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軍隊聚集在維格利德,並不是要用末日預言嚇唬我們,而是那裡的缺口多、又缺乏駐軍看守,週邊河谷有許多洞穴直通下界,如果他們直接爬上來的話,遇到的第一個開闊點就是維格利德……」Thor頓了頓,遇上與戰局有關的事他的頭腦就格外清晰,跟平常胸大無腦的形象相差甚遠,套句Loki常掛在嘴邊的話,啟動這傢伙腦漿的必要條件就是打架。

「是的,那裡的防護壁荒廢已久,上次維修已經是一個紀元前的事了,那時候我都還沒出生呢。」Sif聳聳肩。

該處一向是阿斯加德最鮮無人跡的地方,離金宮不僅遙遠,中間還隔了一大片森林及沼澤,地形複雜貧瘠以外,更不時有惡獸出沒,因此,選擇從維格利德侵入的人有兩種,一種是找死的笨蛋,第二種就是勝券在握,而且後台實力堅強的。

勾搭上命運三女神的Svartálfar屬於後者,他們是潛行於黑暗中的精靈,居住在終年陰鬱的地底王國──薩法塔夫漢,與阿爾芙海姆的光精靈Alfar對立。

Svartálfar生性好戰,在幾次侵略華納海姆及阿爾芙海姆的邊界時,搶走了不少禁止流傳的魔法書,因此他們掌握了古老且危險的禁咒,曾對阿斯加德造成威脅,所幸人數不多,並且缺乏統合各部族的首領,比起Laufey率領的冰霜巨人大軍,Svartálfar頂多只能算是偶爾打劫邊界的山賊。

不過,這次的情況並不同,這群在阿薩神族眼中骯髒低下的精靈或許串通了掌握時間的古老神祇,THOR就是被利用的那顆棋子。

Odin還醒著的時候對這三個老太婆禮遇有加,給予物質上最好的享受及絕對的自由,每隔一段時間就為女神舉行祭典,可是這仍改變不了身為上古巨人後裔的她們必須受到現今當權者監視的事實。

Odin派去的仕女都是眼線,女神居所的週圍也遍佈重兵,這點曾引起老太婆們的不滿,然而是否有更深的舊怨,Thor恐怕不得而知,他的父神兩眼一閉就冬眠去了,天曉得他和命運三女神究竟有何過節?

 

「維格利德的戰況短時間內還能控制,倒是Thor,你的身體一定受到從另一個時空過來的你所干擾……Idun非得等到明天才來嗎?」Loki瞄了THOR一眼。

「她正在趕來的路上,黎明之前能到。」Thor回答。

「太好了,今晚得熬夜了。」Loki重重吐了口氣,他根本還沒入睡兩個小時,就被該死的Svartálfar吵了起來,但既然知道對手是Svartálfar了,有些事要調查也比較有頭緒。

「我得去見Hodur一面,對於這些蒼白的敵人,他應該有些了解,至少我認為他拜了某個Svartálfar為師──上次大戰Hodur所使用的魔法裡有許多都是早已失傳的。」Loki站起身來,整理袍子上的皺褶。

「你要自己過去?」Frigga也站了起來,Hodur與他的哥哥Baldur因為一年多前的逼宮事件,雙雙被倒吊在世界樹上服刑,牢房裡充滿許多腐蝕性的液體,連周圍都纏繞著複雜且惡毒的法陣,儘管防護森嚴、光明神兄弟斷無逃脫的可能,但先前兩個兒子差點被窩裡反的內賊搞掉小命,Frigga的心裡還是有些陰影。

「當然不是,我還是囚犯,母親,國王說我去哪裡都得由他親自監視。」Loki狡黠地眨了眨眼,「您跟Sif先在這裡休息,我跟Thor一起去,在Idun趕到前我們會回來……啊啊,長椅上那個。」

