THOR和命運三女神簽訂合約的那一天。」

「……所以,上頭的數字是在倒數?」Thor也湊了過來,盯著Odin手上的東西看。

「我們雖然被稱為神,但仍不敵至高無上的時間,Mimir將他擔憂的是傳給了Norn,讓Norn等待,並且傳給她的兒子。」Odin將羅盤放到Loki手裡,「只有你知道怎麼使用它,但是只能使用一次,並且需要付出代價。」

「代價?」ThorLoki同時問出口,他們只專注在與父親的對話上,卻沒注意到身後的Frigga正掩著嘴、撐在石柱上哭泣。

「你們知道,為什麼命運三女神會選上Thor嗎?」Odin看著與自己輪廓有些相似的長子,Thor和以前不太一樣了,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他成長的過程,Allfather卻一直透過悠久的時空看著。

「因為我的力量?」Thor開口。

「是的,只有這麼強的神祇靈魂,才能影響這條河的流向,也只有這麼強的靈魂,才能打開,或填起時空裂縫的缺口。」Odin突地握住Loki的手,厲聲說道,「你曾經背叛了阿斯加德,是嗎?」

「父親,Loki不是有意,是我……」Thor想上前緩頰,卻被Odin給喝斥。

「這是你補償的機會,吾兒。」他的獨眼盯著Loki,從眼周泛起了紅光,那是Odin體內的巨人之血流動的象徵,Loki被他抓住的那隻手,也漸漸變成霜巨人皮膚的藍。

「這是你補償的機會,也是我補償的機會……填補時空之流的理論,你學的好嗎?阿斯加德的魔法師?」

「……雖然沒有實際操作過,但我有把握。」Loki深吸了一口氣,藍色已經蔓延到半張臉。

「那就對了,你一直很用功,Loki,那麼,你當然知道Gungnir是用什麼做的。」

「用世界樹的樹枝,與一塊垂死星球的核心。」

「世界樹的樹枝有什麼特殊的功用?」

「……它能完整的取出神的靈魂,父親。」Loki看了Odin一眼,有些恐懼,他隱約知道父親的下一步。

「很好的回答,它能完整取出神的靈魂,所以,你來拿吧,除了我,只有你能夠控制永恆之矛。」Odin沒有放開Loki的手,反而越握越緊。

「……父親?」他的的表情錯愕而複雜,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用Gungnir刺向我!將我封入Norn的匣子,讓它成為我的棺材,填補時空之流歪斜的部分!」Odin大吼著,Gungnir彷彿聽從原持有者的呼喚,漸漸從Loki的心臟處被拔了出來,「我拖著這口氣,就是要等到今日!刺向我!」

Odin抓住的地方沉重無比,好似要將Loki個人往下拖,Thor想去阻止,卻被Frigga拉住了手,淚眼婆娑地看著兒子和丈夫。

「……這是……父神的命令……完成它……Loki……」Frigga潰不成句,她其實忘了自己為什麼還能站著,她應該要軟在Thor的懷裡。

「不!我不能再弒父一次!」Loki流下淚來,他的身體有一股抗拒的力量,將Gungnir推了回去。

 

Loki.Odinson!我以汝父之名命令你,封起我的靈魂!」

Odin咆哮,狂風雷電聚集在他和Loki周圍,永恆之矛又被扯了出來,Frigga痛哭失聲。

「這不是要我殺了您,去當人柱嗎?」Loki的聲音乾澀,雙手不斷顫抖。

「這是我的命運,我對這世界、以及死去好友的補償,只有你辦的成這件事,取我的靈魂吧,吾兒。」Odin嚴厲地盯著他,但獨眼中卻有一份藏的很深很深的溫柔。

「取我的靈魂吧。」

 

Loki其實不太清楚自己看什麼了,剩下的動作只是機械化的反射,Gungnir刺進Odin的身體,刺眼的白光在空中炸了開來,Norn的匣子就像張大嘴的魚,將那些四處逃竄的光芒聚攏、全都吞了進去。

風雨停止了。

雷電停止了。

大床上只剩下一只黑黝黝的盒子,躺在原本眾神之父沉眠的地方。

「……快離開吧,你們還有最後的工作要完成。」Frigga上前捧起裝著丈夫靈魂的棺廓,交給了Loki,她的臉上依舊流瀉著哀傷,卻已經停止了哭泣。

ThorFrigga擁在懷中,然後拉起Loki的手,地面的搖晃又開始了,這次似乎比前幾次都來的大。

「──走吧,沒有時間了。」Thor擦了擦不明顯的淚跡,微微側過臉去看著Loki

 

