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早晨,他們刻意避開Frigga,沒有擁抱、親吻,也沒有多餘的道別,THOR只是Thor點了點頭,然後拍了拍Loki的肩膀。

「我知道我回去該做什麼事。」

「依據歷史的定律,你會忘記的。」Loki毫不留情的道出了事實,現在的他是約頓海姆人的樣子,唯有維持這個樣子,他才能保持時空裂縫的開啟。

「具體的記憶可能會遺忘……但是埋在身體裡的不會忘記。」THOR摸了摸肚腹上的傷。

「少肉麻了,你想摸的是老二吧。」Thor不以為然地翻了翻白眼,「快滾回去,做你該做的事。」

「你知道我不會忘記……廢話,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THOR笑得活像個智障,自以為繞口令般的冷笑話非常好笑。

「好了,我真的要走了,Loki,我們很快會見面的。」THOR望了三年後的光景最後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走入時空裂縫中,他的身影迅速被藍色的絲線埋沒,就像不曾來過一樣。

「他走了。」

「你會想念他嗎?」Thor望著身旁的弟弟一眼,世界樹的藍光逐漸熄滅,Loki臉上的藍色也是。

「你會不會想念以前的我?」恢復成那張阿斯加德的臉孔,Loki一雙湖水綠的眼睛盯著Thor看。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現在的你仍舊存在……」

「這就對了。」Loki給他一個淺淺的笑臉,然後拿起了口袋裡的手機,「我先請個假,接下來不知道得忙到什麼時候,我可不想拯救完世界卻發現自己被炒了。」

電話的那頭很快地接了起來,Joanne誇張地吊起了嗓子。

「──你你你,休到現在才知道要打回來?你還在老家嗎?」

「對不起,恐怕我得再請長假了,能不能申請留職停薪?」他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很平淡,但是與他共事近兩年的助理,卻非常稱職地聽出了語氣中的不對勁之處。

「……發生了什麼事嗎?Tom?」Joanne斂起激動的聲調,嚴肅地問。

「我老爸中風了,滿嚴重的,拖下去可能會掛點……滿大的可能。」Loki扁了扁嘴,編了一個聽起來比較能說服地球人的謊言。

「噢天哪……希望他會好轉,我知道了,我會替你申請,表格蓋完章寄到你老家嗎?給我地址吧?」電話那頭傳來沙沙兩聲,Joanne拿出了便條紙打算紀錄。

「不,我會回北京一趟,我直接簽吧,我請妳吃飯,謝謝妳這一年多來的照顧。」

Joanne頓了頓,女孩的細膩讓她直覺出了大事。

「……為什麼說的像訣別?你真的還好嗎?你哥哥在不在,有人幫你分擔處理嗎?」

「他在我身邊。」Loki清了一下喉嚨,「我們會盡全力救我爸」

「……Tom……」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深深嘆了一口氣。

「願菩薩保佑你爸爸早日康復」

「他會的,謝謝妳。」

「保重,你別太累。」

「我會的,有我哥在。」

Loki掛上電話,和Thor對視了一眼,世界樹的鬚根在他們腳下盤根錯結,隱約圈成一個藍色的星球,在那些無限延伸的絲線裡,在命運以及時間交錯的網之間,若隱若現。

 

THOR打了一個寒顫,在冰冷中醒來。

「……我怎麼會睡在這裡?」他伸了伸懶腰,發現自己正在酒窖中,可能已經睡了很久,但可能也只有一會兒,這裡何時看起來都是黑黝黝的,根本無從分辨時間。

他撐著桌子站了起來,整條腿都麻了,腦袋昏昏沉沉的像是被人打了一記,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但已經記不得內容了,可是THOR卻覺得自己有件事必須要去做,非常重要的事。

他轉了一下僵硬的脖子,陌生的東西隨著視線的變換映入眼簾,那是一株已經枯死的石南花,插在桌前的瓶子裡,毫無花朵的鮮美及色彩,顯然乾燥多時。

「酒窖裡什麼時候有這東西?」THOR覺得納悶,他不是喜歡撿些花花草草進房裡的人,更何況這把花看起來有些時日了,入睡前根本沒見過它。

「……難不成我睡了一、兩個月?」他站了起來,伸手碰了低垂的小小花苞,指尖一觸碰,已成褐色的花朵居然像風化一樣碎裂開來,一下子就在冰冷的空氣裡化為一堆灰塵。

真不祥。

THOR撇撇嘴,他對石南從小就沒好感,在阿斯加德它們是常見的野花,但是在許多詩歌裡,這種嬌小可愛的植物通常跟著邪惡出現,就連Frigga也不曾將這種花摘回來;至於他對石南印象為什麼會那麼深刻,多半肇因於兒時的回憶,剛開始研究魔法的Loki,總是在石南遍生的荒野前對他說著,「你知道嗎?石南的語意就是徒勞無功,將它送給女朋友,會挨揍的。」

 

……等等……Loki……

THOR突然想起什麼重要的事,顧不得腳麻還沒恢復,衝出酒窖,隨手抓了件長罩袍,開了門就往外衝去,他的雙腳明白要去哪裡,早在大腦之前反應,就好像是被催眠一樣,他必須去,現在就去!

依舊是深夜,守門的衛兵見他匆匆忙忙跑出來,連忙面面相覷。

「殿下!夜深了,您才進房不到兩個小時,還請歇著,有什麼要緊的事,吩咐下去做即可。」其中一個嚷著,原來時間才過了這麼一點,THOR還以為他在睡眠裡度過了一、兩個月。

「我要見Allfather。」他語氣堅決的說,心中有個聲音不斷告訴他。

虹橋斷了,但只要聚集黑暗能量,就能讓傳送點短暫開啟,然後送他到必須去的地方,這件事目前只有Odin做得到。

「殿下──」士兵緊張地喊了起來,「Allfather早已就寢,您──」

THOR沒理會他,三步併兩步,飛快地在走廊上奔跑起來,他的鞋跟在深夜的長廊上敲出急促的聲響,而他彷彿像著魔似的,越跑越快。

 

你必須去、你必須去。

腦子裡,熟悉的嗓音不斷重複著這一句,彷彿隔著很久的時空,卻又像在他耳邊呢喃。

你必須去,THOR,我的哥哥,我的摯愛,

──你必須到米德加爾特去,帶我回家!

 

 

<fin.>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