THOR一聽Loki喚了他,防備地抬起頭來。

「我想帶他去,可以嗎?哥哥?」

「……為什麼得帶他去?」Thor明顯不悅。

「我想讓他親自看看光明神兩兄弟,就算把他扔回原本的時空已經不復記憶,可是有些事物在潛意識裡是拔不掉的……回想看看你當初為什麼開始調查存在於金宮中的秘密通道?會不會就是來到三年後的世界所經歷的,在腦海深處所留下的暗示呢?」

「……你這麼說挺有道理的。」Thor點了點頭。

「是啊,否則你怎麼會這麼敏銳?當初我看到那一疊暗中調查的資料時,都快懷疑雷神被附身了,變得好聰明。」Sif只有在這種時候會附和Loki的意見。

「那解開他的銬鐐和口枷好嗎?再給他一套甲兵的衣服,我看自己的哥哥被綁成這樣也滿不習慣的……放心,他不會添亂的,是吧,THOR?」Loki望向THOR,綠色的大眼睛裡水光閃動,表情十分天真。

 

***

ThorLoki走在長廊上,穿著整身甲兵服裝的THOR戴著頭盔走在他們後方,裝模作樣地拿著長戟,只露出一雙眼睛。

頭盔的視物孔並不大,上下都有金屬框住視野,長廊兩邊不像他熟悉金宮一樣燈火通明,壁燈幾乎不點了,隔上好一段路才亮一盞。

鞋跟跺在地面,敲出叩叩叩的聲響,眼前的兩個人與他保持了大約二十來步的距離,從出房門至今沒有回過頭,就像當自己不存在似的;沒有談話,但Thor已經出現摟住Loki肩膀三次又被他推開的動作,Thor不氣不餒,有一次還直接側過臉、把半顆頭擺在弟弟肩上走路。

Loki身高只比雷神略矮,身型卻纖細許多,導致畫面有些滑稽,彷彿有個青春期的少年,終於追上了母親的高度,卻仍像孩子時一樣,晃著他蓬鬆的頭髮向媽媽撒嬌。

Loki倒沒有很認真的推開哥哥,THOR懂的,從以前他們就是那樣打鬧,用這種幼稚的方式依賴著彼此,而今他由別人的視角看到了兄弟並肩的畫面,不知為何的,竟然感覺有些心酸。

沒有讓THOR有太多感嘆的時間,三人已經來到囚室的入口。

世界樹十分高大,牢牢抓住神域的根更是深入地下,Odin建造了圓頂的傳輸室罩住它,除了避免風雨的侵襲之外,還有許多作用,有些區域用來讓學者研究或統計各種數據、供魔法師監控鬚根連接的空間大門,也有些地方專門用來折磨犯人──當然,這功能是Thor一手催生的,如果不是Allfather藉由附在Loki身上宣告審判的結果,他還不曉得阿薩神族視為至寶的世界樹竟能成為折磨他們的毒藥。

這裡位於地下好幾層,不必通過彩虹橋及HeimdallrThor在奪回政權後從英靈殿後方挖了一個可以讓上百名甲兵通過的捷徑,能夠在十分鐘之內到達牢籠,這是新國王上任以來在王宮內作過最花錢的工程,但用來處置差點毀了阿斯加德的光明神兄弟,想破頭節約經費的女相Sif難得快速地批過了這項預算。

守門的士兵不是人,而是兩排毀滅者,眼中閃爍的紅光迅速掃過來訪的三個人,而後那扇沒有任何裝飾的厚重大門無聲得開啟。

「這還是我第一次進來這裡,欣賞你的建築天分,哥哥。」Loki好奇的張望,對於Baldur兄弟,心胸狹窄的邪神可是還沒忘了那些新仇舊恨。

「……噢,你會驚嘆的。」Thor笑了笑,「喜歡的話,等等吻我一下?」

「那可要看看你能不能通過驗收囉。」Loki臉上露出笑靨。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