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

久遠到黃河這個年輕的母親,才剛在她流淌的身軀兩旁,養育著初生孩兒的時代。

那個時候大地並不屬於人類,毒蟲肆虐、猛獸橫行、洪水氾濫、災禍連年。

於是,一些「異人」,從各部族中崛起,或是來了火、或是教導人類種植的技巧、或是斬除為禍的凶獸。

這些有功之士,後世稱之為「神」,而他們的行蹟被稱為「神話」。

 

伏羲女媧,人首蛇身。

遍嘗百草的炎帝身上長著一顆牛頭。

舜有雙瞳、禹能操縱應龍治水。

六眼的倉頡發明了文字。

他們的形貌似人、又非人。

對人類的生活有卓著貢獻,因此被推舉為「王」。

很長的一段時間,人類被形體近似自己的「非人」後裔統治著,這些上古被稱為「神」的部族,並非每個都像祖輩一樣仁厚且優秀,更多的是仗著本身的異能,對百姓予取予求,礙於無力還擊,人類只好將委屈吞下。

仁君大禹在創立第一個王朝時就預測到這樣的事,因此在他傾盡畢生功力鑄造了九口大鼎,並在鼎身刻上萬種非人的樣貌,載明各種族的弱點,分別交付給九位州牧保管,以警惕後世須為明主,也給了人類一個能夠與非人對壘的籌碼。

九個寶鼎在禹王死後被他的兒子啟收回,這位有著塗山式妖狐血脈的君王,將寶鼎鎖進深宮,嚴加保護,目的就是為了達到絕對的集權,讓人類沒有反抗的可能。

但是非人部族中,覬覦寶鼎者更多,在夏朝國勢衰弱後,大鵬鳥的後代商湯取而代之,便將九鼎煉成了一鼎,做為傳國的神器,將對治非人的方法全封在其中。

 

黃河繼續向東方奔流,大地上的人類繁衍愈多,相較之下,「非人」雖然擁有長久的壽命,卻因為生育率極低、或是與人類混血,數量增加緩慢;族群人口龐大是一個極大的優勢,漸漸的,人類對於當權者的壓迫不再只是忍耐承受,於是,零星的抗爭開始了,規模及衝突越來越大;直到西方的姬姓諸侯,得到方士太公望的協助,成功擊垮被九尾狐操控的王朝後,「神權時代」宣告終結。

新任的王在商宮的遺址找到了這只大鼎,聽從太公望的教導,以仁治國,同時也獲得控制非人的方法,一方面,他不對投降的非人趕盡殺絕,但是,如果他們想繼續在人類當家的時代討生活,就必須按照新的規矩來。

 

一是必須以人類的樣貌及身分生活,不得露出異類的原型。

二是不得傷害人類。

三是族中所有的眷口都必須列冊讓掌管非人的官員知曉。

 

其它的條件還包括不得遷徙、工作由上層派給等等,最重要的一條是,所有留下來的非人,或是新生的非人後代,都必須在身上埋進「咒術」,一有違逆之心,方士便能催動咒語,將其擊殺,這些咒術的源頭即是禹王留下的寶鼎。

 

從此之後,非人部族全數被奪去了自由,被迫消失在歷史的記載上,以人類的身分為其賣命,少數不從的,躲進深山野嶺,避世而居;當然,其中不乏一些企圖反抗者,但縱使擁有通天的本領,他們仍不敢招惹掌握非人族群致命傷、並且越加貪婪傲慢的人類。

神話時代劃下句點了,人類為昔日上位者的後代取了新的名字,通稱為「祅」,爾後更被貶去神性,以女子禍國論,硬是造了一個「妖」字。

 

妖者,異也、孽也、不祥也。

妖者,在德為祥、棄常為妖。

 

人類視自己為正統,抹滅異己的存在,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周朝以後,歷史再無上古濃厚的神話色彩,轉而以人類的帝王將相為記載中心。

於是,史書中依舊可見一些天賦異稟者,他們被附會種種神蹟、甚至被稱為「仙」。「仙」,拆開便是「山人」二字,與充滿貶意的「妖」更是硬生生區隔開來;一言以蔽之,人類是造物主最鍾情的作品、百獸之長、萬物之靈,就算是精怪妄想修仙,也一定得先鍊出一個人身來。

非人們走入人群,隱藏他們另一個不受歡迎的面貌,即便歷史拒絕去書寫,但曾經掀起的波濤卻無法任人抹滅。

有些真相,並非當權者極力掩蓋或是隱瞞就不存在。

比如,逆轉了人與非人命運的傳國大鼎。

傳說,秦昭襄王是最後一個見到它的人,在運送回國途中不慎落入泗水,之後便再也找不到了。

有一說是秦始皇在驪山找到了那口鼎,從此一統六國。

還有一說是,漢高祖劉邦在焚毀的阿房宮遺址中得到它,因此打敗項羽,成為「正統」的繼承人。

無論是哪一個,無論是人與非人,這口代表致高集權的大鼎,都是殺戮搶奪的好理由。

 

大江東去,浪淘盡。

這是一個熟悉的故事,也是一個陌生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周鳥 的頭像
周鳥

台中狗王

周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