他揮動著Mjollnir,帶著Loki飛到第七層附近,接下來他們必須徒步,直接往內飛恐怕會將亂成一團的戰況的搞得更混雜。

Thor取出了手機,這已經不是單純的通訊工具,經過阿斯加德工匠的改造,成了精準的情資武器。

畫面是監視器的現況,架設魔法陣的俯角將整個第七層一覽無遺,時空裂縫最主要的破口就在此處,空間不很大,頂多只有英靈殿的一半,Svartálfar的數量不算多,但他們封住了最主要的大型通道,趕來馳援的阿斯加德軍隊只能繞向後方的小路,通道狹窄,一次僅容三個人通過,要抵達主戰場十分耗時。

這是Svartálfar的緩兵之計,他們要讓時空裂縫持續開放到抓到光明神兄弟為止,只要獻祭一完成,時空之流能量大增,一定會氾濫決堤,屆時,暗精靈們就可以躲進毫無風雨的暴風眼裡,目睹這場巨大的災難吞噬阿斯加德。

而後,不僅是阿斯加德,就連九界都會遭殃,時間的逆流帶起的影響超乎想像,存在於過去或未來的魔物、禍事,接踵而來,名副其實的噩夢。

Thor將手機的畫面迴了一圈,Sif已經進入主戰場了,光明神兄弟的囚室目前尚未有被入侵的情況,還不算太糟。

「你有什麼打算?」一如往常,他還是諮詢了Loki的意見,即使弟弟已經去了地球並且以設計房車為職業,但上一個職業「阿斯加德的邪神」也不是浪得虛名。

Loki碧色的眼珠裡泛起血紅,霜巨人的血統能夠讓他的觀察力發揮地更加淋漓盡致,他停頓了一下,將畫面放大,然後問,「這個是Greger?」

Thor看了看,身形魁梧的Svartálfar穿著最華麗的盔甲指揮戰局,不是Greger還會有誰?

「怎麼了嗎?」

「……這傢伙裡頭是個老太婆啊。」Loki抬起頭看他,紅色的眼珠子在暗處閃閃發光,「不會錯的,Thor,根本就沒有Greger,這是命運三女神的Urd!」

「你怎麼會知道?」Thor有些驚訝,他不記得霜巨人有透過螢幕就能看穿變身者真面目的能力。

「你聽父親說,我是Mimir的女兒生下的後代了吧?實際上我要叫這三個老太婆姨媽,或許因為這個血源,我能夠分辨出Urd。」Loki深吸了一口氣,他並沒有見過命運三女神,但此刻卻非常篤定自己所說的話,見到「Greger」影像的時候,就像有一枝箭直直射入他的腦袋中,不但浮現出這位傳聞早已死亡的妖王實際的樣貌,「Urd」三個字母也像打印似地浮現在他眼前。

「既然是假的,那那群白癡Svartálfar,不是跟錯老大了嗎……等等,你的意思是,老太婆假扮Greger,只為了貪圖暗精靈的武力?」

Svartálfar不是那麼好收買,我想,直接假扮成他們的王發號施令是最有效率的方法……Thor,要不要試試十分鐘打完這一仗?」Loki嘴角揚起壞笑。

「我懂了,揭穿她。」

「沒錯,Svartálfar非常愚忠,他們肯定會氣炸,揭穿Urd以後,別跟暗精靈動粗,送他們回家是最好的方法,此舉足以顯示阿斯加德王的寬厚及仁慈,能有效增加聲望……老哥,吩咐你的手下準備銬鐐,收戰俘吧。」Loki取出Gungnir,將身上的衣物變化成戰鬥用的盔甲。

「你能夠自己搞定嗎?要不要我幫你寫講稿?」擁有銀舌頭的邪神揶揄地看著他的哥哥。

「放心,我的口條比兩年前好的多……噢,對了,戰前給我一個吻吧,我有多久沒碰到你嘴唇了?」偉大英明的王此刻笑的像個無賴,Loki揪起他的領子就是一個深吻,Thor只覺得弟弟想咬下他的舌頭,而後Loki鬆開他,唾液在半空中拉出一條透明的絲線,Thor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邊,品嘗Loki的味道。

「你這樣是在替我的舌頭鍍銀嗎?」

「你說呢?」Loki眨了眨右眼,笑得燦爛。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